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大唐最强火头军 > 第五十章:气急败坏的乌梅!

  邓正与云伯中都受了伤,领着一干亲随且战且退,丘国良也带着人马在后边紧追不舍。
  “怎...怎么回事?”
  云伯中还有些迷糊。
  “丘国良、李逸、许靖忠这些王八犊子都反了,聚众哗变!还将西突厥的那帮畜生放了进来!”
  “志虎遭了暗算,伤势不轻,我将他安置在了一处安全之地。”
  邓正脸色阴沉,迅速道。
  翁志虎,玉门关之云骑尉,骁勇善战,一度被马晖倚为左膀右臂!
  李逸、许靖忠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尤其是李逸,出身的姑臧李家、乃是西凉著名豪望!
  “将军那边的情况如何?”云伯中眉头一皱。
  “将军府大门紧闭、戒备非常森严,就算是我也无法靠近,想来也是遇着了麻烦。不过以将军的能耐,定然有了应对之策,不必担心!”
  邓正沉吟着。
  马晖肯定是出了什么事,要不然形势都这般危急,也不至于不露面,出来拨乱反正!
  不过他应该也布了有后手,目前的情况仍在掌控之中,这才让将军府戒严,等待援兵。
  让邓正想破脑袋都没明白的是:这时候就连马媛都没被派出来平乱,整个玉门关又还能有谁...
  是让马晖既信得过、又有那个能力的?
  想不通!
  少了老马这个主心骨,云伯中也有些失了方寸,道:“那咱们现在如何是好?”
  “先找机会把后边的追兵甩掉,再去军营召集一些人马!直娘贼,老子就不信了,一帮反贼还能翻天了?”
  “弄不死这些畜生!”
  邓正咬牙切齿,后背的那道伤口尤为狰狞!
  方才他也差点遭了自己手下的毒手,得亏察觉到了情况不妙,往前来了个懒驴打滚...
  这才躲过了致命一击!
  他乃文人出身,是马晖身边的谋士,向来只有算计别人的份儿,何曾这般狼狈过?
  ...
  将军府,一队人马围住了这儿!
  “老子是许靖忠,有事要面见将军,还请开门!”一个黝黑结实的大汉喊道。
  没有人回话!
  黑夜侵袭了那座府邸,静得有些吓人,就宛若是一处无人之地。
  许靖忠跟身后的李逸对视一眼,后者冲他点了点头...
  他迈开脚步,打算往府门前走去,嘴里还嚷嚷着:“城内出现了乱军,末将有要事禀报!”
  不过还没走几步,迎面就有一支箭射来,插在了身前不远处的雪地上。
  马媛那淡漠的声音传出:“将军府已经戒严,胆敢有半步逾越者,杀!”
  “你!你这丫头,我是你忠叔!”
  许靖忠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,惊魂未定,又看了李逸一眼,嚷嚷道:
  “王均,你他娘的赶紧开门!耽误了大事,看你如何担待得起!”
  “少废话!带着你的手下平定叛乱去,倘若再在府前驻足,以逆贼论处!”
  一道雄浑的声音响起。
  罗里吧嗦了好一会儿,李逸等不下去了,也懒得再多叨叨,大手一挥:
  “弟兄们,乱兵占领了将军府!将军生死未卜,咱们杀进去!”
  “杀!”
  他旁边,一个壮汉也吆喝道。
  府内几道声音传出:
  “哼!小李子,终于肯露出狐狸尾巴了?某家早就说过你们不对头了!也就老将军心软,收留你们这帮前凉余孽!”
  “呸!就一群养不熟的白眼狼!尽管放马过来,让老子看看你们究竟有何能耐。”
  “通敌叛国,这可是要被戳脊梁骨的事儿,你们一个个的,当真要一条道走到黑?”
  ...
  李逸冷笑,也不理会这些聒噪,道:
  “王统领,事已至此,你们大势已去,又何必再做困兽之斗?以你的本事,若归降我等,功名利禄,那还不是唾手可得?”
  “呵!真以为你们赢定了?实话跟你说,将军已经带着人平乱去了!你们就等着被清算吧!”
  王均不甘示弱。
  “故弄玄虚,可笑!”
  李逸摇了摇头,不置可否,下令:
  “弟兄们,王均劫持了将军,图谋不轨!杀进去,若能取那狗贼的项上人头者,重赏!”
  “喏!”
  ...
  火头军营地。
  大伙儿也忙碌得差不多了,不少人正聚在营门口观望。
  动乱有愈演愈烈的架势,火光漫天!
  火头军的将士们都在严阵以待,一边还在小声议论着:
  “柱子他们咋子那么久都没回来?”
  “这还用说?肯定是出什么大事了!”
  “奇怪...”
  ...
  李秋、老村长、孙景等人也脸色凝重,难以捉摸当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。
  “张瑾,挑一些好手,咱们去看看情况如何。”李秋吩咐着。
  他已经等不下去了!
  毕竟之前就答应过马老爷子,如果哪天玉门关有难,老百姓遭了灾...
  他会出手!
  “好!”
  张瑾点头,大步走下去安排。
  “小秋,刀剑无眼,莫要掉以轻心!”老村长叮嘱。
  “哼哼!有俺在,怕啥?”
  二牛这瓜怂一脸得瑟,还有些兴奋。
  “不对劲儿...”
  孙景眉头紧蹙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  “有人来了!”
  忽的,李秋耳朵一动,也没有过多犹豫,手中拿着湛金枪,就往前边的黑暗处猛扎了进去!
  十来个西凉骑紧随其后!
  二牛眼前一亮,本来也想冲过去的,冷不丁的却被孙老头儿一把掐住了脖子,就跟拎着小鸡似的...
  他的小短腿悬在半空,还在不断蹦跶着,挥舞着小王八拳,就想往老孙脸上招呼...
  “哼!瓜娃子!”
  孙景冷笑,在老村长反应过来之前,护着两人退回了营地。
  “铿~”
  黑暗中,有武器碰撞在一起的声音传出,还有一道道闷哼、惨叫...
  听到动静的张瑾也跑了回来,正要带着人马杀过去时,只见那个方向人影幢幢...
  只是一会儿,李秋等人的身影随之出现,还带回了十来个人。
  有大半都是来自将军府的,其余的则是俘虏!
  “这帮没卵蛋的玩意儿,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儿?老娘...老娘日他们祖宗!”
  乌梅瞅着分外狼狈,血迹斑斑,连衣服都破了好几处,嘴里边更是骂骂咧咧。
  气急败坏!
  她这暴脾气一上来,就想拎着刀子上前去,将那几个抓来的牲口全给剁吧剁吧切了。
  “诶!姑奶奶,消停点儿,消停点儿!正事儿要紧!”
  张瑾忙不迭道。
  两人都出身自马家,关系也还算熟络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