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大唐最强火头军 > 第七十八章:几幅画册,平平无奇?

  一百九十多步之外,一箭封喉!
  当时在听闻这个消息的时候,李世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相信。
  他出身贵族,在箭术一道上也颇有造诣,更能够明白这一箭究竟意味着什么!
  神乎其神!
  这种人才那肯定要亲自拜访、去结交一下,可惜那个人太过神秘、并没有露过面,加上李世民也是麻烦事一大堆...
  就一直耽搁了下来!
  “殿下,我识人不明,有罪!”
  马老爷子一脸惭愧之色,就想要单膝跪下,但李世民的反应也不慢,赶忙上前去搀扶住了,还笑道:
  “老将军此话怎讲?您老在西凉坐镇几十年,抵御外侮、劳苦功高!区区一点儿小事,又算得了什么?”
  “说来世民还得感谢老将军,又给咱们大唐培养了这么一位能征善战的大将。好,好呀!”
  他一脸激动之色!
  在马媛等人回来之前,他们也找过好几个从玉门关逃回来的人,这其中有将士、也有老百姓...
  一个个在提及那身着一袭黑甲的少年将军时,无不都是称赞有加,言语间还分外推崇。
  完全就是凭借一己之力,在那个血腥杀戮之夜里力挽狂澜!
  大将之才,关键是还很年轻!
  询问了这么多人,这一件件事迹总不可能还会有假,李世民也是起了爱才之心。
  千军易得、一将难求!
  哪怕玉门关丢了又如何?
  重整旗鼓杀回去就是!
  何况这不也还没丢?
  “嘶!这小子...”
  程老妖精的眼中满是狐疑之色,又上下打量了一番尉迟恭,道:“怎么感觉比你这个大老黑还要难缠?”
  “哈哈,那敢情好!以后就有人陪俺打架了!哪像你个死胖子!”
  尉迟老黑瞥了程咬金一眼,那张黝黑的脸上充满鄙夷,还嘟囔着:
  “浑身上下肉倒是不少,却一点儿也不抗揍。每次还没挨上几拳就受不了了直哼唧,跟娘们似的!偏偏还喜欢下黑手...”
  “呸,也不嫌害臊!”
  末了他还恶狠狠淬了一口!
  这两个活宝在私底下也没少掐架,一般都是尉迟敬德占据上风,可架不住程老妖精玩阴的...
  老程本来就狡诈如狐,眼瞅着这一番话也没法接,索性就权当没听见,老神在在站着。
  眼观鼻、鼻观心!
  反正脸皮子厚,不碍事!
  末了还不忘用挑衅的小眼神瞅了回去,这让尉迟恭颇有几分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。
  老成持重的牛进达道:“城外的这股敌人来者不善,并且还是由康苏密打前锋,不得不防。”
  “这康苏密可是颉利的心腹大将,难不成那个老家伙也来了?图谋不小呀...”
  程咬金也沉吟道。
  “东、西突厥势同水火,不大可能联手。”
  有人摇头。
  “不下两万人马,难道要夜袭沙州城?”
  “蛮子到底要干什么?”
  ...
  今晚的情况有些不同寻常,大伙儿商议了一会儿,仍旧没有什么定论,李世民沉声道:
  “为今之计也只有等叔宝回来,还有也得去审讯一番那几个俘虏,看看能不能套出点什么。君集,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!利索一些,不要留情。”
  “喏!”
  侯君集早年就是在市井之中混迹,面目比较凶恶,至于手段也多一些,想要拷问口供,在秦王府中,毫无疑问他是最佳人选。
  如今东突厥的意图不明,局势并不容乐观!
  不过这会儿着急也于事无补,几人又将话题引到了李秋的身上,李世民还兴致勃勃:
  “杏儿村?我倒是有些印象,就在焉支山边,附近还有不少养马场...”
  听他在说着,马老爷子那双浑浊的老眼中、也有些许的异色浮现。
  那里的确是有好一些养马场,但基本上都是战马、供朝廷用的,乃是军用物资!
  这样看来,秦王殿下的野心也不小!
  否则怎么可能连小小一个杏儿村都能记住?
  “咳!”
  许是察觉到了异样,程老妖精咳嗽了两声,又咧了咧嘴,笑道:
  “能有这孙女婿,老爷子当真是好福气!要不是俺家里还没有养成的闺女,指不定还得跟你争上一争!”
  他又冲马老爷子眨了眨眼,还凑了过去,小声道:
  “你这孙女的肚子争不争气?要不咱们两家就先定个娃娃亲咋样?”
  “臭不要脸!”
  尉迟恭也将耳朵探了过去,闻言嘴角也是一阵抽搐,嘟囔道。
  对于程咬金这么一个混不吝的家伙,马老爷子也是颇为无奈,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...
  这都还没完婚呢,就惦记上人家肚子里的孩子了?
  马媛脸上还戴着那个鬼面具、血迹斑斑,旁人也看不到她的神情,只听得她开口道:
  “对了,府...府上的画师在那晚也画了几幅画,若是需要的话。我...我去拿。”
  说到后面,已经接近小声嗫喏!
  “还有画册?要!”
  李世民也是眼前一亮,他早已急不可耐。
  “好。”
  马媛也不敢迟疑,忙不迭跑了出去,程老妖精却是大笑道:“老爷子,你这孙女怎的还会害羞?这可不成呀...”
  “女孩子家家,总归脸皮子较薄。让宿国公见笑了...”
  马老爷子苦笑。
  他发现这个程咬金好似是自来熟,哪怕年龄相差甚远,下一刻两人就称兄道弟,他也不会有丝毫意外!
  屋内的几人再闲聊了一会儿,而关于身世的问题,李世民并没有细究,只是稍加提及了一下,马骞也不会多说什么。
  很快,马媛手中拿着几幅画册匆匆走进!
  画上的内容正是那天晚上在将军府,李秋手持虎头湛金枪、大杀四方,脚下还躺满了尸首,血流成河...
  月夜下,一个黑甲少年正傲然挺立、目光冷淡,那眉宇间的杀气好似也跃然纸上!
  就算是隔着一张纸,都隐隐能够感觉得到!
  其余画册的内容也大同小异!
  “这...”
  李世民拧了拧眉。
  他的目光放在了那副黝黑色的盔甲上,眼中也有一抹回忆之色浮现...
  程老妖精、尉迟恭等人则是在啧啧称奇。
  “这小子看上去平平无奇,跟俺老程相比还差了那么一点儿!”
  “滚!你个死胖子能不能要点脸?”
  “哈哈,某也觉得敬德说得对!咬金你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