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十一章 冒险潜入

  九月末,夜幕下的北都城。
  白天的那场秋雨,让干燥的城市一下变得凉润怡人,虽略带寒意,倒也不失清爽。
  一般这个时节,老北都人都喜欢走出家门,三五成群的在街边吹吹牛、跳跳舞、逗逗孩子、溜溜狗、唠唠家长里短,直到倦意来袭,方才各自乘兴而归。
  不过此时已是凌晨2点。乘凉、唠嗑、跳广场舞的人群早已散去。城市的灯火依旧通明烁亮,却也遮蔽了漫天璀璨的星光。
  夜空中只剩一轮弯月,不时透过云层,悄悄窥视着被暗夜笼罩的人间。
  北都西北三环,莫弗大厦。
  这座大厦从建成到现在已经有些年头了,整体高度在北都来说并不算突出。不像后来修建的那些大楼,被设计的那么夸张。整栋大厦总共也就三、四十层的样子。
  午夜时分,大厦从下到上所有楼层早已人去楼空。各层办公室的灯光也都尽数熄灭。
  大楼四周一片寂静,只剩下树叶的沙沙声,以及偶尔从旁边马路上,远远传来的汽车行驶声。
  背着旧帆布包的夏曦,以一身略显夸张的装扮,出现在了莫弗大厦附近。
  他全身上下捂得严严实实,上身套着一件黑色运动帽衫,翻起的帽兜里,还戴着一顶黑色的棒球帽,脸上则扣了一个浅蓝色的医用口罩。
  甚至临出门前,他还特意翻出了一副,家里洗马桶时用的一次性胶皮手套。
  只不过此刻手套里全是汗水,也不知是紧张的,还是被那胶皮手套给捂的。
  老实说,这样一身穿戴,在这个时节其实还是挺特殊的。
  可夏曦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,反而这样的打扮,会让他感觉更有安全感。
  事实上,自从他决定要在今晚实施这趟冒险潜入计划后。
  无论是穿着打扮,还是行动指导,一切都以他曾经看过的电影桥段为蓝本,进行参考和借鉴。
  他把能从电影里划拉到的经验,一股脑的全都用在了这次的潜入行动里。
  毕竟在现实生活中,他只是个教人写代码的老师,而不是受过专业训练的特工。这类事情对他来说,可真是破天荒来头一遭。
  哪怕他在黑客领域被尊为“教父”,但那也只存在于网络世界,对他下面要做的事情,实质性的帮助极为有限。
  时间转眼过去了30分钟,而夏曦也已经在莫弗大厦楼下,来来回回兜转了四圈。
  他仔细观察着大厦周围,似乎想彻底查探清楚大厦保安的巡视规律。
  不过令他说不上是惊喜还是失望的是,打从第一圈开始,他就一个保安也没见到。
  夏曦还深怕自己的探查路线,和保安的巡视线路顺叠。于是他在正转了两圈后,又极有耐心的反转了两圈。
  可即便如此,他仍旧有些踌躇不前,没太敢贸然靠近,显得极其慎重。
  最后经过再三斟酌后,夏曦终于选择了大厦背后的应急逃生通道,作为他潜入大厦的突破口。
  那扇门通常都是供大厦物业的工作人员进出使用的,紧挨着防火楼梯。
  而在大厦里上班的白领们,一般都是从正门进入后,直接乘电梯上楼,很少会走到这。
  他小心翼翼地挪到门前,从口袋里掏出那张门禁卡后,又再次扭头观望了一番。
  没办法,第一次做这种事情,他总觉得身边随时都会有人发现他,紧张的不得了。
  在心脏咚咚的伴奏声中,夏曦咬着牙把门禁卡缓缓凑近了读卡器。
  同时心下暗忖(Cun)只要警报一响,便立马逃之夭夭,宁愿等回去之后,想好办法再来。
  “总不能什么都没做呢,就被抓了吧,那也太冤枉了!”
  嘀~喀嚓……
  门开了。
  夏曦迅速闪身钻了进去,可回头一看,发现这门的闭门器好像还坏了,大门就这么大咧咧地敞开着。他又赶紧转身,轻轻把门拉上。只这一会功夫,就给他逼出了一脑门子汗水。
  两天两夜不眠不休的夏曦,这时只觉得身体一阵虚弱,视线恍惚,脸色发白,心脏堵在嗓子口,像是随时都会跳出来似的。
  他背靠墙壁,深深呼吸了几下,想平缓一下紧张感,可似乎并不怎么管用,于是调转过身,伸开双手,把身体摆成个“大”字,正面趴在了大理石墙壁上。
  顿时一股冰凉的感觉透体传来,迅速有效的缓解了他因过度紧张,而引起的心悸、出汗等诸多不良症状。
  通道里的应急灯泛着幽幽的绿光,把通道四壁照的阴森诡异,夏曦感觉自己活像走入了一只巨兽的肚子里。
  待自己的心跳恢复得差不多的时候,他转身拉开一扇通往接待大厅的过道门,半蹲着身体,悄悄摸了进去。
  大厅里没有灯光。就着大堂正门口那几扇大玻璃门外透进来的月光,夏曦依稀分辨出了行政岛和绿植的位置。
  于是他便藏匿于这些绿植之后,紧贴着墙壁,蹑手蹑脚地来到了位于行政岛后面的LOGO背景墙前。
  那里斜立着一块巨大的金属面板,上面标注有每层楼的部门名称。
  在确定四下环境安全后,夏曦从衣兜里掏出了手机,准备把它拍下来,好作为后面搜寻行动的导向参考。
  结果刚摘下手套准备拍摄,手机便一下从他Shi滑的手心里飞了出去。
  直接砸向了那块斜立的金属面板,并在上面蹦跶了几下后,摔在了地上。
  咣当~当~……啪……
  一连串的响声,在空旷的大厅里显得格外刺耳。
  只吓得夏曦连滚带爬地鼠窜到那块金属面板后,趴跪在地面上一动不敢动,耳膜里清晰传来如鼓般的心跳声。
  就这么躲藏了将近十来分钟,夏曦始终也没听到有人过来察看的脚步声,他这才敢爬出来重新捡回手机。
  不过经历了这一场惊心动魄的意外失误后,他忽然又意识到自己刚才好像犯了一个致命错误——没关闪光灯!
  因为大厅中光线太暗,手机拍摄的话,一定会自动打开闪光灯照明。而大厅里很可能不止装有一个监控摄像头。
  现在的监控摄像头,一般都带有红外夜视功能,如果刚才闪光灯突然亮起,就会在监控画面上造成巨大闪烁。极有可能会被值班人员察觉。也不知道刚才那么大的响动,有没有惊动他们。
  想到这,夏曦心里一阵后怕。同时一股焦虑和烦躁的情绪油然而起,竟让他生出一种不管不顾,冒险蛮干的冲动。
  可他终归还是保持了理智,在努力压下内心那股不断翻涌的负面情绪后,便弓身钻进了旁边的行政岛里。
  行政岛里的那台电脑早已关机,夏曦轻轻拔下网线,接在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上。
  经过20多分钟的复杂操作,他才终于从摄像头的监控记录里,截取了10分钟的历史画面,并把它设置为循环播放。
  完事后,夏曦竟一时直不起腰来。在刚才那一番紧张操作中,他始终盘曲着双腿,保持着跪地姿势,几乎就没移动过,之前高度紧张时不觉得,这会一放松,顿时感觉两条腿酸硬到近乎石化。
  他干脆把背包往旁边一放,就地滚倒,如同仰泳一般上下滑动四肢,活动着全身僵硬的关节。
  几分钟后夏曦迅速起身,再次来到那块金属面板前,拍下几张尚算清晰的标牌照片后,走向了大厦的电梯间。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