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风吹流云散 > 第029章 哒哒的马蹄声

  此刻我才发觉,自己刚刚一摔,好像脚踝扭到了,走起来疼痛难忍。听到我惨叫,孙秉持立刻跑过来检查。
  “怎么样,严重吗?”杜若搀扶着我,在一旁关心问道,见孙秉持还在来回检查,着急的催促道:“你倒是说话呀,到底怎么样?”
  此刻叶流云、顾守成也来到我的身边,孙秉持捏着我的脚踝,问道:“公主殿下,这里疼吗?这里呢?”
  “还好……嗯,这里有点疼……”
  我根据孙秉持按的位置,及时的给予反馈。
  “嗯,应该是脚踝错位了。”孙秉持肯定道:“公主殿下你忍一下,一下就好。”孙秉持见我咬牙点头,便轻轻运力,找准位置,迅速的一拧。
  我只觉得猛的一阵疼痛,仿佛听到一声清脆的响声,忍不住叫了一声。
  “啊!”
  “小姐!”杜若一慌张,又习惯的称呼我小姐。“孙秉持,你行不行!?”
  孙秉持松开手,起身站了起来,笑着建议道:“应该是接上了,公主殿下,你走两步试试?”
  我抬起腿,在地上踩了两下试试,果然减轻不少,但还是不能太用力,否则还是疼痛难忍。
  “得缓些时候才好正常行走。”孙秉持在一旁建议道。
  此时,李达牵了一匹马走过来,来到我近前后,做出让众人和我都吃了一惊的举动。
  他兀地跪在马旁,“公主殿下,是李达的疏忽,害公主殿下落入险境,请公主踩着李达上马!”说着,他便俯下身来,趴在满是泥雪的地上。
  “李达,你快起来!”我急忙命令道:“适才是我下的命令,你依令行事,哪儿有什么过错?快起来!”
  “公主殿下,我……”
  “起来!”我心中虽有感动,但更多是愧疚,若是此番踩了他的背上马,那我心中的愧疚将更加深重。
  李达不情愿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顾守成走上前,帮李达掸了掸泥水,这让李达有点受宠若惊。
  这时候,叶流云突然走了过来,完全没有顾及旁人的眼光,也没有向我请示什么,一把便将我拉过去,背在了他的背上,转头便向营帐的方向走去。
  如同那日他去河边抢新娘一般,全程无一点拖泥带水,也没有一句话讲,就这么将我背了起来。
  众将士一见,皆是欲言又止的模样,而叶流云却全然没有理会,只是对我低声解释道:“事出紧急,权益之策,公主殿下勿要责怪。”
  我没有言语,叶流云就这样背着我行走着,直到顾守成派人从营地赶来马车,他才停下行进的脚步。
  一直跟着我和叶流云的杜若,帮忙将我放到马车车帮上坐好,而后又爬上马车,扶着我进了车上的篷子里。
  叶流云见我们进了车篷里,这才露出一丝安慰的笑容,此刻我心里也拿定了一个主意。
  叶流云正准备下车的时候,我急忙拉着了帘布,将他叫。“叶流云,我们之间扯平了,现在,你自由了,可以走了。”
  叶流云愣了一下,见我不是说笑,便冷哼了一声,“我一直都是自由的,只是我这人极重承诺,说过的话,绝对不会轻易收回的。我一定会保护你,安全无恙的到新月的。”
  “这是命令,叶流云!”
  “命令?呵呵,对你手下的人管用,对我可不见得管用。”叶流云又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。“我若是不听,你又能如何?”
  不得已,我只能说出自己的担心来,“叶流云,你难道不担心日后,自己可能落入尴尬境地吗?别以为我不清楚他们说的那句话,你一定知道它的重要性。”
  叶流云脸上露出一丝吃惊,但很快又恢复了原来的平静。“公主殿下,日后的事交给日后吧,此刻我只知道自己的责任,就是护送你去新月国,至于其他的,我不会顾及,也来不及顾及。”叶流云露出那个好看的笑容,叹息道:“既然公主不想我在车队,我离开便是,大不了我跟着车队一路同行,这样,你可就再也管不了我了吧?!”
  我冷冷地道了一句“随便”后,便把帘子甩了下来。催促李达赶起马车,李达转头望了一眼叶流云,叶流云皱皱眉,对我行了一礼,而后拍了拍李达的右肩,转身上了马。
  “叶护卫,你要去哪儿?”见叶流云骑马向别的方向行走,孙秉持急忙追问起来。
  “不去哪儿,就在你们后面溜达,放心吧!”说着,叶流云骑着马匹,脱离了车队。
  “李达,还愣着做什么,赶车!”我冷冷的命令道,心里却有许多不舍。一旁的杜若拉着我的胳膊,安慰道:“小姐,杜若虽然不懂为何要赶走叶护卫,但杜若相信小姐的决定。”
  我摸着杜若的脑袋,心里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,对还是不对。
  孙秉持骑着马来到车旁,给叶流云求情,“公主殿下,叶护卫虽然莽撞了些,但也是为了搭救公主殿下,情非得已呀,您就看在他为了寻找郎中,还有采药受伤的份上,将功抵过,别再计较了,行不行?”
  孙秉持的话也是我曾经考虑的,也是让我犹豫的地方。“好了,很多事情,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。你若再为他求情,你也不要跟着车队,离开了便是。”
  说完这句话,杜若拉着我的胳膊,用请求的目光望着我,我笑着点点头,低声道:“我只是吓吓他而已。”
  孙秉持还算识相,竟然没有再争论什么,乖乖的骑着马,跟在马车的旁边。
  其实我的内心又何尝舍得叶流云离开呢?但我真的怕,怕自己陷进去,也怕叶流云陷进去。
  与其做个左右为难的朋友,倒不如做个纯纯粹粹的敌人。
  李达赶着马车,跟着顾守成向前行进,而叶流云真的没有跟上来,但我却总能感觉到,他就在不远处看着我。
  杜若在车上给我讲述适才顾守成如何杀敌的情景,如何惊险与刺激。显然,在孙秉持的影响下,她也变得开始话痨起来。
  我静静地听着,但心思,却始终挂在车队不远处的那个人身上。不知为何,明明有好大的一段距离,但我却依然可以听到那孤单的马蹄声。
  我靠在车篷里的内壁上,感觉自己心力憔悴。我不断地提醒自己,是个有婚约的人,但耳边却一直萦绕着那哒哒的马蹄声。
  或许从那一刻开始,他就已经落进我的心里,只是我不肯承认,不能承认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