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十六章 多事之秋

  风疾雷厉云如墨,
  苦海生波。
  箭使南柯青冥破。
  雨落,雨落。
  ……
  南太平洋,大洋洲。
  距离北都一万多公里外的汇凌顿。
  一栋豪华的乡间别墅里,传来了玻璃破碎的声音,紧接着是一个女人声嘶力竭的叫喊:
  “高强,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?你说话啊!”
  只见一个长发披肩,样貌秀丽,全身仅裹着一件粉红色真丝睡袍的女人,光着脚站在大厅里。玻璃瓶的碎渣大大小小溅了一地。
  “孩子上学去了?”高强一脸司空见惯的样子,语气异常平和地问道。
  “孩子~哈哈,孩子!你眼里就只有孩子?那我呢?”
  “她身边有人陪护吧?这里的保镖呢?”依旧是答非所问。高强跪在地上,慢条斯理地捡拾着满地的玻璃碎片……
  “看你摔得满地都是,不小心扎到脚怎么办。”
  “……啊~看着我,你看着我……”
  女人状若疯癫,赤脚跑上来撕扯高强的衬衫,完全不顾地上的碎玻璃渣,把她那好看白皙的双脚,扎得鲜血淋漓。
  “……我要你回答我~……回答我!……那我呢?”
  高强的身体被她一通拉扯,顿时有些摇摆不定。
  于是他无奈地站起身,捧起女人略显扭曲和苍白的脸,看着她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,轻声说道:
  “好了,宝贝。不闹了,听话!等我把这里收拾完,就帮你包扎。孩子她中午回来吃饭吗?”
  “……又是孩子,呵呵呵~你就那么确定,她就一定是你的孩子吗?”
  啪~~
  一记响亮的耳光声回荡在客厅里。
  女人被他打的一个趔趄,摔倒在地面上。
  距她仅半米的地方,躺着一具浑身赤-裸的男性尸体,匈口和脑门上留有两处枪眼,鲜血泊泊而出。
  女人的丝质睡袍,被地板上的鲜血浸染了大半,连头发和手上也都是。
  “呵呵~呵呵呵,呜~呜~我受不了了,知道吗,我实在受不了了,呜~~”
  高强用力甩了她一记耳光后,没再理会她,径自踩着玻璃碎片坐到了沙发上,默默点起一根烟。
  “……呜~呜,自从孩子出生后,你就让我们两年搬一次家,呜~,就不能让我们像正常人那样生活吗?……你一年就出现几次……
  我是女人,知道吗?我是一个正常的女人!呜~呜,……这里的男人我都睡够了,睡腻了!……”
  哭声凄厉的女人,挣扎着支起上半身,从地面上坐了起来。她满眼绝望地看着沙发上抽烟的高强,嘶声叫喊着……
  “罗艳,我和你说过,我是个危险的人。我的世界也不是你能想象的。
  当初我并不想要这个孩子,我也不能有孩子,是你非要背着我,偷偷把她生下来,那我就只好尽可能让她活的好点。”
  “……活的好点,她活得好吗?有这么一个婊子妈?一个常年不见人的影子父亲?”
  “……够了。”高强一声厉喝打断了她,继续说道:
  “……在没有她之前,我给过你选择。因为我答应过你妈,要给你一个全新的生活。可是很不幸,你选择了我……”
  “……我妈?……一个全新的生活?……我妈她就是个女支女,一个偷渡的女支女!”
  罗艳被他说的神情一愣,紧接着又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,神经质般叫喊起来。
  “……你给我闭嘴。”高强一个箭步上前,狠狠揪住罗艳的头发,满脸狰狞的吼道:
  “再敢这么说你妈,信不信我特么一枪杀了你。”
  “来啊,你开枪啊!杀了我,现在就杀了我……她就是个婊子,一个女支-女,一个不要脸的下贝戋女支-女。呵呵~呵……”
  高强噌地一下拔出枪,用力顶在罗艳的脑门上,想了想又收了起来,他一把推开她的脑袋,极度冷漠地说道:
  “罗艳,我实话告诉你,既然孩子被你偷偷生了下来,你就给我好好照顾她……要钱,我给钱……房子、首饰、车,随你买。
  你要男人,也随你,只要不让我看见。唯独有一点,你这辈子都别想再嫁人,给我好好看护她,直到你死。
  ……要不然,我有的是办法,让你生不如死。”
  这时的高强犹如恶魔附体,他说的每一个字都透着一股阴狠与冷酷,让一时疯癫狂躁的罗艳,瞬间如坠冰窖,全身颤栗不止。
  “好了,去卫生间把自己收拾干净,我来把这处理一下,别让孩子回来看到。”高强恢复冷静后,淡淡说道。
  “保镖还剩几个?都辞退了?……算了……我重新安排吧。”
  ……
  罗斯国首都陌斯,国立协诺夫医学院附属神经科。
  设施豪华的高级特护套房内,一名身着橄榄色军服的中年军官,正在一脸严肃地问询着相关情况:
  “叶夫根尼博士,教授的情况有所好转么?”
  身穿白大褂,戴着口罩,正在飞速书写病例的主治大夫,无奈地摇了摇他已经半秃的大脑袋,回答道:
  “尊敬的瓦列里将军,目前看来,伊万教授的情况比较复杂。就生命体征来说,他还尚未脱离危险期。
  虽然他看起来强壮的像头熊,可他的全身器官却不明原因的严重衰竭。
  以他现在的身体条件,我们不能冒险进行任何一处器官的移植手术,那样只会让他更早结束生命。”
  叶夫根尼博士,放下病例表,抬头一脸认真的继续说道:
  “况且,这还不是最让人担忧的。据我们这几天的持续观测,伊万教授的颅内压,正在持续增高。
  脑电波也始终处于波动峰值,即使给他注射了大剂量镇静剂,也无法有效缓解这种失控症状。
  如果这种情况,持续发展下去的话,我担心他的大脑很有可能会被炸成一团土豆泥。愿上帝保佑他!”
  “那么,现在还能做些什么呢?叶夫根尼博士,有没有办法能让他短暂苏醒过来?”瓦列里将军尤不死心地追问道,满脸的焦急与迫切。
  “啊~很遗憾。我亲爱的将军阁下,您也许并没有完全理解,我刚才那番话的意思。
  正如我刚才所说,伊万教授的脑电波,始终处于波动峰值。也就是说即使他的身体器官恢复健康,并且奇迹般的苏醒过来。
  但在这样高的脑电波波动下,他也不可能是正常人,而是一名重度精神病患者,当然或许比那更糟糕。”叶夫根尼博士极富耐心解释道。
  “那好吧,也许目前只能这样了,先挽救他的生命吧。叶夫根尼博士,那我就先行告辞了,伊万教授就拜托阁下了,愿上帝与他同在!”
  瓦列里将军走上前,紧紧握了握叶夫根尼博士的手,又扭头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,依旧一动不动的伊万教授,转身离开了病房。
  “是的,愿上帝与他同在!请将军阁下以及首长们放心,我会倾尽全力维系教授的生命。真不知道他到底遭遇了多么可怕的事情。可怜的伊万教授。”
  叶夫根尼博士极其同情地说道。
  两人先后退出房间,只留下两名持枪站岗的士兵,身形笔直地守卫在病房的门口。
  病房里的维生系统,持续发出轻微的“嘀嘀”声……
  突然,只见躺在病床上,一直昏迷不醒的伊万教授,那始终挺直的右腿,好似神经反射般,猛烈地抽搐了一下……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