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大唐最强火头军 > 第六十一章:你...一定要活着回来

  盘沙山说是山,倒不如说是由沙子堆积而成的小山丘,纵然不像中原的大山脉那般...
  巍峨耸立、重峦叠嶂!
  那也是峰愕危峻,完全不逾于石山,哪怕是蛰伏一支数千人的队伍也不在话下!
  西突厥的蛮子自以为得计,定然会疏于防备,懒得将队伍派出去、大肆扫荡一圈,搜寻一下会不会有伏兵什么的。
  这样一来,如果这支奇兵安排妥当了,那肯定能够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!
  “盘沙山确实是个好地方!统叶护那也是个心高气傲之辈,有很大机会能够得手。”
  邓正沉吟道。
  “身为一军之将,你莫要孤身涉险,遣一员战将去即可。”马媛道。
  “我觉得...”
  ...
  李秋还是头一回带兵打仗,这几人也是纷纷将自己的看法提了出来,有一些还蛮中肯的,给了他不少启发。
  机会只会留给有准备的人!
  也亏得这小子以前没少做功课,加上又被马老爷子教导过一段时间,总的来说,他的战略部署、防守方针等等,还是让人无可挑剔的!
  独掌一军、驻守玉门关,自然也没有人会反对!
  至于那些留下来的将士更不必说,今夜一个个早已被那一袭黑甲的身影所折服,又能有什么问题?
  再交代了一番,不知不觉又是半个时辰过去了...
  王均等人也跑了回来,估计也是安排得差不多了,马晖最后还不忘嘱咐一声:
  “小秋,你得记住了。战争,本来就是要死人了!一定一定不要有妇人之仁!”
  “这么多性命掌握在你的手中,任何一个决定都至关重要!这个担子非常重,我也明白那种感受,如何取舍...”
  “就看你的了!”
  他那眼神中还颇有几分意味深长。
  “我懂。”
  李秋点了点头。
  他的心情其实也还是蛮沉重的,也可能是经历少的缘故,会不想见到自己的手下倒在血泊中呻吟、哀嚎...
  最好就是能够零战损比!
  这却是在想屁吃!
  不过身为一个‘偷渡之人’,有着上下五千年文化的沉淀,眼光自然也更具有前瞻性。
  等以后有机会了,可以试着发展一下黑科技,弄点火器出来,不求坦克大炮什么的,起码能够跟明朝看齐就行。
  大有可为!
  尽管很多他也不会弄,但好歹有一个大致的概念,知道那是什么,这也就足够了!
  至于更多的可以交给能够信任之人去琢磨,千万不要低估古人的智慧!
  李秋陷入了沉吟中,马晖在王均、薛副将的搀扶下,也跟邓正几人走出去了,应该也是去巡查一下情况、安抚民心了。
  城门那边有重兵布防,一时间玉门关还是比较安全的。
  府上的众人也陷入了忙碌之中,主要还是安置那遍地的尸首,院子一隅,有两道身影在月光下被拉的老长...
  “你在想什么?”
  马媛的声音传来。
  “欸?”
  李秋回过神来,挠了挠头,道:“没...没...”
  “咿呀?”
  小丫丫也从马媛的身后露出了大脑袋,还眨了眨那双黑漆漆的大眼睛,在咯咯直笑。
  这小萝莉还是挺喜欢赖在他身边的,之前李秋跟马媛出去时,也没少当跟屁虫。
  两人也不会介意,毕竟这小妮子人小鬼大,还颇为‘识相’,只会起到活跃气氛的作用,并不会有什么影响。
  马家本来就人丁稀少,收留一个小丫头跟老人家也不是什么问题。
  “你看你,这脸上也还是没肉。可是这儿的伙食不好?”李秋笑道。
  夜色静谧,唯有寒风仍在呼啸着,他也在享受着这难得的安宁!
  一场大战,就要拉开序幕!
  “嘻嘻!才不会哩!媛儿姐姐可好了,丫丫从小到大,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多好吃的!”
  她还比划了一下手势,一脸的天真。
  “小姑娘家家的,还是白胖一些、肉乎乎的,好看!”李秋调侃。
  “真...真哒?”
  小萝莉还有些迷糊,又侧过头,看了看马媛。
  “别听他净瞎说!”
  马媛白了他一眼,稍稍思肘了一会儿,郑重道:“肉多...那也得看长在什么地方...”
  “哦?”
  小丫丫没怎么听明白,李秋却大为震惊,似笑非笑:“开车了?你这虎狼之言...”
  “啐!”
  虽然不怎么听得懂,但从这家伙的眼神来看,绝对不是什么好词,马媛闹了个大红脸,啐了一口。
  “啧啧...”
  李秋望着那张鬼面具,有点无奈。
  这丫头的脸皮子薄,这会儿的模样肯定很有意思,可惜就是被挡住了!
  气氛也算活跃了起来,三人也一边在赏着天上那朦胧的月、聊着天,不知不觉,小丫丫也沉沉睡去了。
  “你...莫要逞强!如果情况不对,立马撤回沙州城!”
  马媛嘱咐着。
  “好!”
  李秋点了点头,又调笑道:“今晚我可算得上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?”
  “哼,臭美!”
  马媛没好气道。
  沉默了一会儿,她又道:“我就在沙州城等你!等你回来,亲手将这面具摘下,如何?”
  “你...”
  她的声音又如同蚊子般喃喃,很轻很轻,那双如水秋眸中还满是复杂之色:
  “一定要活着回来...”
  也不知为什么,马媛的心里总有一抹不安的感觉,很淡很淡、微乎其微,却又好似真会发生什么意外。
  “嗯?”
  李秋轻咦了一声,深深看了她一眼,嘴角轻扬:“可以!到时候咱就直接把婚事给办了!也好了却我娘心里边的一件大事!”
  “呸!谁...谁说要...嫁给你了...”
  马媛低下了头,好似颇有些局促,连手都不知往哪放了...
  月夜下,小萝莉还在甜甜地睡着,还砸吧着小嘴儿,发出了梦呓声:“大哥哥,抱...”
  ...
  寅时三刻。
  大伙儿也都准备得差不多了,老百姓们将细软都收拾妥当,一行人浩浩荡荡,也有差不多两万来人。
  更多的已经在这场兵乱中死了!
  在这群人中,绝大多数都是老百姓,还有两千多受了重伤的将士。
  马晖只带走了一千五百骑,一干辎重也都留下,以及足足五千多人马!
  杏儿村中,孙景跟二牛也留了下来,纵是李秋一再反对,但无奈,老村长一再坚持...
  索性也就这么定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