一木禾 > 大唐最强火头军 > 第二十七章:这就是个祸害!

  那味儿...
  恐怖的一批!
  就算屏住了呼吸,它也会往鼻子里直灌,更是冲上了大脑,非常上头。
  要不是仗着身体素质比较强悍,马杰指不定老早就两眼一翻,双腿再这么一蹬,直接便晕了过去。
  不过这时候还能够保持清醒,那也是一种极为痛苦的折磨!
  当感觉到自己衣服的某处还有些湿漉漉、黏糊糊时,他那脸色就跟吞了只死苍蝇般难看,甚至连动都不敢多动弹一下,就等着别人前来搭救...
  否则让那玩意儿糊在身上哪都是,不嫌糟心?
  但那小胖子就跟故意的一般,存心要跟他捣蛋,非但在那儿嚎啕大哭着,更是撒起了泼。
  张牙舞爪、哇哇乱叫,那双小短腿还在四处乱蹬着!
  超凶!
  尽管离得比较远,但李秋还是见到了,有一抹黄灿灿的玩意儿从那裤裆里飞了出来,径直就往马家老五的脸上甩去!
  “啪~”
  隐约还能听到一声轻响!
  嘶!
  霎时间,他也是瞪大了眼睛,后背冷汗涔涔!
  这倒霉孩子以后还是少招惹的好!
  呸!
  要离得远远的,当瘟神一般避之不及!
  这就是个祸害!
  马杰的嘴角一阵抽搐着,欲哭无泪,这会儿估计连肠子都悔青了,更是放弃了挣扎。
  认命了!
  都已经到了这一步,又还有什么所谓?
  就是心里憋屈着...
  要不是在身上挂着的是马家的小祖宗,他指不定早就丢出去、再摁在地上狠狠收拾一顿了!
  马老爷子同样满脑门子黑线,连身子都在微微颤抖着,吹胡子瞪眼。
  家门不幸!
  看他那怒目圆瞪、额头上也青筋直冒的模样,怕是有人要倒大霉了!
  马杨在使劲儿憋着笑,脸还涨得通红,差点没背过气去,看上去也是难受的一批。
  至于马晖跟马媛则一脸无奈,还隐隐有些淡然,见怪不怪!亦或者是在强装镇定...
  不然还能咋地?
  丢死个人咯!
  其余妇人神色各异,还在窃窃私语着,有几人站起了身,准备走上前去帮忙。
  “志儿,不要胡闹了!”
  李氏快步就跑了过去,一个丫鬟也拿着条毯子从外面跑进,将脏兮兮的小胖子给包裹住了。
  “嘻...嘻嘻...”
  这小兔崽子依偎在他娘的怀中,顿时也就不哭不闹了,反倒在‘咯咯~’直笑着,还冲老爷子的方向挥了挥小手...
  乖巧、懂事!
  这家伙一点儿也不傻!
  “咿呀~”
  他嘴里也不晓得在说些什么,牙牙学语,没多久,马老爷子紧绷着的脸总算有所缓和,脸色也没那么黑了。
  李氏几人将这倒霉玩意儿给带了下去,至于马杰也被下人抬走了...
  丫鬟们则是迅速收拾起了狼藉的地面,也只是一盏茶的功夫,原处就已经变得干干净净。
  “咳,小秋。小孩子比较闹腾,不要介意。”马老爷子脸上还满是歉意。
  “不会。离得远,没啥事儿!”李秋微微一笑。
  这倒是实话!
  他甚至连那‘芬芳四溢’的味道都没闻到,只是看了一出‘大戏’。
  “来!干...干了!”
  马杨倒也光棍,适时冒了出来,还举起了酒碗,就在那哈哈大笑着,幸灾乐祸,那嘴儿更是快要咧到耳后根去了。
  刚才差点可没把他给憋死!
  马老爷子淡淡地望了一眼,冷哼一声,不过也没有多计较,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...
  得亏马杰本来就是坐在角落里的,所以造成的影响也不算大,大部分人忍一忍,还是能够吃得下东西。
  饭后,众人也聊起了天,东拉西扯一大堆,足足就唠了有半个多时辰,气氛颇为热切。
  李秋对于马家人也算是有所了解。
  不得不说,这一大家子虽然人丁不兴,但氛围还是蛮不错的,并不会有那种勾心斗角的无聊事儿。
  可能也是因为马老爷子治家有方...
  老李家就得好好学学!
  等所有的事儿都鼓捣完,天色也不早了,依着马老爷子的意思,是要让李秋留在府里过夜的。
  不过他也没答应,毕竟这都还没完婚,就住在人家的府上了,总有些怪怪的,传出去也不好听。
  并且大过年的,今晚军营里估计也会比较热闹!
  在临走前,马老爷子将一个大箱子交给了李秋,更是让周管事亲自赶着马车,将其送回了大营。
  ...
  夜晚,将军府,书房内。
  马老爷子、马晖还有马杨都在,三人应该是在商议着什么事情,脸色都不太好看。
  “爹,难道偌大一个西凉,竟然都难以守住?”马晖脸色阴沉。
  马老爷子神情复杂,摇了摇头:“不太清楚。有密探说,颉利这次是铁了心要夺凉州。并且威逼利诱西域十来个国家的国主,举兵发难...”
  “如今不仅是咱们西陲,就连在北疆的防线上,也出现了不少突厥蛮子的踪迹。”
  “颉利的真实目的究竟是什么,不得而知!”
  “这个地方若丢了,对大唐可大为不利。”马杨沉声道。
  西凉乃是汉地通往西域的要道,这里被突厥人掌控的话,大唐将会极为被动的局面。
  “看朝廷怎么安排吧,这不是咱们能够插手的。”马骞叹了一口气。
  东突厥的国力无比强盛,如果情况真的到了最坏的地步,那的确不是他区区一个千牛龙武将军能够左右的。
  “别想这些事儿了!那些蛮子的人心也不齐,哪怕玉门关、阳关都能守上几个月!等赵郡王平定了辅公佑之乱,抽兵回援凉州,那还不是稳若泰山?”
  马老爷子安慰道。
  赵郡王就是李孝恭!
  三人再说多了一会儿,马晖两兄弟总算是心中稍定,不过谈着谈着,这话题又转到了李秋的身上。
  “爹,他究竟是什么身世?都这么久了,您也不透露一下?”马杨一脸疑惑。
  他一直都认为,自个老子不会无的放矢,然而都这么多年过去了,对于李秋的身世,也始终没个头绪。
  很普通!
  “身世...”
  马老爷子沉吟了一会儿,摇了摇头:“这我还真不太清楚。”
  “什么?”
  马晖跟马杨都是吃了一惊!
  Ps:弟兄们,投投票、冒冒泡呀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