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四十二章 僵持不下

  Cueto(奎托)控制住场面后,无比贪婪地看着跪地挣扎的夏曦,神色焦灼、急迫,就像一只饥饿的鬣狗盯着饕餮美餐,却不知从何下口。
  夏曦的魂体之强大,是他这200多年来,所有遇到过的人类当中,绝无仅有的存在。估计就连神王CopeMouss(柯普·穆斯)都要望尘莫及。
  但同时令他感到奇怪和不解的是,这人对此好像根本无从察觉,更加不知如何运用,甚至觉得这人应该连人都没杀过。
  那魂体澄澈明净,如同婴孩新生,感应不到一丝凶煞之气,也无任何业力缠杂其间,就仅是单纯的强大,强大到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。
  Cueto(奎托)无法得知,拥有如此魂体的夏曦前世究竟是什么人,也许和他一样是个外来者,也许另有玄机。
  不过这都不重要,只要能让他顺利吞噬,他很可能就有机会重回巅峰,甚至比他想的还要强大。
  到那时,这颗弱小的星球上,将再也无人能与之抗衡,也无人能与他争夺那神器,包括神王CopeMouss(柯普·穆斯)。
  当然最好的选择就是夺舍。因为直接吞噬的话,对方的魂力在他吞噬的过程中,势必会有所损耗,因此Cueto(奎托)有些舍不得。而夺舍的结果,也比直接吞噬有着种种不可比拟的好处。
  200多年来,他们不是没想过用夺舍来延续生命。但常人的魂体根本无法容纳他们强大的魂力。
  就好比往一个暖瓶里,强行灌装一浴缸的水量,其结果就只能是瓶破水溢,得不偿失。
  现而今这人的魂体竟像个超大游泳池,一旦夺舍成功,将来Cueto(奎托)提升的空间简直不可限量。
  但对如此磅礴的魂体进行夺舍,其过程却也是凶险无比,就像从一枚核弹中提取核源,稍有不慎,两人便会同时灰飞烟灭。
  不过既然此人对魂力的运用全然不知,那夺舍的危险或许就能降至最低。
  现在唯一让Cueto(奎托)感到棘手的是,此人的意志力竟如此坚韧。任凭他如何努力,都无法使其就范。
  为了控制局面,Cueto(奎托)的思感力已被其施展至极限,单单控制夏曦便耗用了九成,更何况还要控制其他几人。
  如果一开始有得选的话,他一定会先吞噬掉旁人,再来专心对付这个让他垂涎欲滴的魂体。
  可事实上,无论是刚才还是现在,他都不会如此选择。他担心一旦放松了对此人的控制,对方很可能会挣脱出来,疯狂反扑。
  当然,这也是Cueto(奎托)在不知道夏曦真实身手的情况下,才有的种种顾及。
  而当下唯一有可能帮他打破这僵局的,便是站在一旁的哈桑。只不过此刻的哈桑却因极度的惊恐,变的有些敌我难辨。
  此时的哈桑,一个人孤零零拿着把AK47,远远站在墙角边,面色苍白地盯着在场所有人。
  看上去随时可能在下一秒,做出令人意想不到的极端反应,比如开枪把在场所有人全部射杀。
  Cueto(奎托)先前之所以没动他,主要是想留着他,预防外界的突发变故,但现在却已无力再去控制,还得小心防范着他的临阵倒戈。
  ……
  且说跪地的夏曦,此刻挣扎的极为痛苦。他全身被一种莫名的力量束缚,四肢稍一使劲,便会传来一阵剧痛,仿佛有把无形的钢钳,要把他肌肉一丝一丝剥离。
  而更让他惊悚的是,那股恐怖的力量,还在拼命侵蚀他大脑的每一簇神经,脑袋涨到近乎要爆开,就如同被数不清的尖锥同时刺入。
  夏曦不知道对方还有没有更加残酷的手段来对付他,但就现在来说,他还能勉强承受。
  毕竟与他之前跑步时相比,这种疼痛,还远没有达到令他丧失神智,就此昏迷的地步。
  所以,尽管夏曦的鼻腔、耳孔和眼角处渐渐有鲜血溢出,可他始终没放弃抵抗,总觉得如果自己再加把劲,兴许就能挣脱出来。
  他知道现在这种情形下,能依靠的就只有他自己,因为在夏曦的余光里,其他人的情况,看上去都要比他糟糕的多。
  但夏曦绝不相信他们已经死亡,在他看来,那几人的身体远比他要强壮的多。
  或许是那怪人,把大部分力气都用在了他们身上,又或许在他们意识深处,也同他现在一样,还在痛苦抵抗着吧。
  在这样的糟糕局面下,唯一让夏曦稍感欣慰的是,经过这几十天的费劲周折,终于让他见到了那名罗斯国教授。
  那人现在就被捆绑在不远处的一张病床上,狂躁不安地挣扎着,腮边满是甩出的口水。
  笨重的钢制病床,被他摇撼的吱吱作响,好像随时都会被掀翻,歇斯底里的叫喊声,响彻房间,却不知他具体在喊什么……
  ……
  空中的Cueto(奎托),在竭尽全力几番侵入不果后,终于耗不下去了。眼前的僵局若不能打破,他的思感力早晚会被耗竭一空。
  Cueto(奎托)必须想办法彻底瓦解夏曦的抵抗意志。于是他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哈桑,艰难的开口说道:
  “哈桑,我的好兄弟……不要惊慌,他们已经被我控制了。不过,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助……”
  “……除了我面前正对的这个人,你帮我把其他人一个一个开枪杀掉……就从他右边这个人开始。”
  “……你放心,只要过了今天,我一定会动用神殿所有的财力物力,帮你重建基地……相信我!”
  哈桑神色犹疑地盯着半空中的Cueto(奎托),紧了紧握枪的手,思索片刻后,终于下定决心,缓步走了过去。
  到了这个时候,他也只能赌上一把了,不过却也打定主意,杀完这些人后,自己必须尽快撤离。
  因为现在的Cueto(奎托),看上去实在太过危险。他从不知道Cueto(奎托)的能力竟然如此恐怖,像是一个邪恶的魔鬼,也许当他对付完这几人后,转头就会来对付他。
  毕竟Cueto(奎托)前前后后已经支付了几千万米金,如果他回头控制了自己,那这些钱最终还是要吐出来的。心力交瘁的哈桑,不得不去考虑出现这种意外的可能性。
  而他现在之所以愿意帮Cueto(奎托)杀人,也是迫不得已的选择。因为跪地的这些人,对他来说才是真正的敌人,一旦他们挣脱了控制,马上就会把自己杀掉。
  除此之外,哈桑不知道Cueto(奎托)是否还有余力来对付他,也正是有了这层顾忌,他才没敢贸然与其为敌,开枪把他们全部射杀。
  因此哈桑几经考虑后,最终还是两害相权取其轻,打算先干掉他们的共同敌人,再考虑接下来的问题。
  而在旁从头听到尾的夏曦,在听到哈桑逐渐靠近的脚步声后,心里不由得万分焦急,他无法眼睁睁看着这些为他出生入死的队友,就这样一个一个被人击毙。
  哪怕这次的行动只是一桩交易,哪怕他们只相识了几十天。
  他拼尽全力晃动身体,想要站起来阻止哈桑,内心的彷徨与身体的疼痛,让他的眼泪混合着鲜血一下涌了出来。
  脚步声越来越近,夏曦的心脏也随之疯狂跳动。他张大嘴巴,却什么也喊不出来,只能从剧烈起伏的匈腔中,勉强挤出“嘶、嘶”的声音。
  “砰、砰!砰!”
  枪响了!
  在夏曦右手边跪着的“猴子”应声倒地,斜扑在他身前。
  后背两枪,头部一枪,子弹全都透体而出,即便是他穿有防弹背心,也无法阻挡AK47这么近距离的射击。
  近在迟尺的枪声,震的夏曦耳膜欲裂,脑浆和鲜血溅了他一身一脸,这种热烫,就如岩浆一般,灼烧着他的灵魂。
  滔天的愤怒和悲恸,瞬间席卷了夏曦,他浑身不受控制的阵阵颤栗,一声凄厉得不似人声的叫喊撕裂喉腔。
  “还不肯放弃吗?”Cueto(奎托)紧皱着眉头质问道。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