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大唐最强火头军 > 第五十四章:他能力挽狂澜!

  邓正、云伯中这方的人马站到了一起,将防御圈缩小、严阵以待!
  丘国良面无表情,领着麾下也在步步紧逼!
  千钧一发!
  “邓参军、云副尉!马将军呢?他...莫不是出了什么意外?”
  杨成哲在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,胸前还有几道伤口,额头上遍布着细密的汗珠,好似颇为吃力。
  张虎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,连握着长枪的手都在颤抖不已,鲜血淋漓!
  “你个小兔崽子,这不是存心为难老子吗...”
  云伯中神情还颇有些郁结,嘟囔着。
  前不久他差点就让丘国良那杂碎给劈了,更是被一路追杀,又哪儿知道那么多?
  “在事情尚未明朗之前,先不要妄自猜测。将军府这会儿正在戒严,想必也有了应对之策...”
  邓正缓缓说着,语气中颇有些不确定,末了还叹了一口气,道:
  “咱们还是做好自己的份内之事罢...”
  “可恨!要是有他在就好了!就这帮蟊贼、乌合之众,绝对三两下都给收拾了!”
  杨成哲愤愤不平。
  对方人数比较多,又以玉佩为凭,更有丘国良压阵,反观他们这边,就一帮残兵败将,被压着打是正常的事儿!
  如今的局势太过混乱,大多数人都还不明真相,当了墙头草,这时候往往谁的拳头大,谁说的话就会比较有说服力!
  “他?谁?”
  云伯中一脸疑惑。
  “还能是谁,就...”
  杨成哲本就是个大嘴巴,直来直去的性子,就要脱口而出,却被张虎拽了一下,还使了使眼色。
  在这当头,大伙儿都还是迷糊着的,究竟谁才是反贼,又如何能说得清楚?
  毕竟他到止戈营也没多久,对邓正、云伯中都不太了解,有些许的防备之心也是正常的事儿。
  张虎可不想把祸水引到火头军营地!
  邓正蹙眉道:“倘若玉门关还有能够力挽狂澜的存在,咱们不妨去找上一找。没有时间耽搁了,如果不能迅速平乱,整个西凉都将陷入困境!”
  这倒是实话!
  “没事!虎子,相信我!”
  杨成哲信誓旦旦,张虎沉吟了一会儿,最终还是点了点头。
  事关重大,也只能赌一把了!
  “那人就是李秋,有万夫不可挡之勇!现在就在火头军营地,咱们可以往那边突围!”
  杨成哲言简意赅。
  “李秋?这名字好熟悉...”
  云伯中砸吧着嘴儿,很快又一拍脑袋,像是想起了什么:“这几天你不是一直都在念叨着这个名字?”
  “没错,就是他!那天在城墙上,也是他一箭射杀了乌尔!”杨成哲郑重其事。
  “李秋...”
  邓正嘴里喃喃,忽的道:“可是马媛那丫头的未婚夫,就那个...”
  “傻子!”
  云伯中嘴角一阵抽搐,又瞪了杨成哲一眼,没好气道:
  “你这家伙好歹也跟了老子这么些年了,平日里看着也没这般不着调呀?这都什么时候了,还净瞎扯淡!”
  一个傻子,又能成什么事儿?
  他是那个默默守护着玉门关的神秘人?
  云伯中断然不信!
  自打上次‘乌尔事件’之后,关于神秘人的传说也不胫而走,众说纷纭!
  让最多人相信的...
  还是在他们的背后,一直有一个强大的存在,在默默守护着!
  “你错了!上次在年关那当口,咱们不是也见过那小子?他又哪有传闻中那般不堪?”
  邓正沉吟道。
  “可...”
  云伯中仍旧一脸难以置信之色。
  “都到这时候了,咱们也没得选。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...”邓正神情复杂。
  他隐约记得在李秋身边好似还有一百西凉骑,哪怕那小子真的不堪大用,能有那队黑骑参战,胜算也能高上不少。
  “杀出去吧!”
  张虎紧了紧手中的长枪,双目微凛。
  纵是身上血流不止,仍旧战意不减!
  “哈哈哈,是个汉子!你这兄弟老子交定了!”
  云伯中也是个爽朗的性子,方才就见着这家伙左刺右突,好生凶猛,也是起了爱才之心。
  “弟兄们,战!”
  杨成哲长啸一声,也不多叨叨,率先就杀了上去!
  “不识好歹,全杀了,一个不留!”
  丘国良一挥手,淡淡道。
  纵然跟云伯中、邓正共事多年,但既然已经选择投靠突厥,那他也就没了回头路!
  夜越深!
  玉门关的血腥味,更为浓郁了!
  邓正、张虎等人鏖战了一宿,已然有些力竭,况且又受了伤,体力渐渐有所不支...
  难有招架之力!
  “待会儿...”
  云伯中脸色苍白,喘着粗气道:“老子杀出一条血路,你们几个...带着人突围出去!去找那小子!这里我们会挡住!”
  “这...”
  杨成哲跟张虎等人面面相觑。
  “没错!他们的目标是我们!不然咱们都得折在这儿,不值当!”邓正也有了决定。
  “可是...”
  “哪来那么多可是?赶紧准备一下!老子就算是死,也绝不会让那个畜生好过!”
  云伯中甚至都有些站不稳了,怔怔地望着坐在马背上的丘国良,双目直欲喷火。
  “哈哈哈!姓云的,你不行了吧?先休息一会儿,看老子给你将那厮的人头取来!”
  邓正也是豪气干云,也没多废话,拍马就杀了上去,直取丘国良,嘴里还喊着:
  “老丘,咱们好歹也是这么多年的交情。现在就让你好生看看,老子可是吃干饭的?”
  “傻书生...”
  云伯中嘴角微扬,又大笑了几声:“老子来帮你!姓丘的,我们两个都是重伤之身,可敢一战?”
  他也纵马而去!
  “何苦呢?”
  丘国良目光复杂,长叹了一声:“你们不会懂的,也不知道自己面对的究竟是怎样的敌人!螳臂当车罢了...”
  “也只有我才能保全西凉的百姓!”
  “也罢...”
  他缓缓深吸了一口气,淡淡一笑,也杀了上去:“相识一场,就让我送你们上路!”
  张虎、杨成哲等人尽管心有不甘,也只能领着人马趁势突围。
  乱战!
  “铿!”
  那三人也战到了一起,邓正两人本就伤势不轻,又哪会是全盛时期的丘国良的对手?
  交手还不到十招,武器就被击飞了!
  “再见了。”
  丘国良挥舞起了手中的长刀!
  “嗖!”
  就在这时,一道轻响破空而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