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大唐最强火头军 > 第三十章:会是你吗?

  老马家的尚武精神早就烙进了血脉之中!
  这本就是一个军事巨族,在东汉时期也曾无比煊赫,名将辈出!如今虽已没落、人丁稀少,但好歹还算有传承。
  作为马家远近闻名的‘武疯子’...
  纵然西凉有近百员武将,这其中还有二三十个是纵横沙场多年的悍将,马杰的武艺也能排进前三之列。
  本事着实了得!
  尽管如此,马老爷子仍旧觉得:这个愣头青若对上了李秋,哪怕是在占据先机的情况下,估计也就只有挨收拾的份儿。
  三人又继续说起了别的事儿,这一不小心又扯到了‘开枝散叶’上。
  “你跟老五都是混账玩意儿,白养你们三十多年,居然都不知道下崽子。这是要气死为父吗?”
  老爷子始终对这念念不忘。
  马杨撇了撇嘴,还嘟囔着:“爹,这话听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。要不您老就续个弦得了,来个老树开花...”
  “你!”
  马骞额头上青筋直冒,就连马晖也是嘴角一阵抽搐,还捏了一把冷汗,偷偷就往角落里挪去...
  半响儿,一道中气十足的怒吼声,响彻了整个将军府!
  “老子今天就打死你这个逆子!”
  ...
  后院,一件屋子内。
  马媛也还没有入睡,同样听到了老爷子的呵斥声,还没多久,自个三叔那嚎叫、讨饶也接连响起...
  鸡飞狗跳!
  “准又嘴碎了!”
  她有点无奈,但也见怪不怪了,随即拿起一块在桌子上放着的糕点,放入嘴中,细嚼慢咽,一股甜香随之弥漫。
  “会是你吗?”
  马媛想起了那天的匆匆一瞥,那双如水秋眸中也满是复杂之色。
  那支箭来的太过突然,并且速度还极快,几乎就是在电光火石之间,就将乌尔射落马下!
  她已经在第一时间就顺着箭飞来的方向望去,但也只是见到一个大致的轮廓!
  经过这两次的接触,她发现那轮廓...
  好像跟李秋还隐隐有那么几分相似!
  这个想法太过匪夷所思,也有点天方夜谭,让人难以置信,所以马媛也从没有跟别人提及过。
  “唉...”
  屋内响起了幽幽一声长叹。
  蛮子大军还在城外集结,一副不达目的、誓不罢休的架势,至于朝廷还腾不出手来,西凉的高层也没有商议出一个退敌之策。
  目前这儿还算是平静,却也不过只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黎明!
  玉门关...
  其实早已经危如累卵!
  ...
  大营,军帐内。
  外边的将士们还在闹腾着,每十几个人就挤在一个火堆旁,吃酒喝肉、谈天说地,好不热闹!
  二牛也跑出去溜达了,帐中就只有李秋一人,他打开了老爷子交给他的木箱子,里边放着一具黝黑色的盔甲!
  盔甲的制式颇为精美,原主人应当也是个翩翩少年郎,并且看上去也不像是样子货,有着不俗的防御力。
  “这...”
  李秋目露复杂之色。
  脑海里那些零星的记忆中,就有一幕是独孤氏坐在昏暗的烛火前,静静摩挲着这个盔甲、发着呆。
  想来跟他那便宜老子也脱不了干系!
  摇了摇头,他又将那封信掏出,一屁股坐在软垫上,看了起来。
  李秋看得很是认真,一字一句,足足过了一盏茶的功夫,他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。
  信里的内容也不复杂,大多都是一些闲话:让他要多穿点衣服,不要着凉了,她在村子里也出不了啥事,不用挂念什么的...
  字里行里、唠唠叨叨!
  一阵暖流在李秋的心里边激荡,让他也是嘴角轻扬。
  烽火连三月,家书抵万金!
  就算没有什么要说的,但在每一个字里边深深刻着的,都是那难以割舍的亲情与思念!
  很快,李秋就跑出了账外,还取来了笔墨纸砚,席地而坐,写了起来。
  不少人小时候都有被家里逼着练毛笔字的经历,他也不例外,虽说没有成为一个书法家,但勉强还是能够写得来字的。
  花费了半个时辰,他才将一封信写好,洋洋洒洒也有几百来字,改天再托马老爷子带回去。
  鼓捣好这个,李秋又将他老娘的信妥善收好,便将注意力放在了那副盔甲上,脸色有些凝重。
  今天去将军府溜达了一圈,收获不小!
  起码他心里边也清楚,这场战争并非如同表面上那般,能够轻易打发蛮子的大军。
  之前他就一直觉得奇怪:这天寒地冻的,环境还这般恶劣,攻城那肯定是下下之策。
  只要不是吃饱了没事干,大冬天的,谁愿意干这种玩命的活儿?
  唯一一个解释就是:那帮蛮子图谋甚大!
  当然,大唐这边也有察觉,但也只是在上层之间流传,至于处在下层的将士们...
  压根就不知道实情,一个个还挺乐呵的!
  今天从马老爷子、马晖、云伯中等人的口中,也证实了这个猜测。
  也不知为什么,李秋心里边总有一股莫名的危机感,宛若下一秒敌人就会攻入玉门关,将这儿变为一处狩猎场。
  老百姓们流离失所,尸横遍野、赤地千地!
  “咸吃萝卜淡操心!天塌下来,不也还有个儿高的顶着?淡定...”
  他在不断安慰着自己,又将木箱子盖了回去,放到一旁,就跑到外边凑起了热闹。
  毕竟是大过年的,除了要在城墙上轮值的士卒,以及一些回家了的,还有两万多的将士都是待在了营内。
  这年头也没啥娱乐的项目,但氛围还是有的,无非就是瞎起哄,再吆喝两声,也就图个喜庆。
  费力好大的功夫,李秋才找到二牛!
  这瓜怂正耷拉着鼻涕,瑟瑟发抖,蜷缩在了一个篝火旁,听一个老汉在讲着鬼故事。
  “...那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,老子大半夜的闹了肚子,便抄起一根蜡烛就往茅房跑。刚跑出门,忽然就看见!”
  他猛地大喝了一声,将好一些人都吓得打了一个激灵!
  但还来不及嘟囔两声,那老汉就压低着嗓音,继续道:“在前边好似隐隐有个人影,可惜天色太暗,烛火压根就看不清楚!”
  “我当时肚子正闹得厉害,也没在意,直接就进了茅房!”
  “夜里风大,外边又黑漆漆一片,谁心里能不发毛?就在这时,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,还有一道诡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...”
  不得不说,他的气氛烘托地极为不错,尤其是脸上的神情,就跟真的亲身经历过一般。
  “郎君,陪我玩...”
  就在老汉绘声绘色说着,大伙儿也都聚精会神、听地津津有味、甚至还有人咽了咽口水的时候...
  李秋猫着腰,蹑手蹑脚就跑到了二牛的身后,一拍他的肩膀,轻声道:
  “二牛!”
  “啊!”
  这瓜怂又怕却又好这口,正战战兢兢,浑身直打着哆嗦,冷不丁儿的,来这一出?
  一道无比凄厉的尖叫声响起!
  受到惊吓之下,他也是猛地将鼻涕一甩,就冲着老汉的方向飞了过去!
  那老汉原本还想说:有一张无比惨白、看不见五官的脸冒了出来。
  但听到惨叫声,他也是本能地转过身、望了过去,就见到当真有什么玩意儿出现在了眼皮子底下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