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二十四章 我叫夏曦

  2018年9月30日,一架自炎夏北都,飞往西亚巽国第二大城市-嘉达的波音777型大型客机,平稳停靠在嘉达国际机场。
  到港时间是当地时间中午12点35分,此时外面气温高达35摄氏度,而机场内的温度却得低吓人。
  夏曦背着他的旧背包,在“寒冷”的机场里兜兜转转了好几圈,依着机场里零散,且指向不明的标示牌,努力寻找着到达出口。
  他是头一次来西亚,身上就简单穿着一条蓝色牛仔裤,和一件白色体恤衫。
  出发前他一直以为,这个时节的巽国,应该正值天气炎热的时候。因此夏曦并没有准备外套之类的厚重衣物。
  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,这机场的空调竟然这么猛,由于身体羸(lei)弱,他被冷风吹的直哆嗦。
  夏曦办的是旅游团签,因此现在当务之急,就是要先找到当地旅行社派来接机的工作人员。
  巽国的旅行社,和全世界任何地方的旅游公司都不同。按照当地法律,外国的旅游公司,是不能够直接入驻巽国的,只能和巽国当地的旅行机构合作。
  所以无论你来自哪里,经办的是哪家旅行社,到了巽国后,就只能由当地的旅行机构,负责游客接下去在巽国境内的所有行程。
  话说在机场里转悠了半天的夏曦,这时紧皱着眉头,神色焦急的下了一层扶梯,在转角处他终于发现了卫生间的标识,仔细辨认过男、女厕后,便急忙走了进去。
  他实在有些憋不住了,越冷尿越多啊。厕所里消毒水的味道很大,还夹杂着各种难闻的气味,极其呛鼻。
  夏曦乍一进去,真有点不太适应。不过最让他感到奇怪的是,这处卫生间里竟没有小解池!
  这让他不禁有些惊悚,急忙退出来,再次辨认了一下标牌上的图形指示。
  “没错啊!”
  夏曦焦虑地抓了抓头发,直到他见到一名白人男子进入后,才敢放心大胆的跟了进去。
  从厕所出来,夏曦走走停停,又花了差不多30分钟,才好不容易找到到达出口。
  可眼前密密麻麻的接机人群中,并没有举着印有当地旅行社标牌的工作人员在此等候。
  无奈之下,他只好环抱着手臂,在出口处耐心等待。
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夏曦周边慢慢积聚了大约20来名游客,看他们的长相和打扮,大多来自不同的国家。
  估计也都是前来旅游,却又无人招领的散客,这会儿他们都和夏曦一样,站在出口处,耐心等待着当地旅行社那位独一无二的接机人员。
  他们相互之间,偶尔还会聊上两句,不过大部分人都低着头,随手翻看着手里头那本,由巽国当地旅行社印发的说明手册。
  这本手册是之前在飞机上的时候,由空姐免费发放的。
  且说10天前,夏曦突然间接到了破军的来电,说是让他自己找人办理前来巽国的旅游签证。
  然后乘坐这个架次的航班,于今天到达嘉达国际机场,并说到时候自会有人带他前往目的地。
  夏曦并不知道破军说的那人具体是谁,总之不会是他本人,但破军也没给他那人的联系方式。想来以破军的专业程度,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。
  毕竟夏曦此行,可不是真来这里旅游度假的,要做的也不是什么小事,所以再怎么谨慎小心也不过分。
  于是他便趁着等人的功夫,仔细打量着身边围站的人群。
  可看了半天,他也没看出个所以然。好像并没有谁认出他,也没人主动过来和他搭讪。
  “难不成是那个迟到的接机员?”夏曦暗忖道。
  时间又过去了40分钟,这时已经接近当地时间下午2点,但依旧不见接机人的踪影。
  其间夏曦又跑了两趟厕所,导致他现在连矿泉水都不敢喝,就怕和那不靠谱的接机员擦肩而过。
  正当所有人都等的不耐烦,开始低声抱怨、议论纷纷的时候。就见远处跑来一名20多岁的当地小伙子。
  他先是在那些接机人群中,神色慌乱地东钻西窜,待发现这边围站着那么多滞留旅客后,便急忙跑过来确认。
  他手里那块牌子上印的,正是这家旅行社的标志,想来这人应该就是他们的接机人了。
  “对不起,对不起,一不小心迟到了。”那小伙操着带有浓重西亚口音的英语,满脸堆笑、点头哈腰的向大家一通道歉。
  不过,大伙儿全都沉默不语,没有任何人接话,脸色也都不是很好看,场面一度陷入了尴尬。最后还是一名上了年纪的欧洲老太太,替他解了围。
  其实大家的反应也不难理解。主要是这家伙太不靠谱,就以一份服务性质的工作来说,你还能再随意些吗。
  迟到个10分钟,兴许还能被大家原谅。可你一下迟到了整整1小时,这就不是有些过分,简直就是太过分了。
  大中午的,所有人都饥饿难耐,干巴巴的在这等你一个人,任是脾气再好的人也会心情不爽。
  可话又说回来,大家都是出门在外,人生地不熟,而且还在人家地盘上,那就只能是人家说了算。
  除了向他公司投诉以外,对他的这种行为似乎也没什么别的办法,总不能一哄而上打他一顿吧。
  夏曦推了推眼镜,默不作声地跟着大家伙一同走出了机场。
  刚出门,一股混合着各类气味的热风扑面而来。
  烟味、汗味、汽油味、香水味、胶皮味,还有沙土的干燥味,一时间熏蒸的让人喘不动气。
  随团的很多人,纷纷举起胳膊挡住了鼻孔,以缓解这种不适,有几个对此特别敏感的,甚至还干呕了几下。
  前来接人的客车,是两辆土灰色漆面,外观看起来颇为老旧的风田中型巴士。
  车内满载的情况下,能乘坐23个人。其中一辆给大家放置行李,另外一辆载人。
  大家伙各自搬运完行李后,就急忙一股脑地钻进了车箱里,就着空调躲避外头炎热的气浪。
  客车慢慢悠悠地行驶了半个来小时,便在市区内一家三星级宾馆的门口停了下来。
  乘客们纷纷下车,拖拽着各自的行李,走去宾馆前台办理入住手续。
  “先生,我们到了,您可以去宾馆前台办理入住手续了。”
  一路上睡的五迷三道的夏曦,被说话声叫醒。只见那名不靠谱的接机员,探头探脑地扒在车门口提醒他。
  “到了?要下车吗?”夏曦一脸惊讶地问道。在他的意识里,以为这客车会在放下那些游客后,直接载他前往目的地。
  “是啊。你们都在这里入住,明天一早,我们再一起去游览地点。”小伙子微笑着说道。
  “那……他们都到了吗?”
  “他们?先生,您还有朋友住在这吗?不过这一周里,您是我接过的唯一一位炎夏人!”小伙子被他问得云里雾里。
  “就是这里吗?我……我叫夏曦。”夏曦也迷惑了,他连忙报上了自己的名字,心想也许小伙子听到名字后,就能认出他来。
  “哦~先生,我叫阿力·达司,您可以直接叫我阿力,请问还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?”这位名叫阿力的小伙子,也急忙热情的向夏曦介绍自己。
  “看来这人和破军他们,应该没什么关系,难道是我搞错了?
  那破军说的,那个前来接应他的人又是谁呢?还是说他们都已经在宾馆里了?”
  夏曦满心犹疑地下了车,走进了这家三星级宾馆。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