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一章 神魔之战

  拜天台,累世因果俱尘埃。
  洪荒载道今安在,乾坤不改。
  欠经纬济世才,慑英魂豪魄胆,
  遗壮志皓首哉?
  闲人笑我,我笑闲人。
  .
  唤归来,苍穹尽处遍鸿哀。
  多少风流桑田沧海,浪起涛埋。
  上天台星月摘,穷碧落黄泉开,
  敢驱诸界阴霾!
  闲人笑我,我笑闲人。
  ……
  .
  .
  .
  .
  .
  “……记得,你的名字叫—曦!”
  一颗七彩魂珠自女子手中缓缓飘出,萦萦环绕一周后,骤然飞逝……
  这一刻,天宇静寂,星河阑珊。宇宙间似乎只剩下那一抹虹光,跨越百亿里虚空,直直坠向那颗遥远的蓝色星球……
  ……
  数日前,银河系外围。
  九颗颜色不一的巨大恒星,横陈太虚,似牢笼般锁住八荒六合,一百零八颗五行子星,螺旋围绕,徐徐转动。
  密集的星体,使这处星域璀璨夺目,如同盛开在宇宙中的一朵灭世莲华。其间星力盘绞,万钧雷霆绵延数十亿公里,震撼寰宇,仿佛一切力量在它面前都渺如尘埃。
  “……好大的手笔,好一座金刚炼魂阵,你千方百计引我来此,便是想用此阵将我化去?呵呵,不过却是枉费心机!”
  阵图正中,有人盘坐虚空,朗声大笑。尽管身陷绝地,他却依旧笃定自若,气度非凡。此人便是百万天魔军之首——魔师擘鸿(BoHong)。
  要说这炼魂阵,乃是三界三大绝阵之一,自墨离转生后,便联合胎藏界硕果仅存的七位谶(Chen)图师,推演了百万年之久,为的就是今天这一战。
  另外两大绝阵,则更为古老。其中一座名为:金刚九会戮魔阵。也就是现而今的太阳系九大行星。原本以卓尔星为阵眼,由神妃亲自驻守,但自从上次大战被炸毁后,便改以木星为用。
  原先的地方只剩下一圈碎石残骸,被人类天文学界命名为小行星带。
  大阵最外围的结界,即是现今人类已经发现的奥尔特云,其厚度以人类目前的科技水平,还无法揣测。
  结界之内,无数星体因连年战乱,被大阵绞杀成大小不一的碎渣,星罗棋布地环绕在太阳系外围,人类天文学界称其为柯伊伯带。
  而守护在这太阳系边疆之地的,就是修罗界的主星摩罗星,它才是太阳系内真正的第九大行星,也是对抗异域入侵的边塞堡垒。
  对于太阳系内的行星阵列,人类的天文学家们一直争论不休,因为发现的越多,就愈发觉得它精妙绝伦,曾有人猜测它是被精心设计出来的,事实情况也的确如此。
  另外一座绝阵名为:八叶莲华无畏阵。用以守护胎藏界之心——帝魂珠。
  这两大绝阵,皆是由当年的神皇亲自布下,威能无匹,奥妙无穷。可惜随着神皇的消失,阵图的诸多秘密,也被历史的尘埃所掩埋。
  话说两百万年前,魔君怛尤为争夺神皇阳魂珠,率领百万天魔,入侵太阳系,一场神魔大战,打得星河惨淡,尸横遍野,太阳系内几成废墟。
  神妃铎迦无奈之下,引爆卓尔星,与怛尤同归于尽。不料那阳魂珠,终是被怛尤残魂所据,历经百万年修行,孕育成胎,重返世间,成就一代魔师。
  而神妃的阳魂,自此消散于天地,阴魂则经六道轮回,化生修罗道,成为今天的战神—墨离。
  由于她身份超然,因此得三界六道共尊。此次异域天魔再度入侵,便也只有她能号令三界,共抗大敌。
  此刻的墨离,煌煌金甲,风姿绝世,手指间掐诀结印,变幻莫测。她听闻魔师狂言后,不惊不怒,漠然道:
  “因果轮回,报应不爽,当年你窃取阳魂珠为因,今日即为果!化不化得,试过便知。”
  “即便化得,又当如何?百万年来,我与阳魂珠混结一体,我若不存,神皇安在?”魔师犹自侃侃而谈,气定神闲。
  “跳梁小丑,也敢同神皇并举!”
  “哈哈哈,神皇早已不存于世,今世只有我擘鸿!当年你神妃存留阳魂珠千万年,无非痴心执念罢了,到现在你还执迷不悟。我在,神皇才得借我之躯重现世间。”
  “这么说来,我还要拜谢不成?”
  “谢倒不必,此乃实情。退一步说,我若化灭,阳魂珠定难保全,些许残魂,又有何用?
  难不成你还想让其重入轮回?若没有魂引,安能凝结魂种,成就圣胎?当年你做不到,况论如今?”
  “神皇入世,自有造化!”
  “造化?神皇魂识早已湮灭。即便我魂识尽丧,可浸染百万年之煞气早已入骨填髓。转世重生后,他还是神皇吗?还是你苦等千万年之人吗?
  此阵虽能化灭魂识,但你确信能将我化尽?当年倾尽你神妃具全之力,尚且不能令我魂飞魄散,现而今你仅为阴魂转生,又能奈我何?
  凡此种种,你可曾想过?倒不如你我休战,擘鸿就此退避百万年,如此一来,岂不皆大欢喜!”
  魔师不断用话冲击着墨离的信念,妄图以此来干扰她的心神。因为他看出此阵的阵眼,便是墨离。
  因此只要引得墨离的心境略起波澜,哪怕只是露出一丝破绽,魔师便能破阵而去。今时不同往日,百万年后他已修为大增,若论单打独斗,墨离万不是其对手。
  更何况还有十万天魔亲部,以及四大魔将在侧,他自是有恃无恐。
  “巧舌如簧!他……即便不是神皇,当世我亦不是神妃……受死吧!”
  墨离懒得再同他废话,说罢就要动手。
  “等等!……也罢,擘鸿既然在劫难逃,多说无益,不若你放我众魔将归去,我或可自解魂体,成全你一片痴心!”
  “魔师不可!我等四人死不足惜,即便拼得魂飞魄散,也必将助魔师破阵。天魔星系不可一日无主。望魔师三思!”
  由于间隔太过遥远,天魔部众不闻其言,可那四名魔将,却是听得真切。当即出言劝阻。
  “侵我三界,杀我六道者,必诛!”
  墨离杀机四溢,根本不给他讨价还价的余地。
  “你既执意如此,擘鸿怕也只得拼个鱼死网破了,我若自爆,试问谁能阻我!”
  魔师说罢长身而起,袖袍猎猎,煞气滔天,环列众星为之一震。
  “你自爆的了吗!炼魂!”
  墨离听他字里行间,颇有要挟之意,当下一声厉喝,手印翻转,直接引发了陈图。结阵诸星顿时星芒暴涨,杀机毕现,盘绞之力吞天噬地。
  最先遭殃的,便是跟随魔师前来的十万天魔军,虽然之前远离阵心,但此刻却是惨叫震天,修为低下者,顷刻间灰飞烟灭,片缕不存。
  他们本是百万魔军中的魔师亲部,其余九部皆都去了摩罗星,那里才是真正的主战场。而迎战他们的,便是由四大修罗王亲率的八十万阿修罗,以及十万金刚界天人仙众。
  他们原以为跟随魔师,又有四位天魔大将压阵,自当万无一失。而追杀的又仅是墨离一人,就算她是修罗战神,也终归难敌十万之众。哪成想,竟被引入这死域绝地!
  当下除了那几名天魔大将,尚在奋力抵抗外,其余魔众已是十不存一。
  声声梵咒自墨离口中不断吟唱而出,九大恒星的烈炎,席卷天地,当那一百零八颗子星被点燃之际,整座阵图忽地为之一变。
  原本五色纷呈的星焰,竟在一瞬间化为了熊熊黑炎,而那漫天雷暴也结成一个包裹阵图的银色巨茧。
  到了这时,任你魔功盖世,也万难匹敌。
  当真是:一人战十万,雄姿憾古今!
  “业火?原来这才是杀手锏!”
  魔师目眦欲裂,仰天嘶吼,旋即挥拳破阵,红光所至,星体迸裂,如遭巨锤轰击。
  此刻魔师心下再无侥幸,业火燃起的瞬间,他便觉魂窍震动,元神渐热,心知若是不能破局,必是魂飞魄散的下场。
  而那四名魔将却是再难抵挡,竟不惜残杀部众,以噬魂术吞噬众魔魂力,拼死冲向阵心,力图接应魔师。
  如若魔师侥幸破阵,他们或许还有一线生机,但若魔师不存,他们断难活命。
  在这五人的拼死力争下,竟然真被他们破去阵图一角。墨离当即撕裂虚空,瞬间飞抵,以一敌五,不惜死战。
  一时间,神魔法身具现,个个巨如星斗,在阵图内往来冲杀,皆是以命换命的打法。若不是墨离与这阵图结为一体,如此消耗下,她也就能撑个一时片刻而已。
  魔师此刻全身披覆天魔血甲,用以抵抗业火侵袭,当年他便是以此甲,护得那一缕残魂逃匿。
  本以为熔炼神皇阳魂珠百万年,当世无敌,再不需战甲护身,岂料今日之凶险,远甚从前。
  他们虽打破几颗五行子星,但雷霆结界却仍旧把他们困在阵图内不得而出。随着黑色业火不断侵袭,除了魔师外,四大魔将的魂体已是炽烈欲燃
  这时,魔师突然挥手一抓,一名魔将即刻被他吸至跟前,紧接着掐诀掷出。
  就在魔将即将飞抵雷霆结界的一刹那,魔师引爆了他的元神,以此生生爆出一个极小的缝隙。
  眼见此法有效,魔师一声暴喝:
  “出去!”
  随后,又一名魔将被他掷出,爆体后,原本已经弥合的结界,再次出现缝隙,剩下那两名魔将旋即飞出了结界。可等待他们却是战神墨离。
  只见她接连两拳,侥幸逃脱的两名魔将,顿时四分五裂,被轰杀成齑(Ji)粉。魂体虽未被业火焚烧,但却断难生还。
  雷霆结界再度闭合,魔师绝望之下,便将阳魂珠从魂窍中分离而出,他打算将它引爆,换得一线生机。
  另外他也想让墨离多年来的苦心所求,功亏一篑,以便彻底摧毁墨离心神,进而在他逃匿时,无力追杀。
  因为阳魂珠引爆后,魔师势必会因此遭受重创,甚至魂体都会碎裂,若这时再遭遇劫杀,那他就无力回天了。
  如此行事,虽是迫不得已,但也算一举两得。
  阳魂珠甫一现世,墨离便有所感应,心念电转间,她已料到魔师意欲何为,于是毫不犹豫地引爆了整座大阵。
  唯有如此,才能逼得魔师把阳魂珠重新纳入魂窍,用来保命。如果他不这么做,便是两相具毁,但这绝对不是魔师的选择。
  而墨离恰是利用他的这种保命本能,用其强大的魂体保护阳魂珠,在大阵自爆的无匹威能下,将损伤减到最小。
  一朵巨大的黑炎莲华,瞬间闭合,星域坍缩,无数小型黑洞在雷霆结界外吞吐隐现。结界须臾间凝缩成行星大小,最后灿然怒放。
  这种能量,如同星系崩塌,毁天灭地,宇宙间绝无任何力量能与之对抗。墨离也在顷刻间撕裂虚空,远遁而去,但却仍旧被这恐怖的力量所波及。重伤之下,她在数亿公里外陷入了昏迷,漂浮在虚空之中。
  大阵的能量一次根本释放不完,能量波不断扩散,一圈又一圈的如同涟漪,向宇宙虚空推去,所经之处一片虚无……
  两天后,重伤醒来的墨离,发现阳魂珠竟然就在她身侧盘旋。虽然缩小了大半,魂光暗淡,奄奄一息,可那气息的的确确就是她苦苦追索了百万年之久的神皇魂珠。
  一滴眼泪自墨离的眼眶内浮悬而出,阳魂珠旋即飘过,将那滴眼泪吸收,像是在为她擦拭。她伸出手,阳魂珠缓缓落下,虽然魂珠上早已没有了神皇的魂识,但却仿佛天然与她亲近,像是一种本能。
  随后,墨离找了一颗荒芜的废星,在上面再次布设了一座小型炼魂阵,将那好不容易夺回的阳魂珠重新炼化。
  可阳魂珠上面的煞气,终究难以尽除。阵图爆炸时,阳魂珠虽说有魔师魂体保护,不至于被摧毁,但也受损严重,若是强行炼化,或将就此烟消云散。
  不过好在上面已再无魔师残魂。现在的阳魂珠,基本恢复了本来面目。
  墨离吟诵起往生咒,将其引向帝魂珠之所在——地球,让他重入六道,轮回转生,最终能否如她所愿,凝结魂种,成就圣胎,就只能看造化了!
  或许百年,或许百万年,甚至更久……
  墨离看着消逝的阳魂珠,幽幽一叹:
  “……去吧,我等你回来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