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十七章 世事人情

  嘀铃铃~,嘀铃铃~……
 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,把躺在床上补觉的夏曦从睡梦中惊醒。
  “喂~大神!在干吗呢?身体好点没?”
  “高强?……”
  “可不就是我呗!小鸽子没在吧!……我说……”
  “高强~我想去趟罗斯国……”
  “罗斯国?干嘛去那么个鬼地方,怪冷的,要不我……”
  “安歌她~……她失踪了!”夏曦一提起下落不明的安歌,鼻子就开始止不住发酸。
  “……”
  “……你说啥?你再说一遍……”高强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  “我说安歌她失踪了,我找不到她!呜~呜~~”夏曦坚忍了好几天的心神,终于在这一刻崩溃了。
  “……艹,你特么等会再哭,她到底怎么了,出了什么事了?娘希匹的,你给我把话说清楚!”电话那头的高强大声吼叫道。
  “……他们科考队在天海出事了,去了六个人,死了四个,安歌至今下落不明。
  ……只有一个人侥幸生还,但是昏迷不醒,目前可能被罗斯国军方,秘密转移到了陌斯(罗斯国首都)的一家医院里。”
  夏曦强忍住悲痛,把事情简短说了一遍。
  “……死人了?下落不明?……所以,所以你现在要去罗斯国,找那个幸存者?”
  “嗯!我这几天查遍了所有资料,但就是找不到他们考察的具体地点。
  参加这次考察的有好几个国家,但现在他们把所有的相关信息都保密处理了。
  我最后只找到这个人,我想去陌斯见他,问清楚他们出事的地点,然后再去那里找安歌!”
  夏曦逐渐控制住了崩溃的情绪,把他接下来的打算告诉了高强。
  “……小曦,你先听我说,那人现在昏迷不醒,你就是去了也问不出什么来,而且还事关罗斯国军方,老矛子可不是吃素的。
  他们不会让你靠近的,你要就这么过去,肯定很危险,万一你要是出了什么事,那安歌怎么办!你冷静一点,别冲动……”
  “那也比待在这什么都做不了的强!……我去那边守着,只要他一清醒,我就是豁出命也要见到他,我有我的办法!”
  “放屁!……你特么以为你是谁,超人?艹,那不是你捣鼓捣鼓键盘,就能搞定的事……那是K格搏,懂吗?你知道老矛子的K格搏有多凶狠吗?你……”
  “行了,你别劝我了,我已经订了今晚的机票,回头有消息我再通知你。”
  不等高强把话说完,夏曦就把电话挂了,起身开始收拾箱子……
  ……
  “哎,你别挂,你等等,你等我回去和你一起去……艹!”
  电话那头的高强,一脚踹飞了旁边的一把椅子,在客厅里来来回回转着圈……
  之前汇凌顿这边的懊糟事,把他搞得焦头烂额,本来还想打个电话调侃一下夏曦,顺带放松一下。
  可谁知安歌竟然失踪了,这让他不禁心急如焚,尤为让他恼火的是,夏曦草率、鲁莽的冒险决定,他是怎么劝也劝不住。
  焦躁不安的高强,真想拿把枪出去,痛痛快快杀他一圈。
  “爸爸,你怎么了?”女儿听到客厅里的动静,急忙从楼上跑了下来。
  “哦~没事,没事。生意上的事,有点着急上火,没事了。
  一会让妈妈陪你去游乐园吧,我下次再和你们一起去好吗?爸爸需要处理些事情。”高强见女儿下来了,连忙扶起摔翻在地的椅子,歉声解释道。
  “嗯……那好吧,我早就准备好了,就等妈妈了……可是,你真的不跟我们一起吗?”
  “下次!下次爸爸一定陪你,好不好?乖~听话。”
  ……
  等她们母女俩出门后,高强皱着眉头,一脸严肃地拨通了另外一个电话。
  “喂,破军,是我贪狼。”
  “知道是你。”
  “我有个着急的事麻烦你去办。钱,我一会就转给你。”
  “啥事儿?”
  “我这边有个客户,要去趟罗斯国办点事,可能会惊动K格搏,所以希望你能保证他的安全,过两天我这边的事一完,马上就赶过去和你们汇合。”
  “艹,就知道没基巴啥好事儿……贪狼你记住,这是最后一次,知道不?以后咱俩两不相欠。”
  “好、好,两不相欠。可你这次一定要保证他的安全,我一会把他的照片发给你。
  他是今晚的航班,明天到陌斯。另外,他不知道组织的任何事情。”
  “知道了,挂了。”
  通完电话,高强长长嘘了一口气,拿起另一支电话,抓紧时间安排保镖和房产的事情……
  ……
  北都,夏曦家。
  床上放着的,依旧是夏曦那个洗得发白的帆布背包。这背包,正是当年他曾用来背过安歌的那一个。这么多年来,他一直留着,始终舍不得换。
  安歌对它却是没什么印象了,毕竟当初她年纪还小,而且不久后又离开了他们,这几年来还以为是夏曦朴素、节俭的习惯使然。
  当然对此夏曦也并未多做解释,也不曾对她提及那段往事,怕她回忆起小时候的悲惨生活,有些事还是遗忘了更好。
  其实不只是这背包,甚至连他们三人小时候穿过的很多旧衣裤、旧玩具什么的,也都被他小心的收藏在一个箱子里。
  这其中就包括当年从高强身上脱下来,被夏曦用来包裹安歌的那件小汗衫。
  现在背包里被他简单塞了2件换洗的衣服、几瓶药、一本护照,还有一台笔记本电脑,这些就是他这次出门的全部行李。
  为了缩短签证时间,他特意在网上委托办理了旅行团签。因为5人以上的旅游团赴罗,可以免签14天,回头等到期后,他再去想办法。
  临出发前,夏曦坐在餐桌边,拿着那张他和安歌的合影照片,轻轻擦拭着玻璃上的浮灰。
  这张照片拍摄于几年前的一个夏天。那时候安歌刚租下对面的那间屋子。兴奋的她,一定要夏曦和她合影留念。于是两人便选在小区直道那里拍了一张。
  绿树茵茵的梧桐树边,阳光穿过树叶的缝隙,若垂丝般轻抚而下。安歌一脸俏皮地搂抱着夏曦的右手,笑得像只心愿得逞的“小狐狸”。
  反倒是夏曦一脸局促,四肢僵硬地站在一旁,不知道要摆出个什么姿势,半是无奈,半是欢喜。
  看着看着,夏曦鼻子一酸,眼泪再次滑落。
  他怎么都想不明白,像他和安歌这么平凡的人,怎么会突然遭遇到这种飞来横祸。
  他一直以为小时候的那些经历,就应该是人生的最低谷了吧。这些年他抱着希望,一点点从烂霉的谷底往上爬。
  而安歌的学成归来,更是如同拨开了那一直笼罩在他头顶的最后一丝阴霾,让他的世界从此充满了阳光。
  或许对于很多身处逆境,且际遇不佳的人来说,命运的坎坷与世事的挫折,总让他们充满了无奈和愤怒。
  网络上也从来不缺乏喷子们失望的哀嚎,和偏激的叫骂。可他从来没有抱怨过,他一直就很惜福,也很容易满足。
  夏曦向来就没有那种为民、为国、为世界的英雄主义大情怀。从小他就知道,所谓的英雄,无非就是先牺牲别人成就自己,然后再牺牲自己成就世界。
  往大了说,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,无疑也是一个衰亡、没落的时代。比如冉闵,比如岳飞,再比如三国群雄。
  世人如果都把挽救世界,拯救命运的希望寄托于几个英雄身上,不得不说,这种心态本身就很悲哀。
  所以对他来说,只要能在他离开这个世界之前,好好守护安歌,看着她幸福快乐的生活和工作;
  并在将来的某一天,再将她亲手交给能与她相伴终身的那个人,他就已经感到很知足了。
  而这种与世无争的心态,甚至一度让他有些懒惰。宅在家里洗衣做饭,反倒成了他生命里的最大享受。
  要说这世界上最能体会人情冷暖的,可能就是孤儿了。旁人的冷眼冷语,挖苦讥笑,他们从小到大见的太多了。
  因此三人小时候,那种相依为命的信任与依赖,决不是时间可以淡化的,缺了谁,他们的人生都是不完整的。
  ……
  炎夏(国)东北,冰城市郊,某居民区内。
  临近傍晚时分,小区楼下驶来一辆黑色大切诺基越野车,径直怼到了居民楼单元的门口处。
  从车上下来一名身高接近2米的彪形大汉。只见他动作麻利地打开后备箱,轻松抓起一包百十来斤的大米,和两桶家庭装花生油,晃晃悠悠地上了二楼。
  “妈~开门,俺给您老两口送大米来了。”
  “呦~是狗剩儿来拉!快进来,快进来,小心别磕着脑袋!瞅你这熊个,也不都吃啥了,咋就恁高涅。”
  “嘿嘿~不都您养地么,咋还问俺啊!爸涅?”
  “还搁阳台那愣神儿哩呗~”
  “你看看咋又整一大堆,俺俩吃不完呐!放着就得,快来,坐这让妈瞅瞅,有日子没瞅见咧。”
  老太太紧握着狗剩儿的大手,坐在了客厅沙发上。
  “狗剩儿啊,你可比那俩兔崽子有良心呐!你说那俩瘪犊子咋就一出去好几年,连个音信儿也没有呐,可别是整出啥事了吧?”
  “妈,您咋还越整越邪乎了,能出啥事啊!再说,我不还在您跟前呢么,我一个顶他们俩!您老两口就安心享福吧!”
  “妈知道~……这些年你又是给俺俩买房,又是送吃地~……你这孝心呐,俺俩口子都知道,当年没白养活你。
  可俺们年纪大了,这万一要是谁先蹬了腿,不还指望那俩瘪犊子回来,给俺俩送终哩么!”
  “妈~,您没事就别瞎寻思了,您俩这不都硬朗着么,虽说俺爸脑子糊涂了,可身体没啥矛病呐。
  俺琢磨着,他俩再折腾个几年儿,也就回来了。到时候,没准孙子都能给您一下整回来好几个,有您忙活的时候。”
  “嗐~,就你小子会说话。呵呵~对了,咱这话赶话地说到这了,你也老大不小地了,啥时候给妈整个儿媳妇回来?你又不是没钱,这老耽搁着咋行哩。”
  “嘿嘿~嘿,妈,这事儿俺心里有数,您就别操心啦~。”
  “这孩子~,这事儿俺们咋能不操心呐!你亲爹亲妈不待见你,当年把你撂下不管,那是他们自己个儿没福气,现在想操这份心呐,都操不着喽!
  俺们打小养活你到这么大,可不就得替你操这份心呐。给妈撂个实诚话,啥时候领回来?到时你们生了小崽子,俺们先给你带。”
  “嗯呐!俺知道了。妈~那啥,俺还有事要整,就先走了,您和爸好好保重身体,等俺回来再来看您俩。”
  “这都快黑天了,还有啥事要整啊,搁这吃饭,妈给你做锅包肉。”
  “妈,俺真有事儿,这事还能蒙您么。”
  ……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