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大唐最强火头军 > 第十三章:那还真是蛮吝啬的!

  “孙爷爷,要不一起?”
  李秋眉毛一挑。
  “去去去!老头子又不傻,这劳什子事也能瞎搅和进去?还不如看那傻小子耍枪来的实在。”
  孙景摆了摆手,满脸的不耐烦,很快又咧了咧嘴,老眼一亮,小声嘀咕着:
  “这天寒地冻的,若这瓜娃子有个什么好歹,那岂不是可以趁机扎...”
  “妙呀!”
  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,猥琐的一批!
  尽管听不清这老家伙在嘟囔什么,但看样子也不是什么好事儿,李秋一脸狐疑之色。
  没多久,许是注意到了他那小眼神,老孙也赶忙咳嗽了两声,骂骂咧咧:
  “还傻愣着做什么,等着吃屁?麻溜儿的,该干嘛干嘛去!真是的...怎么说也是男子汉大丈夫,好意思让人家等太久?真是个榆木脑袋!”
  你是猪吗?!
  “...”
  李秋嘴角一阵抽搐,不过也懒得计较,在跟二牛知会了一声后,就往大营的方向跑去。
  这一路上,他都是有些懵的,也颇有种第一次跑去相亲的感觉:忐忑、紧张!
  待会若见了面,该说些什么好?
  如果冷场了,那情形岂不是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?
  对于马媛,他的好感还是有的!毕竟老村长、二牛几人提及她,那都是赞不绝口。
  这也使得他心里边的好奇心更甚...
  虽说前几天在城墙上见过,但离得比较远,而且她又是在战场上厮杀、又戴着个面具,这样能够了解到的东西也极为有限。
  但不得不说,就从身材上来看,那还是可以的,至于说模样,想来也差不到哪儿去。
  毕竟若是长的凶神恶煞,那也不需要戴面具了,并且他也依稀记得,马媛小时候长得那叫一个粉雕玉琢、伶俐乖巧,让独孤氏很是疼爱。
  想着想着,他也溜达回了大营,就见到一个穿着红色劲装的女子正在营帐前徘徊,好似在等待着什么。
  咦?果然长得不错!
  皮肤白皙、五官秀丽,身姿也是婀娜丰腴,而那眉宇间还带着一股英气!
  “你个棒槌这是跑哪去了?害老娘等这么久?能不能...”
  她开口了,吧啦吧啦上来就是一大通,还夹杂着一丢丢唾沫星子!
  恶龙咆哮!
  李秋原本还在往上咧着的嘴儿,顿时就僵住了...
  完了完了!
  多好一娘们,可惜怎么不是个哑巴?
  “傻愣着做逑?还不赶紧进去!一个大男人竟这般磨磨唧唧的,连个娘们都不如!”
  声音里边还带着几分粗犷!
  李秋也咽了咽口水,脸都要绿了。
  就...就这?
  就在这时,帐篷的门帘被拉开,老村长以及一个身着红色盔甲、戴着鬼面具之人走了出来。
  鬼面具?
  我擦嘞!
  咋子有两个马媛?
  李秋还沉浸在方才的震惊之中,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,还砸吧着嘴儿,有些迷糊。
  老村长笑吟吟道:“外边天冷,乌队正还是进营帐里坐坐。小秋,你身上的病也好了,就带马校尉去转转吧。”
  “楚爷爷不必客气!叫我媛儿便可。”
  一道银铃般的声音响起...
  “哈哈哈,成!”
  老村长大笑,乌梅却有些迟疑:“小姐,这...”
  马媛却微微颔首:“你先进去暖和暖和身子,等回去的时候我再叫你。”
  语气不容置喙,许是久居上位的缘故。
  “是!”
  乌梅也没有多说什么,又瞥了李秋一眼,便跟老村长走了进去。
  “去走走吧。”她开口了。
  “好。”
  李秋点了点头,目光清澈。
  “嗯?”
  马媛发出了一道轻咦声,还稍稍往右偏了偏头,那双如水秋眸中带着几分不解之色。
  “怎么?又遇着什么让你疑惑的事儿了?”
  李秋笑了笑。
  记忆中,那个总喜欢跟在自己屁股后头的小女孩,每次在困惑时都会做这个动作。
  他这也是脱口而出...
  马媛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,深深看了他一眼,不过很快又恢复平静,两人也并肩走在了雪地上。
  静默!
  这妮子也不晓得是在想些什么,目露沉思之色,至于李秋,则是在按捺着自个内心的躁动跟不安。
  两人离得有些近,淡淡的清香扑鼻,煞是好闻,这对于没有跟女孩独处过的他而言,还是有些局促的。
  乃至是找不到话题!
  要不...
  这么冷的天,就提醒她一下:要多喝热水?
  咳!
  那还真是蛮吝啬的!
  “伯母身体可好?”马媛道。
  “额!”
  她这忽然开口也让李秋有些猝不及防,不过没多久还是道:“还行。就是时不时会念叨一下你。”
  在之前,独孤氏就经常告诫他:要好好对待媳妇儿,不能让她饿着、冻着,伤心...
  这可不就是时不时念叨一下?
  “战事繁忙,我也好久没回去了...”
  马媛低声说着,许是在给自己找着理由,毕竟以前独孤氏的确很疼她,视如己出。
  而她这么久都没回去,能不念叨吗?
  两人所谓的‘念叨’,还是有点区别的!
  李秋倒也没有想那么多,倏的又好似记起了什么,忙不迭道:
  “哦,对了!她还让我带了你最爱吃的冻梨,满满一大袋呢!待会儿你就拿回去吧!”
  亲娘嘞!
  好不容易才找着个可以说的了!
  马媛并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地看着他,两人四目相对,这倒是让李秋又有些局促起来。
  难不成说错什么了?
  他有点麻爪了!
  好一会儿,李秋才发现,这丫头的眼眶竟有些红!
  “怎...怎么了?你可是不喜欢吃这冻梨了?要不就当我没说过!到时候都扔给二牛!反正这傻小子也一直惦记着!好几次想偷吃,还被我揍了一顿!”
  想到那个瓜娃子,他就感觉一阵好笑,嘴角也情不自禁上扬。
  “二牛是谁?”
  马媛道。
  “就是...”
  李秋缓缓说了起来,她也在安静地听着,两人就这样深一脚、浅一脚地走在雪地中,不知不觉就已经出了营地。
  大雪纷飞、一望无垠!
  边境的雪中之景还是蔚为壮观的!
  “我先带回去一些,剩下的冻梨你得给我保管好了。他要是还敢偷吃,跟我说一声,我来收拾!”
  马媛冷哼一声。
  “阿嘞?”
  李秋有点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