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风吹流云散 > 第027章 夜袭 3

  三人不得已退出帐篷,正好与叶流云撞到一处,叶流云踢开攻击的匪徒,回首疑惑的望着我们,未等我开口,孙秉持先嚷道:“里面也有人!”
  叶流云皱了一下眉头,嘴角露出一丝发寒的邪魅,“哼,看来今夜我的宝剑要喝饱了!”说着,他刷刷两剑,立马斩断正面攻击的两个人的脑袋。
  我急忙伸手捂住杜若的眼睛,但其实自己看了也十分的血腥,心里不禁紧了一下子,一旁的孙秉持见状,吓得都有些结巴了。“叶,叶兄,你果然够勇猛的。”
  叶流云转身一把将我们揽到一边,挥剑朝从帐篷里冲出来的匪徒直刺过去,我亲眼看到那匪徒的刀锋已经划到叶流云的臂膀,但叶流云却仿佛没有看到一样,每一剑都直奔匪徒的脖颈,没有虚发,那些匪徒连痛哭的哀鸣都没有发出一声,就尸首分离,倒在了地上。
  “哈哈,来呀,来呀!”叶流云有些癫狂之态,孙秉持看看叶流云,而后又看看我,我知道他的疑惑,便静静地解释道:“他已然疲惫,只有时刻让自己兴奋起来,才有可能保住我们的性命。”
  不知道是不是听到我说的话,叶流云竟然得了一个空隙,冲我微笑了一下。只是很快,他的笑容就从我眼前消失了。
  正在叶流云癫狂的反击这些匪徒,保护我们三人的时候,突然不知从何处来了一队骑马的人,直直的冲了过来,不由分说,便将我抓到马背上。
  “放开我,你们这群强盗!”我高声呼救着,看到杜若和孙秉持两人过来追赶,但却被来人一脚踢到一旁。“杜若!叶流云!”
  我大呼救命,不断的在马匹上挣扎,却无奈自己这些力气,终究抵不过骑马这些匪盗。我伏在马背上,望见篝火前有一个身影突然飘忽起来,竟然抢了这队匪盗的马匹,追了上来。
  “叶流云?!没错,一定是叶流云!”
  我心里突然又有的一丝光亮。我伏在颠簸的马背上,手在腰间不断的摸索着,终于,找到了临别前父亲给我的那只匕首。我反手紧紧的握住匕首的刀柄,而后缓缓的取出来,趁起马的黑衣人一个不注意,迅速的翻转了身躯,背对着朝黑衣人刺了过去,而后又迅速的拔了出来。
  只听得马上黑衣人“哎哟”一声,明显的身子往前塌了一下,我急忙再刺一刀,不想被黑衣人一手拦住了。
  “臭丫头,别以为我不敢杀你!我……”
  未等他说完,突然整个马匹倾斜起来,我和黑衣人同时从马匹上摔了下来。好在黑衣人先坠落在地,给我当了肉垫,不然我大病初愈的身子骨,估计一定摔得零散了。
  见黑衣人落地,我急忙拣起匕首,从地上站了起来,这时,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。
  “你没事儿吧?!”
  是叶流云,此刻他正如说书人口中所言,轻飘飘的从夜空中飞落到我的面前,一副潇洒轻盈,果然很是逍遥自在。原来叶流云骑马追上来之后,飞身将挟持我的黑衣人踹下马来,这才将我解救下来。
  叶流云落到我的面前,见我身上无碍,便松了一口气,“总算没有失了诺言。”
  但此刻的情况也不容那么乐观,虽然叶流云飞身将我从挟持我的黑衣人手中解救下来,但也将我与他同时暴露在了这群黑衣人的视线之内,或者说是他们的猎杀范围之内。此刻其他骑马的黑衣人,早已将我们团团围住。
  “兄弟,我们不想多杀无辜,不过是想借公主殿下一用,请你让开!”一个黑衣人冲着我们威胁道:“否则,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!”
  叶流云冷笑一声,不屑道:“是吗?那你们究竟怎么个不客气法?”叶流云用剑指了指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黑衣人,嘲笑道:“如此这般?”
  “敬酒不吃吃罚酒,既然你这么不上道,那就别怪我们。”黑衣人摆摆手,命令道:“上!”
  说着,突然从两边冲出两只马匹来,很显然,他们一个是想引开叶流云的注意,一个是想再次将我虏上马匹。叶流云自然看得出他们的这点心思,简单道了一句“得罪了!”便抓着我的胳膊,一下子将我甩上后背,举着长剑,背着我,奔跑着朝中间下命令的那个黑衣人刺了过去。
  那黑衣人也不是吃素的,举起长枪,便骑马迎了过来。
  我伏在叶流云的背上,可以听到耳畔呼啸的凉风,也可以听到叶流云狂跳的心脏,我不知道叶流云的长剑下一刻能否解决这三面环敌的险境,只知道此刻,我们的命系在了一起。
  “抓紧了!”
  叶流云怒吼着,而我根本来不及思考,我紧闭双目,两只手一只在肩,一只从腋下穿过,死死地扣在一处,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,转眼间就跟着叶流云一下子跨坐下来。
 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自己和叶流云已经坐在了马上,而这匹马,正是适才发号命令的那个黑衣人的。我低头看了一眼在地上挣扎起来的黑衣人,他左右望了望,也是一脸的懵,更多的是一阵恼怒。
  “原来,你就这点本事。”叶流云坐在马上,又开始得意忘形起来。“虽然比起刚刚那伙儿打劫的专业那么一点,但终究还是水准太低,我说是你,就该识时务些,快点带着你的人逃命去。”
  “呸!我就不信,我们这么多人,还对付不了你一个!”黑衣人恼羞成怒,又开始挥臂指挥着,尤其是对刚刚夹击不成,如今在一旁发愣的两个黑衣人催促道:“上,快给给我上!一定……”
  未等他说完,突然一道黑影从他身边闪过,只见一道映着月光的寒刃划过,顿时那个黑衣人便在地上晃了两晃,跪倒在地。
  四周的黑衣人,都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得愣住了,那个黑影快速的来到我与叶流云近前,“公主殿下,李达来晚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