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全属性无敌系统 > 第九十五章 她是我初恋!

  黄谦说出了自己的心声。
  沈华锋失望的看了他一眼,提起笔,写下一行行红笺小字。
  黄谦看着白纸上出现的一排排陌生的黑字,满意的笑笑。
  果然找对人了!
  两大老爷们儿挤在一个小隔间里写了一晚上的情书。
  张帆可没那闲心,倒头便睡。
  睡梦中,他仿佛回到了曾经。
  三个月前的晚自习,我开始了数学测验考试,但是在这之前我似乎忽略了什么东西?
  为了考近前十,我人生中第一次作弊。
  说起那次考试,只有依稀隐约的回忆。
  那时我鼓起勇气,将纸条递给了旁边的女孩,因为我知道,如果这次考试不能进前十就会发生难以想象的事情。
  后面的事情似乎又变得缥缈难以捉摸。
  正在我准备推开那扇木门的那一刻,看透过窗户看见了那个女孩,她用好听的声音叫出我的名字。
  我心中一痛,猛然推开木门向她冲了过去。
  时间仿佛暂停了三秒。
  而当时间恢复流动时,尖刀划过肌肤的声音打断了一切。
  每每我努力回忆她的样貌,她的样子就更加模糊一些。
  人的记忆是一种奇怪的东西,有时越是执着,便越容易忘记,就像使用脏手擦镜子,最后面目全非。
  又好像记忆本就是水,用它来洗东西只会越洗越脏。
  后来,我查阅当年的新闻,在那一天并没有发生过任何凶杀案,于是我推测,她——还活着!
  我给自己定下一个约定,这辈子不会再爱上任何一个女人,我要等待记忆中的她出现。
  后来,我当上了酒店经理,成了龙都市内的一个小白领。
  不时去天上人间吃一顿好的,又偶尔会去龙湖会所尝尝干锅,有时候看到一个人的时候,会突然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,但是这样的感觉一闪而逝,怎么也抓不住。
  时光荏苒,我已年过花甲。
  她留了长发,好像狂野奔放了许多,好像过得很好,好像也没那么好,其实我也不知道,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她了。
  人们总说,给时间一点时间,等过去过去,让开始开始。
  但是在我后半辈子遇到的形形色色的女人中,我再也没有遇见一个令我怦然心动的女生。
  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
  我没有子嗣,舅舅在我五十岁的时候被人杀害了。
  我带着存款回到了农村。
  父母的笑容还是那么温柔,充满了溺爱。
  不久,父母也相继离世。
  我坐在竹椅上,看着烧红的一片天,三只鹭飞在天边,冰冰冷冷的龙湖水与天边交接在一条线上。
  “秦羽......”我不自觉的呢喃一句。
  日出东方催人醒。
  张帆幽幽醒过来,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是康琪。
  “你.....你在我床边干什么?”张帆有些紧张,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,用被子遮住自己裸露的上半身。
  “没事,就是看你一觉睡到了现在,他们都在车上等你......”康琪的话有些顺序混淆,表情有些慌张又好像有几丝落寞,不过很快就被她掩饰下去。
  早上八点,一批批的外门弟子就被接走送往神秘的山脉里参加换血活动。
  等轮到了张帆寝室时,走上了越野车才突然发现怎么少了一个人?
  于是便让康琪回来叫他起床。
  刚走进小隔间,康琪便看到张帆满头大汗,面目狰狞,似乎很难受的样子。
  看得她不禁一阵揪心。
  连忙抽出一张纸帮张帆擦汗。
  焦急地看着他。
  不会是发烧了吧,这可怎么办,换血活动马上就开始了,怎么这个时候生病?
  真是让人操碎了心。
  康琪准备将张帆扶起来。
  但张帆的身体就像一块铸了铁的合金,她费了好大力气才将他的身子扶正。
  正在这时,她似乎听到了张帆的呢喃。
  “你说什么?”她没听清,瞪大了好奇的双眼。
  一双姣好的脸慢慢凑近张帆的嘴边,小巧的耳朵动了动。
  “秦羽......”
  秦羽......
  康琪嘴里重复了一遍,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,心里像是突然被打翻了五味瓶。
  秦羽是谁?
  一个女孩的名字!
  也许是男孩也说不定?
  张帆女朋友?
  原来他有女朋友......
  万一是他的普通朋友呢?
  可哪有在梦中还叫一个女孩的名字的?
  他一定在他心里有很重的地位吧......
  想到这,康琪眼中的光渐渐消失了。
  正在此时,张帆醒了。
  “你梦到什么了呀?”秦羽不甘心地问道。
  “记不清了......”张帆捂着有些疼痛的脑袋说道。
  “哦......”秦羽的心中有些纠结,同样还抱有一丝侥幸心理。
  记不清了说明那个女孩也并没有太只得张帆重视!
  “不过依稀记得,我好想弄丢了一个人。”张帆歪着脑袋,不断尝试着去回忆梦中的内容。
  “什么人......”康琪瞪大了眼睛,直勾勾的看着张帆。
  两人的脸贴得越来越近,甚至能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呼吸。
  张帆没有注意到,仍然在回忆,:“一个......对我很重要的人......”
  哪怕康琪心中已经有了答案,但是听到这话时,还是有些闹心。
  但她仍旧不死心,:“是......秦羽吗?”
  张帆一听,表情一亮,神情一震。
  “对了!就是她!我梦见她了!但是我只记得梦和她有关,但是记不得其他事情了。”张帆又失望的低下了头。
  秦羽咬咬银牙,有些挣扎,:“秦羽......是你什么人啊?”
  “秦羽?她是我初恋,那年她十六,我十七,如今我已成年,她还是二八芳龄。经常有人打趣我:张帆,你是在等仙女下凡吗?你教会我如何喜欢一个人,教会我坚强,可你从未教过我如何忘记你......”张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这句话像是早就在脑子里安置好的。
  一瞬间就脱口而出。
  他摇了摇头,不再去想秦羽,起身换好衣服,也不洗漱了,就往外走。。
  康琪呆在原地,目光无神,她没有理解到秦羽已经死去的信息,现在她满脑子都是“她是我初恋”。
  那一瞬间,心如刀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