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大唐最强火头军 > 第四十八章:敌袭!

  李秋跟马媛也各自报上了自己的名字。
  看着眼前这个谈笑风生的少年,老良头的瞳孔微缩,那张老脸上还有几分不可置信之色。
  怔住了!
  傻子李秋?
  这几个字在西凉也算如雷贯耳,尤其是前些年!
  他这一副见了鬼的模样,也让李秋脸色一黑,马媛却是“噗嗤~”就笑出了声。
  “咦?”
  小丫丫仰着大脑袋,小脸蛋上还满是疑惑之色。
  “咳!”
  周良反应了过来,讪笑着道:“年纪大,走神了...将军莫要见怪!”
  “没事...”
  李秋心里还是有点数的,也没有计较。
  闲聊了一会儿,又有十来人凑了上来,有老有少,一个个好似还颇为激动,纳头就拜:
  “兴水村村民,谢过将军救命之恩!”
  在那个堪称是人间炼狱的地儿,待了也差不多要有两个月的时间,尽管还有一堵高墙挡着...
  但当那浓郁刺鼻的血腥味传来,以及一道道凄厉的哀嚎声响起时,对于许多人来说,无疑是一处极为痛苦的折磨。
  老百姓们大多都比较淳朴、恩怨分明,这回能够逃出生天,心里边当然也满怀感激。
  “别!快起来先...”
  李秋没经历过这般阵仗,一时间还有些手足无措。
  经过一番折腾,好不容易才将这个小动乱平息,让这些人都散了,李秋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...
  一直到未时,两人才带着丫丫离开了医馆。
  如今周良有伤在身、行动不便,在这里也举目无亲,索性就将小丫头托付给他们照顾。
  对于这个乖巧伶俐的小萝莉,李秋跟马媛也都喜爱的紧,并没有拒绝,将她安置到了将军府中。
  ...
  时间飞逝!
  眨眼的功夫,就是七八天过去了!
  这期间,蛮子的十来万大军已然兵临玉门关,由统叶护可汗亲自统率,更是扬言要在半个月内破关而入。
  这厮是个极为高傲之辈,智勇双全,尤为擅长指挥作战,手下的控弦之士更是多达数十万人!
  他北并铁勒,西拒波斯,南接罽宾,在西域称霸一时!
  玉门关城门紧闭,一时间也是风声鹤唳!
  这跟先前的‘小打小闹’可不一样,以往敌军尚未集结完毕,也没有一个统帅,所以西域诸王都是各自为战。
  如同一盘散沙!
  看似战局非常紧张,但其实威胁也不算非常大!
  偶尔大伙儿还能去城外溜达一下,顺带跟几个敌方大将约一约架,练一下兵。
  而今有了统叶护可汗这个大敌坐镇,局面也在往最坏的方向发展,马晖下令全城戒严,进入到大战状态。
  全军戒备!
  将士们也一律禁止饮酒!
  在之前还有不少士卒,并没怎么把外边的蛮子当一回事儿。
  不过在禁酒令出来之后,并且所有人都一律不准出城,更是有队伍在巡查军纪,老百姓们也在往沙州城转移...
  种种迹象表明,这场战争并没有那么简单!
  一个个上了城墙也都是严阵以待,就连大晚上的也不敢有丝毫懈怠,打起了十二分精神。
  这几天蛮子也才攻了两三次城,战况不算多激烈,更像是一种试探。
  李秋没有出手的机会,不过‘名声’却是在军中传了开来,主要还是得益于杨成哲...
  这家伙就是个大嘴巴!
  他把李秋吹的神乎其神,俨然成为了西凉第一猛将,这当然让不少将士都嗤之以鼻。
  有些事没有亲眼所见,是很难相信的!
  毕竟这小子在以往也算是‘声名狼藉’。
  当然,李秋对于这些也毫不在意,也不知为何,他心里隐隐有股不安的感觉,就宛若有什么不好的事儿要发生了。
  城外,二十多里处,荒漠之中,蛮子的中军营帐就设立在这儿。
  牙帐内。
  “可汗!颉利的大军过些天就能抵达沙州,东突厥的人马更是在北疆肆虐!倘若我们仍旧在这儿毫无寸进,岂不是平白让那帮家伙笑话?”
  统叶护可汗的伯父贺莫咄不满道。
  东、西突厥分属同源,却又怨隙颇深,这会儿能够联手,两边也是各有算计。
  玉门关只不过是一道开胃小菜!
  统叶护可汗的年岁并不大,满脸自负之色,冷笑道:
  “哼!颉利这只老狐狸,将马晖这个烫手的山芋扔给我们,当真以为我就束手无策了?等着吧...”
  “呵!”
  他的嘴角还露出了一抹阴恻恻的笑容,让贺莫咄看着也是后背一凉,至于西域诸王更是噤若寒蝉,大气都不敢多喘一下。
  这统叶护可汗虽说年轻,但性子却颇为狠辣、暴虐,手段更是层出不穷,鲜少有人愿意跟他作对。
  “既然可汗有了打算,那我也就不多问了。只是希望可汗能够清楚自己在做什么。”
  贺莫咄沉声道。
  统叶护可汗只是深深望了他一眼,也没有多说什么。
  夜还尚未深,这里的二月仍旧极为寒冷,尤其是处在沙漠之中,昼夜的温差更是大。
  大雪纷飞、风沙漫天!
  ...
  又过了三天。
  玉门关的老弱妇孺大多都撤回了沙州,城内还有将士一万五千多人,老百姓在八九千左右。
  亥时二刻。
  月黑风高、伸手不见五指,一支只有千来人的西突厥铁骑往城门的方向掠去。
  肆无忌惮!
  城墙上,也已经是血腥味弥漫,有不少倒在血泊中的士卒,脸上那浓浓的惊愕之色犹未消散...
  恐怕他们到死也没想到,竟然是被自己人给捅了冷刀子!
  “噶叽~”
  当见到那扇厚实的大门被打开时,赤发碧眼的步根木也是狰狞一笑,手持长刀喝道:
  “桀桀桀!”
  “弟兄们,杀进去!血洗玉门关!”
  他率先就冲了进去,其余蛮子的眼中也散发着嗜血的光芒,鱼贯而入!
  一场杀戮,就此展开!
  终于...
  “敌袭!”
  一道无比雄浑的长啸声响彻云霄,一下子就将这座处在睡梦中的边关给惊醒了。
  没有多久,城内也乱作了一团!
  “突厥狗杀进来了,跑呀!”
  “快!快往东门跑!”
  “来不及了!孩他娘,快带上妞妞,你们跑!”
  ...
  “玄曳营,列阵,迎敌!杀!”
  “止戈营第三骑兵队...”
  “你...你们!”
  “啊!”
  “叛徒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