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洪荒之青蛇成道 > 第七十一章 女娲之命

  青蓝面色有些难看的说:“我自是没什么前尘往世,但你却有些不妙了!”
  “什么?我如何不妙了?”青落一听,心中大惊,连忙问道。
  青蓝并未立即答话,而是往院中走了两步,挥手就放出十二颗定海神珠,然后张开了一个玄妙至极的蓝色结界,这才转身道:“我曾为你用因果之力推算,却只觉你的命数一片迷茫,好似如云中雾,不可见一丝!”
  这。。。难不成是因为自己的元神并非此界中人?或者自己真是那传说中的遁去的一?所以才有天机遮掩?
  青落心中也是一片混乱,就连看到那十二颗定海神珠,也没什么欣赏的心思了。他神色有些不安问道:“那这又有何意?”
  青蓝低头沉思了片刻,才回道:“这种情况,以我所处的境界来看,大概有三种情况!
  一是身具大气运,为天地大劫的中心人物,自有天机隐藏命数!
  二是身具天地至宝,可遮掩自身气机!
  三是有圣人之尊,出手相助遮掩天机!其他之外,却是我想不到的了!”她说完,就看向青落。
  青落双手往背后一别,在院中走了几步,然后自言自语道:“这天地大劫中心人物,自然不可能是我了,我只是一区区青蛇,与天地大劫有何重要牵连?
  天地至宝更是没有了,虽然五灵葫乃是极品先天灵宝,可以遮掩自身气机,但也不可能完全遮掩命数啊!
  至于圣人出手。。。”难不成是那时,与虚日鼠一战,多宝道人曾言截教与他有所牵连,难不成是通天圣人?
  又或是女娲圣人?不对,若是女娲出手,青蓝应当知晓一二,不会茫然无知的!
  其他四圣与自己毫无牵连,也不太可能出手的。
  那,难不成真是通天教主!难道他想用自己与日后截教封神大败有什么关系?
  不,不行,不可与截教产生太多牵连,待日后封神一起,大劫中哪有自己生存的天地。
  当即,他神色一震,转身对青蓝道:“你可能为我引荐与女娲娘娘一次?我想当面请教她一番!”
  青蓝听了,面色凝重道:“我为圣姑,代女娲娘娘圣人行走世界,传她法旨,确实可以为你引荐。
  可女娲娘娘圣人之尊,如何愿为你出手探查天命呢?即便是我请求,也多半不会成功的!”
  她有些担心的看着青落,然后又说道:“虽无法探查你的命数,但也未必见得就是坏事,你也不用如此太过上心!我告知你命数之事,也仅是希望你日后小心行事罢了。”
  青落心中挣扎了一番,心想也是。女娲娘娘与他非亲非故,又无什么牵连,真是极有可能不愿相助!
  但也要去试上一试,若是自己真是那遁去的一,女娲圣人之力,应该会察觉到一些不同。无论是哪种情况,他的命数都应当是稀奇的,而且自己在洪荒也算是无灾无难的活了近十万年,若真有什么天道诛杀异数,早就发现他了,还会让自己存活到现在?他记得前世有句话叫:存在即合理!
  试上一试,若能解去心中疑惑,自是极好,若是解不开,那也没什么坏处!
  他拿定主意后,便对青蓝说:“即是如此,那我也应去女娲尊像前参拜一二。”
  青蓝见他如此决定,也不再劝阻,只得说道:“罢了,那你随我一同去祭拜一番圣人尊像吧!”
  青落点头应是,随她一起来到女娲庙中。
  方才青落到这里,只是庙的外围,并没有入内见到女娲尊像,此时却是站在了女娲像前。
  庙中的两妖也被青蓝调了出去。此地仅有他二人和女娲尊像!
  青落为表对圣人尊敬,不敢直视神像,低头在前跪拜道:“小妖青落,特诚心参拜圣人娘娘,请圣人慈悲,解得小妖命数之因!”说完,他就对着尊像行了跪拜大礼!
  一旁的青蓝见状,正要动用额上金纹请动女娲娘娘时,却见那尊像上忽亮起了淡淡金光,一股天地伟力随之降临。青蓝见此,忙跪伏参拜!但心中疑惑,女娲圣人怎这般快的就到了,她还没有施法请驾呢!
  青落看到地上的金光,忙心头一喜,抬起头来,直呼道:“恭请圣人法驾降临!”
  只见女娲神像上洒下淡淡金光,虽有了圣人神念,却无圣人虚影。女娲淡然开口道:“青蓝,你且先退下吧!”
  她听了,不敢拖延,忙行了礼就带着疑惑退了出去。
  然后,女娲才对青落说道:“你此身确实与我有几分缘法,你这三拜,我当是受得的!”
  青落听了,忙说道:“小妖不敢,即便是万拜,圣人尊威,也是受得的。”
  谁知,女娲却是说道:“你之来历非同寻常,自然不是一般生灵可比的!”
  青落心中一惊,脱口而出道:“那敢问圣人,可是知晓小妖的来历?”
  “若是其它诸圣,或许答不上来,我与大师兄当是可以知晓你的几分来历,但也不知全数!”女娲的声音却是有几分思索了。
  他心中一惊,急问:“那圣人可知小妖命数之迷,是哪位神圣所为?”
  在沉默了片刻后,女娲终说出一字:“天”
  什么?天?难道是天道?自己来自后世的秘密早已被发现了?青落忍住心中的惧意,然后又问道:“那小妖可会被其所灭?”
  这次,女娲却没有停顿:“否!”
  青落这才一松,不管知不知道自己来历,能让自己活下去就是好的。
  但女娲又开口道:“若有屠天灭道之心,即刻命亡魄散!”
  他心中一凛,忙呼:“小妖岂敢有如此逆天之心?”
  女娲却不理会他,直说道:“我既答了你问,你也该为我所用一番!”
  青落不敢不从,说道:“圣人法旨,小妖不敢不从!”
  可是,听了此言,女娲竟轻笑了一声:“是不敢,还是不愿?”
  青落顿时一颤,张口就要辩解,但女娲神像却先开口道:“勿惊,只是让你代我远行一途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