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大唐最强火头军 > 第十七章:瓜怂闭嘴!

  老村长笑吟吟从外边走了进来,手头上还拿着一个小包袱,递了过去,道:
  “明儿你小子好歹也是要去见人的,没有一身像样的行头怎么成?来,快穿上试试!这可是你娘亲手做的。”
  “我娘?”
  李秋嘴里喃喃,目光也变得复杂起来。
  独孤氏的模样在他脑海中浮现,也还不到三十岁,很是温婉、恬静,俨然就是一个大家闺秀。
  她的性子极为温柔,总是低声细语,从不曾和人闹过红脸,处事淡然、不争不抢,把他照顾的无微不至。
  尤其是在抿嘴微笑时,那笑容极具感染力。
  一抹浓浓的思念在李秋心里蔓延开来,好一会儿,他才深吸了一口气,嘴角也微微上扬。
  亲情...
  这一世起码还是有的,而心里边也能够有所牵挂,这种感觉就很不错!
  就好似那颗一直在外漂泊、孤零零的心,不管离得有多远,遭遇多大的风暴,始终都能有个避风港。
  这就是家的感觉!
  等改天再写封信給她,想必应该也会很高兴吧?
  他没有再纠结‘穿不穿越’的问题,因为他就是李秋!一个被孙老头儿扎了几针,把病治好了的傻子。
  将那一身衣服换上,不大不小刚好合适,老村长也是啧啧称赞,笑道:
  “还是你娘的手艺好!你小子穿着这一身,看上去都精神多了!”
  “哼哼!如果有机会,回去了俺也要找独孤婶婶做一套。俺娘做的衣裳都好难看的...”
  二牛撇了撇嘴儿,嘟囔着。
  “瓜怂!也不怕这话传到你娘的耳朵里,把你给狠狠收拾一顿?”老村长没好气道。
  二牛猛地一怔,随即又探头探脑,小心翼翼道:“村长爷爷,刚才俺可什么都没说。您老可不能冤枉人!”
  “哈哈!你呀你,出息儿!”
  老村长大笑了几声,又白了他一眼,语气中满是无奈,至于李秋则是将衣服换了下来,妥善收好。
  三人围着小案桌坐着,又闲聊了起来,李秋也借这个机会,跟老村长打听一下有关马媛她爹的事儿。
  心里也能有个底!
  “秋哥儿,马将军你也见过的呀。就那天在城门口...”
  二牛插了一嘴,但很快又反应了过来,忙不迭捂住了自个的嘴,小眼神还瞅了瞅旁边。
  “嗯?”
  老村长眉头微皱,那双浑浊的老眼也在两人身上徘徊、惊疑不定,李秋嘴角也是一阵抽搐,颇有些无语。
  这瓜娃子之前还再三叮嘱,让李秋不要说漏嘴了,不然他准被自个老子给吊起来打,谁知...
  这傻小子自己倒是嘴快!
  不过那个中年将领就是马媛的父亲?
  看上去也不会很难相处的样子!
  “怎么?你们两个小兔崽子还瞒着啥事?”老村长似笑非笑。
  “没,没!哪能呀!那的意思是那天咱们跑过来投军的时候,在城门口站着的可不就是马将军?”
  二牛信誓旦旦。
  “有吗?我怎么没这印象?”老村长疑惑的。
  “有的有的!村长爷爷您年纪大了,记不住也是正常的事儿。”
  二牛如小鸡啄米般点了点脑袋。
  ...
  李秋只是静静地坐在一旁,也没有开口的意思。
  说多错多,这种事儿交给二牛也就成了!
  毕竟好歹也事关:他自个会不会被他老子来一顿‘藤条焖猪肉’,那不得绞尽脑汁,想着如何把这件事儿给糊弄过去?
  唠叨了好一阵,老村长才半信半疑,摇头道:“你们两个小兔崽子也老大不小了,别整日里只顾着惹事儿!我年纪大,也懒得管咯...”
  他又不着痕迹地看了李秋几眼,似是若有所思。
  李秋总觉得:老村长定然也看出了些什么,只不过没有多做计较。
  “嘿嘿。那哪能呀?俺们可乖着!”二牛傻乎乎地笑了笑。
  “你个瓜怂!”
  老村长又再笑骂了几句,就将知道的关于马晖的一些情况说了出来,整整半柱香的功夫,才讲完。
  这马晖是马老爷子的长子,在沙场上征战也有二三十年了,如今官拜定远将军,镇守玉门关。
  他虽说有些古板,但为人还算是不错的,爱民如子、兢兢业业,在这边关的声望很高。
  还有几件则是跟马晖有关的事迹,大体来说,并不像是那种盛气凌人的家伙,这让李秋也放下了心,松了一口气。
  他还有些担心明天跑过去,就为了喊上那么一句,“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莫欺少年穷...”
  那不就尴尬了?
  “臭小子,你是不是担心明天过去会受到诘难?”
  兴许是从李秋的神情中瞧出了什么,老村长笑了笑,那张老脸上也满是揶揄。
  “咳!没...没有,我不是!别瞎说啊!”
  李秋直接就来了个否认三连。
  “嘁!”
  老村长白了一眼,沉吟了一会儿后,又道:“你多虑了!马家的人行事都光明磊落,要想悔婚早就做了,还用得着跟你一个小辈计较?”
  “反正你小子的病也好了,还是多想想要怎样才能折服那丫头。也好让她心甘情愿将面具摘下来!否则,难不成完婚后都还得戴着个面具?这还过不过日子了?”
  老村长摇了摇头,对于这两人之间的事儿,显然也很是头疼。
  “啥?”
  李秋一愣。
  “哦,对了!”
  二牛一拍大腿:“秋哥儿,俺也想起来了!”
  “瓜怂闭嘴!”
  李秋脸色一黑。
  这时候你才想起来有个锤子用,能不能不打岔?
  二牛砸吧着嘴儿,又吐了吐舌头,呆呆地在一旁坐着...
  继续玩起了鼻涕!
  “啵~”
  “啵~~”
  ...
  “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。就是在定下婚事之后,应该也过了三四年左右吧,那丫头就跑到了战场上。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麻烦,索性弄了个面具咯。之后就鲜少取下来过。”
  “后来也有一句话从马家传了出来:她的夫婿会亲手替她取下面具。”
  老村长缓缓道。
  “这...”
  李秋也算是明白了。
  亲手取下...
  这几个字暗含的深意可大着:毕竟得不到她的认可,又如何能取下那面具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