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我煮青梅等你来 > 第四十二章 相谈甚欢

  女厕所里:“潇潇,你们学校怎么也有这样的泼皮无赖。”
  “嗯……这个,啊?”这让我该怎么回答呢?我们学校也只是个普通学校而已。
  “算了,不管他,我们还是去找我的校草哥哥吧,嘿嘿。”
  “晓榕,这……他们还没下课,要不我先带你去个地方,在那里再等等?是可以看到他的。”
  “哇,你不早说有这样的地方,快走。”
  我无奈的看着她,真是哭笑不得。
  从女厕所溜出来,顺着角落,我带她来到对面教学楼的楼顶。
  刘伟在四楼,从这里望过去,简直再清楚不过。
  他的位子在倒数第二排中间,四周除了正背后没人之外,其他都有人。
  此刻,他非常认真的在低头写着什么,并没有看黑板。老师也并没有在讲课,而是背着手在班里转来转去。我猜,大概他们是在做试卷吧。
  “潇潇,我的校草哥哥在哪里呀?”袁晓榕着急的问。
  我稍微伸出小手指,指了指那边,“看,就那里,倒数第二排中间。”
  “哇哦,我看见了看见了。”袁晓榕激动的喊起来。
  我赶紧一把拉着她蹲在地上,“虚,小声点,你这样喊会被对面老师发现的,到时候把我们赶下来批评一顿怎么办!”
  她听了,一个劲儿点头: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太激动了,我小声点,我不说话了,只看,只看,好吗?”
  “嗯……千万要小心哦。”
  我们偷偷摸摸的慢慢站起身,观察了一下。还好,刚刚她的那声叫喊并没有引起任何的小躁动。我安下心,又往旁边挪了挪。
  “来,我们在这儿吧,这里正好有树的影子可以遮挡一下。”
  一颗很高的杨树,直冲上楼。虽然树冠上光秃秃的,掉光了叶子,但对于我来说,好过没有。
  我们躲在树枝后面,透过干枯的枝丫,望着对面的教室。
  这一次上来,没有了上一次的震撼。但对面千姿百态的每个人,还是让我印象深刻。
  我再次将目光投向刘伟的班级,竟发现,他正望着我的方向。
  我看错了?我盯着他又看了看。
  他对着我,轻轻的挥了挥手。虽然,我看不清他的表情,我想,他应该是微笑着吧。
  我心里一紧,赶紧缩回脖子。
  “潇潇,你看你看,帅哥哥对着我挥手呢。”袁晓榕激动的也对着他轻轻挥手,因为我的警告,她不敢太大动作。
  刘伟歪了一下脑袋,继续认真写他的试卷。
  我从书包里拿出一本书,放在地上,对袁晓榕说:“你慢慢看,我站累了,坐下休息一下。”
  “好。”她连看都没看我一眼,就答应了。
  我抬头看看天空,并不是很蓝,淡淡的灰蓝色,记忆中那种湛蓝似乎很久都没有看到。
  几只小鸟从空中飞过,还唱着歌儿,想来,他们的小日子过的很愉快。
  “铃铃铃……”响起了下课铃声。
  我站起身,看了看刘伟所在的班级。大家开始将试卷一个传一个的往前递,很快,他们就在乱中有序的行动中,结束了课程。
  我看到刘伟和邹宏刚在说活,然后他们一起回头,看向我们这边,袁晓榕趁机再次向刘伟挥手。接着,他们两个就消失在班级中。
  两分钟后,他们出现在楼下小广场,看样子正往楼顶的方向来。
  “潇潇,你看,我的男神他过来了……”袁晓榕一脸花痴相的说。
  “等一下你能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吗?不要这么明显,会很奇怪的。”
  “潇潇,我知道,我会尽量控制。”
  说着,我们已经看到刘伟和邹宏刚到了楼顶,正往我们身边走来。
  我们打了招呼,我好奇的问:“邹宏刚,我怎么没看见你在班里的位置在哪儿?刚刚我找了两圈都没找到。”
  “哟,我得到了潇潇的青睐呀,竟然开始关注我的行踪。我的位子呀,比较特殊,从这边正好看不到。呐,你看,在那边,窗户后面那个角落,挨着墙角的。”
 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使劲的看了看,好像是有一个桌角,不仔细看是真的很难发现。
  “你干嘛要选那么角落的位子坐呀,上课能听的清楚老师讲课吗?”
  “不用担心,他都不用听课的。”刘伟这时候插了话。
  “潇潇,你看,你一关心我,就有人不乐意了。嘿嘿。这位妹妹好呀,你叫什么来着?”邹宏刚对着袁晓榕问到。
  “我叫袁晓榕,虽然我和潇潇一样都是高一,但是我比她大一岁。”
  邹宏刚捂着嘴巴直笑,“妹妹,你这是要相亲?干吗把自己说的这么清楚。”
  我听了,真是想给袁晓榕一个白眼儿,但是忍住了,我要顾及自己的形象,毕竟,我觉得我是淑女,嘻嘻。
  刘伟瞥了一眼邹宏刚,对他说:“宏刚,别乱说,你和人家女孩子又不熟,怎么能这样说话,人家会害羞的。”
  “哥哥,我熟我熟的,我没关系,哥哥怎么说都可以。”袁晓榕看着刘伟,眼睛里都快冒出火花了。
  刘伟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  袁晓榕和邹宏刚都是非常健谈,而且很会活跃气氛的人。
  所以,我们四个,就在他们两个人的带动下,这个楼顶上,看着天空,聊着天,直到天快黑了,我饿晕了……
  我的肚子咕咕叫的厉害,但是淹没在他们的笑声中,没人听见。
  终于,我实在忍不住:“各位,我能不能打断一下,虽然你们聊的热火朝天,但是,我真的,真的,饿的不行了……我我我知道你们依依不舍,可是,我们能不能先去吃饭,然后各位再继续呀?”
  我的这句话一出口,全场安静,几秒钟后,哈哈大笑。
  我在楼顶坐的脚都麻了,站起来的时候,不小心晃了一下,没站稳。刘伟赶紧伸手扶我,不小心,直接就拉着我的手了。
  等我站稳缓过神儿,才感觉到他温暖而柔暖的手,我的脸瞬间就红了。好在天已经渐渐昏暗,否则,他们一定会看到我羞涩的表情,那该多不好意思呢。
  “潇潇,今天我很开心,我来请你们吃饭,好不好?刘伟哥哥,宏刚哥哥,你们想吃什么?”袁晓榕话音刚落,邹宏刚就接着说:“晓榕妹妹,有两个哥哥在,哪能有你请客的份儿?你这是看不起哥哥们吗?”
  我委屈的对袁晓榕说:“晓榕,你怎么不问问我想吃什么?只问他们?真是重色轻友呢。”
  “嘿嘿,潇潇,不要和我计较嘛。”说完,她又调皮的对邹宏刚说:“既然哥哥这么说了,那榕儿我就恭敬不如从命,听哥哥的安排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