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大唐最强火头军 > 第五十八章:火头军,李秋!

  “恢律律!”
  终于!
  一道马的嘶鸣声在府门外响起,没等多久,就有一个被弦月拉的老长的影子浮现,随之扑面而来的...
  是一股浓郁到了极致的血腥味!
  霎时间,院内的氛围变得凝重起来,不少人都感觉到了那股强大无比的煞气,心里很是惶恐。
  就连马晖、马媛等人也是瞳孔微缩,眼中多少带着几分不可思议之色。
  尽管早已知道李秋的能耐,但终究没有亲眼见过他出手,又如何能清楚那小子究竟有多强悍?
  “哦?”
  小丫丫挠了挠小脑袋,那双大眼中也满是不解。
  在门外立着的人影,给她一种很熟悉却又有点陌生的感觉!
  “沙沙...”
  那个人正缓缓踱步而进,速度并不算有多快,一步一踏,好似仍在凝聚着一股莫名的势,重重压在了一些图谋不轨之人的心坎上...
  惴惴不安!
  “谁?!”
  许靖忠先受不了了,失声道。
  作为玉门关的高层之一,他纯粹是为了活命,才选择投奔统叶护可汗!
  甚至许靖忠还曾一度沾沾自喜,认为‘识时务者为俊杰’,像马晖、邓正等人,都是一帮沽名钓誉之辈。
  愚不可及、不识好歹!
  而随着那道人影的出现,原本是万无一失的计划,竟然横生变故?
  也不知为何,他心里边隐隐有一股大祸临头的感觉...
  “哒~”
  那身影总算是走了进来,院子里的众人纷纷将目光望了过去!
  左手持剑、右手持枪!
  浑身上下杀气腾腾!
  纵是穿着一袭黑甲,仍旧能够见到斑斑血迹,而那张脸上也满是血污,不过依稀间还是能够辨清五官的轮廓。
  “火头军,李秋!”
  他微撩眼皮,淡漠开口。
  周围的温度平白下降了几分!
  有不少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彻骨的寒意,不禁打了个哆嗦,尤其在见着那一双赤红的瞳孔,以及那杀气萦绕的眼神时...
  更是有一抹惊惧在心底里浮现!
  “他怕是单枪匹马,一路杀过来的...”
  马晖也难以淡定。
  李秋身上的那股煞戾之气太过浓郁,整个人都宛若沐浴在了血海中,如同在这儿站着的...
  并非是曾经那个谈笑风生的少年,而是一个妥妥的人屠、杀神!
  “这...”
  马媛也有些愕然,就连呼吸都急促了几分。
  小...小鹿乱撞?
  又有哪个少女不怀春?
  这时候的李秋对于每一个女的来说,都有着巨大的杀伤力!
  “大哥哥...”
  小丫丫也是眼前一亮,就想要兴奋地蹦起来,挥舞一下小手手,但很快就被老良头给摁住了。
  好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李秋身上,区区一个小丫头片子,还真没有人会在乎,所以并没有引起什么波澜。
  “还是老爷目光毒辣...”
  白发苍苍的周管事眯着眼,叹道。
  至于将军府的护院、家将也炸开了锅!
  “李秋?火头军的?”
  “那不是大小姐未来的夫婿吗?”
  “好像是!他不是个傻子吗?怎么回事?”
  ...
  一个个在小声议论着,对于当下发生的事儿很是困惑。
  “噤声!”
  王均板着张脸,冷喝道。
  但其实他心里也已经掀起了一番惊涛骇浪,眼中满是凝重之色。
  他发现自己在面对那个少年时,竟然升不起一丝战意...
  实力相差太过悬殊!
  王统领的威严毋庸置疑,将军府剩下的几十人都闭上了嘴,不过那一干叛军仍旧处在震惊中。
  “火头军?哼!小小一个火头军,也敢来这放肆?可是找死不成?还不快滚出去!”
  李逸向前一步,还拔出了手中的长剑,怒喝道。
  他想要一举将这个少年的气势压下,要不然事态再这般发展下去,很容易就会落入下风。
  不等那小子做出反应,李逸又一使眼色,就有一个顶盔掼甲的大汉冒了出来:
  “呵!这年头还能轮到火头军到老子头上撒野了?可笑!”
  他大步向前、弓腰一用力,就将手戟狠狠投掷了过去,与此同时,还有十来个人同时嚷嚷道:
  “杀!”
  “宰了他!就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罢了,怕个逑!”
  “事已至此,没有回头路了!”
  ...
  这一带动之下,还真有一部分人也跟着杀了过去,李秋却连眼皮都不多撩一下,一挥剑...
  “铿!”
  一道颤鸣声响起,那手戟被格挡开,又往另一个方向飞去,直取一个方才叫嚣得厉害之人。
  “哼!莫以为老子邢荣是吃干饭的?”
  邢荣也是五大三粗的壮汉,举起了手中大斧,想要拦下这一击,无奈戟刃太过锋利,速度又极快...
  “嗡~”
  戟刃擦着斧身飞了过去,径直就划开了他的咽喉,鲜血四溅...
  “咚!”
  他用手撑着斧柄,半跪在了雪地上,那双眼睛还睁得老大,喉咙里仍在‘咕咕~’直响,好似想说些什么。
  “救...救...”
  双目中还满是哀求,一眨不眨地看着李逸的方向!
  李逸并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目光越发阴沉。
  这一幕也只是发生在几个呼吸之间,那些冲上去的人也已经是骑虎难下,只得压住内心的惊惧...
  一条道上走到黑,破罐子破摔!
  “嘭~”
  邢荣终究还是倒在了血泊之中,与其同时,院子里也开始了另一场激战!
  “老薛,马家丫头。你们守着,我上前去帮忙!”
  王均话音刚落,身后就响起了一阵阵...
  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!
  只见李秋左持长剑,右拿虎头湛金枪,大步向前,只身杀入了重围,如入无人之境!
  借着冲势与巨力,那剑刃、枪尖所掠之处,衣甲平过、血如泉涌!
  威不可当!
  还不到半盏茶的功夫,就有十来个人被砍翻在地,好几个一时间还尚未断气,哀嚎不止。
  屠戮,仍在继续!
  这是一场血腥与杀戮的盛宴!
  在李秋的枪、剑之下,根本就没有一招之敌,大多数都只是照面的功夫,乃至是只能见到一道寒芒掠过...
  整个人就失去了知觉!
  速度之快,令人折舌!
  也将场内的乱军杀得胆寒!
  绝大多数人都已经看惊了:杀人还能够这么轻松的?
  就如同这一个个是在往那枪尖、剑刃上撞一般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