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诸天演道 > 第四章 三重境界,三种练法

  龙虎山下竹海如浪涌,松涛阵阵,更有飞流瀑布,奇峰怪石,游客络绎不绝。
  在景区山峰一处,是为正一观。
  宫观白墙黑瓦,有江南建筑风味,却更多出一些辉光壮阔的大气。
  一间单房中。
  传出气喘吁吁的焦急喘息和步伐,屋内一个二十四五岁的青年道士满面汗珠,写满了慌乱紧张:
  “怎么办,我第一次遇见这种事……”
  他完全慌神了,这时候六神无主。
  这时候他看见对面不远自己的手机上,飘过密密麻麻雪花般的字迹:
  “快打电话啊”
  “他是低血糖了吧”
  “心律不齐也会出现突然晕厥”
  “快去找人帮忙啊,煞笔主播”
  “这无缘无故晕倒,可能直接猝死,需要马上处理”
  “我看个直播而已,别真的看到死人啊”
  “我已经打120了。”
  ……
  各种各样的“弹幕”从余一水的直播间弹出,他看见弹幕之后,才如梦初醒急道:“对对对,找人,我立马去找人来……”
  就在他行动的时候,突然直播间的弹幕一水的变了风向:“卧槽,别去了”“人好了”“这就是低血糖了吧?”“低血糖,有点像,我上学升旗时也有过一次”……
  陈希象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,是头顶木质的房梁,他躺在一张木床上,靠窗不远有红木窗棂,却是玻璃窗,但玻璃看起来有些老旧了,有雨水过后的灰印。
  没等他好好打量环境。
  耳旁就传来了一个大大松了口气似的青年声音:
  “陈师弟,老天保佑你醒了。”
  陈希象看了这青年一眼,穿的是道袍,模样很白净,属于帅哥一类,他又一眼直接看见了不远处的手机支架,略微沉默后,道:
  “我刚刚?”
  余一水后怕道:“你吓死我了,刚刚突然就晕倒了……”
  两三句话之间,陈希象已经明白了晕倒前后的过程,前身在院子的时候,突然晕倒,恰好被这位给网友们直播“道士生活”同门师兄撞见。
  “别担心,我没事。”揉着太阳穴,陈希象在梳理脑海中的信息,有些头疼。
  “这还没事……”余一水真的不信,好在人已经醒了,但他还是说道:“你在这躺着,我还是打个120,再让师父来一趟吧。”
  说完,他让陈希象躺好,回头对手机快速抱歉说了声“不好意思大家,今天遇到特殊事情,先下播了,等我确定我师弟没事,下午再播”,说完,便在手机上按了几下,装起手机快步出去找人了。
  “呼……”
  看着急忙慌踩着步子出去的余一水背影消失门口。
  陈希象揉了揉太阳穴,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  从刚才余一水的手机和直播,他已经确定这是和他前世差不多的地球现代了。
  只不过,在脑海中的一些信息却提示他,这并不是他穿越前的那个地球。
  他脚下的大地是为大夏共和国,国号取“礼仪之大”为夏的立意,寓为古老的礼仪之邦。
  嗒。
  陈希象食指点了点太阳穴,梳理了下脑海中的记忆。
  “这就是平行时空另一个我的身份吗。”
  脑海中的信息,缓缓展开。
  原主也叫陈希象,是大夏港口市一知名集团老总的二儿子,自幼体弱多病。
  三年前他被送入国内南正一道门祖庭龙虎山,希望籍道门养生之法,来让这位富家少爷改善身体素质。
  但就在片刻之前,大道玉碟以香火之力搜寻到了这位。
  以之为宿体,让真正的陈希象降临过来,融合了原来的那人。
  陈希象所降临过来的这个世界,本就是地球的另一个平行时空。
  这个陈希象也是另一个他自己,吞噬融合他我,并不需要丝毫的心理负担。
  整理完了脑海中的信息之后。
  他下床后踩了一双老布鞋,站在地上,握了握拳头。
  低头看着自己白皙的手腕。
  感受着手臂间肌肉传来的微弱力量,自语道:
  “一两香火,就找到这么一具他我之身。”
  这握拳的力量简直比娘们儿强不了多少。
  难怪没事都会晕倒。
  “看来我得至少几个月时间调理,才能让这身体恢复正常人的体力标准。”
  念头闪过脑海中此世龙虎山老道士们交给他的“长寿养生功”,转念被他弃之如敝履。
  这功法真是上不了台面。
  倒是那套天师太极拳的招法,还有一些可取之处。
  他淡淡一笑,心头自语:“这个世界果然是武道势微的时代,虽然也有可能是道士们没教真东西的原因,但根据大道玉碟的说法,这方世界的肉身练法传承,有九成九都被人为销毁了。”
  有那场的浩劫原因,许多真东西被销毁了,也有文化传统的原因,老师傅们向来信奉“教会小的,饿死老的”,教徒的时候总是留一手,留着留着,留下来的真东西越来越少。
  不管是因为什么,总之这方世界传统武术已经彻底消亡了。
  但这也是他降临此方世界的理由所在。
  陈希象就是要将个人修炼体系几乎不存在的时代,从零开始的带入修行时代,直至以后这片时空,就是属于他的一方道统所在。
  此目标所依仗,就是他脑海中经过大道玉碟演化过的《太上说道经▪肉身篇》。
  陈希象整理了一下这方世界一百年前那些只闻其名的境界。
  “明、暗、化……”
  一百年前的修炼体系,到现在却只有名称和招数了。
  只有空壳,核心练法绝迹失传。
  百年前,是“国术”时代,国术也叫内家拳,是以调理筋骨内脏为练法的法门。
  但在现在的社会上,这些东西只剩下了一些虚有其表的招式。
  譬如太极里的“撇身捶”,八极的“立地通天炮”,形意的“半步崩拳”,八卦的“叶底藏花”等等。
  只有招数,没有内劲。
  打出来的东西,没有内家功夫支撑,那可不就是花架子。
  “明劲发雷一声响,暗劲抱怀虚中藏,化劲入髓不惧枪……”
  陈希象自语:
  “三重境界,需要三种练法……”
  这三种练法,当今世界已经近乎绝迹了。
  但他带来了。
  便是为《太上说道经》里的易筋,易骨,易髓三篇。
  功夫入筋,功夫入骨,功夫入髓。
  这才是内家拳的真正秘密。
  只要将自身的筋骨血髓练出了火候,自然由筋骨内脏发出去的力量,就成了明劲暗劲化劲。
  在这个三重炼法已经绝迹的时代,不难想象陈希象一旦开始在这个时代教授真正的内家炼法,会引起多大的全民震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