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大唐最强火头军 > 第八章:这个畜生必须得死!

  说是武库,倒不如说是一处堆放破烂的地儿!
  地上散落着一堆破铜烂铁,有不少上边还是锈迹斑斑,至于墙上尽管也挂着有兵器,但大多看上去都是报废的。
  李秋也没有过多的纠结,仔细找了起来...
  玉门关外。
  战斗仍旧是激烈异常,有一队轻骑已经迂回到了敌后,形成了一个合围之势,而在侧翼也有弓箭手掩护。
  咋一看上去,形势大好!
  “风!风!风!”
  那些一直在城墙上看着的将士也都分外激动,纷纷在呐喊助威,也好壮一壮声势。
  “乌尔不除,终究是大患!输了...”
  城门前,那个中年将军长叹了一口气。
  他叫马晖,乃是玉门关的守将,也是马媛的父亲。
  从表面上看,仍旧是占据着上风,但在大将乌尔的带领下,敌人也是越战越勇,反观他们这边...
  已经隐隐有了颓势!
  战场上就是这样,情况瞬息万变、机会也稍纵即逝!
  “将军,就让某上阵吧!定将那厮斩落马下!”云伯中开口道。
  这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,身材魁梧、声音洪亮,手持一柄大斧,官拜宣节副尉,在这边关也算得上是名声鹊起。
  马晖却摇了摇头:“若让你上去,敌人肯定也会跟着增派援兵。到时候局面可能更糟。”
  其实说到底:还是玉门关能堪使用的战将太少!
  兵少将寡,巧妇难为无米之炊!
  “敌人这次来者不善,都督府那边可有想出良策?长安究竟什么时候才派援兵?”
  “咱们也守不了多久了!”
  “唉...”
  ...
  开口的这几人都是玉门关的上层,知道的也较多一些:有十多万敌军正在城外那片沙漠集结!
  甚至还会更多!
  这也就是说,这帮蛮夷这次是动真格的!
  不达目的、誓不罢休!
  而这段时间的战斗都还只是小打小闹,至于更为惨烈的攻防战、巷战还没有到来!
  到那时...
  这里乃至是整个西凉,都将成为一处人间炼狱!
  ...
  “跟我来!”
  战场上,马媛也意识到了情况有些不妙,率领众亲随,冲着乌尔的方向杀了过去。
  能把他制住,胜算也将会大很多!
  “哼!老子去跟她玩玩!”
  乌尔是个膀阔腰粗的壮汉,甚为彪悍,见状也是狰狞一笑,对几个手下嘱咐了一声,便持刀拍马迎了上去。
  “铿!”
  枪尖与刀锋在空中交错,发出一道激烈的撞击声,马媛也是虎口一震,银枪险些脱手而出。
  力气好大!
  “啧啧,也不过如此!”
  乌尔的神情无比嘚瑟,扛着长刀,斜睨了马媛等人一眼,道:“你们可认得一个叫宋雁的?前些天被老子抓回去那个,嘿嘿!”
  “折腾了一晚上,细皮嫩肉的,那滋味着实不错!难怪都说你们大唐的女人比较水灵!可惜就是后边声音沙哑了,要不然还能再玩个几天。”
  他阴恻恻笑着,马媛身边的那些亲随都是怒目而视,气的浑身发抖,直恨不得生啖其肉。
  “你们可知她临死前说了什么?”乌尔冷笑。
  “她竟然央求老子杀了她!真是一个愚蠢的女人!最后嘛...桀桀!”
  他还特意舔了舔舌头,拍拍肚子,又好似想起了什么,缓缓道:“哦,对了!还有那个谁...名字有些记不清了!叫张惜...”
  “你该死!”
  终于,有人没能忍住,双目通红、失声怒吼,宛若疯魔般挥舞着手里的长枪就狠狠刺了过去。
  “来得正好!”
  乌尔不惊反喜,反手就握住了枪身,长刀也随之劈砍而出,看这架势,是要直接将这人给劈了,也好将其余人给震慑住。
  这个蛮夷看似粗犷,心思却极为细腻!
  生死关头,那女子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刀锋劈下,心里边也充满了绝望!
  “当啷!”
  又是一声脆响,却是马媛在关键时刻出枪,将那长刀给打偏,随即又调转马头,冷喝道:
  “走!”
  交手一回合,她心里已经有了数:正面交锋绝对不是其对手,唯有在缠斗中兴许还能找到破绽...
  一击必杀!
  “驾!”
  众亲随也没迟疑,紧随其后!
  “还想走?”
  乌尔嗤笑一声,也追了上去!
  ...
  城墙西边,一个不起眼的角落。
  李秋跟二牛正在那儿窝着,一边将弓弦给装上,一边通过城墙的垛口看着战场上的形势。
  “知道避其锋芒,还会示敌以弱?这婆娘...呸!这妮子也不笨呀!而且马家枪法也练得不错。有点意思...”
  他的目光一直都放在马媛身上!
  好不容易才将那大弓鼓捣好,李秋又试着拉了拉,直接就拉满了,脸上也露出了喜色:
  “尽管还差了点,勉强却是够用了!”
  “俺也试试!”
  二牛也好奇心大增,接过那厚重的长弓,却发现将弓弦拉开都难,又丢了回去,吸了吸鼻涕道:
  “秋哥儿你真厉害!”
  能在武库中存余的弓,大多是别人拉不动的,数量也极为有限,是三石还是四石?
  他也不太清楚。
  李秋也没多废话,挽弓搭箭,从垛口处瞄向了战场...
  此时,马媛且战且退,跟乌尔交手也有十来个回合!
  “桀桀!你们不是想报仇吗?那还逃什么?来呀!哈哈哈!”
  乌尔命门大开,浑身上下都透露着破绽,还在大声嚷嚷着,污言秽语、出言不逊,随即更是狂笑不止。
  甚为嚣张!
  哪怕在城门边观战的马晖也是脸色阴沉!
  “大小姐!”
  有好几人终究还是按奈不住,眸中隐隐还有泪花在闪烁着,连那握着缰绳的手都在颤抖不已!
  杀了他,杀了他!
  这个畜生必须得死!
  马媛仍旧神色平静,她还在等!
  从刚开始交锋的刹那,她便知道乌尔难以力敌,唯有智取,所以她也一直没有尽全力,为的就是能麻痹对手。
  但越交战,马媛就发现乌尔狡诈如狐,想要让他上当很难很难...
  “嗖!”
  忽然,她就听到耳边响起了一道破空声,速度极快,甚至隐隐都还发出了‘嗡~嗡~~’的颤鸣!
  “怎...怎么可能?”
  乌尔那无比惊愕,还夹杂着一丝惊慌的声音响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