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十八章 莫名其妙

  眼前朦胧的光影渐渐清晰。
  碧叶婆娑,苍云万里,光缕拂面如丝。远处千百里山峦横卧,孤鸿渺渺,偶闻鹰啼。
  仰头高眺去,就见那山腰间白雾缭绕,峰巅难觅,也不知山高几何?好一处绝妙的世外桃源!
  而夏曦此时,却莫名其妙的立足在这山腰间突起的一方岩坪处。
  不过这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方寸之所,却有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遗世独立之感,仿似一处跳脱了凡尘藩篱的逍遥仙境。
  岩坪面积不算小,目测大概有100平米。岩质漆黑无华,把四周边的花草树木,映衬的格外艳丽多姿。
  岩坪外侧的边缘处,一株参天古树斜探而出,叶冠遮天,枝叉横蔓。
  其下,一道朦胧而挺拔的身影,面朝云海,背向而立……
  “你就是夏曦?”声若钟鸣,但却清脆悦耳,听声音应该是个女人。
  “对,我是。你是谁?这是什么地方?这……又是做梦?”
  夏曦从追问到自问,心念瞬间转了好几回。不过任凭他如何努力,却始终看不清这道身影的真容。
  “墨离。”
  “茉莉?我不认识你。”夏曦话虽如此,可心里却对那道身影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。
  “无妨,仅是路过来看看。”
  “路过?......看什么?你在说什么?”一种刺痛感,令夏曦内心极为不适,他开始变得烦躁起来。
  “原来是另有机缘!好了,回去吧。”
  “什么机缘?回哪?哎~……”
  夏曦眼前一阵天旋地转,强烈的失重感瞬间袭来,感觉自己的身体不知从哪,呼地一下摔回了座位,让他不由自主的蹬腿撩臂。
  等他睁眼的时候,却见眼前站着一名金发碧眼的罗斯国空姐,正面带微笑的用英语轻声说道:
  “先生,请别紧张。飞机马上就要着陆了,请您系好安全带。”
  “呼~果然是做梦。”
  夏曦心下暗忖道。于是他调整了一下半躺在座位上的身体,等待着飞机降落。
  陌斯时间凌晨五点半,罗斯航空的SU201号航班,平稳降落在了谢辽瓦机场的停机坪上。
  夏曦背着包,急匆匆地赶往出口处,准备打车前往之前在网上预定好的宾馆,那里距离他要去的那家医院最近。
  可刚走到出口处,一道巨大的黑影,突兀地挡在了夏曦面前,让他疾步前行的身体顿时急停了下来。
  夏曦疑惑地抬头看去,却见一名身高2米左右,束着一条金色小辫的罗斯国男子当前而立,正用他那双碧绿色的眼睛,上下打量着夏曦,并不时看看手里的手机。
  “你是夏曦呐。”金辫巨汉张口就是一句纯正的东北话,嗓音粗旷有力,略带沙哑。
  “什么情况?怎么谁都这么问?”夏曦心里不禁暗自嘀咕道。当然,如果之前那梦里的情景也算的话。
  “我是。你是谁?我不认识你。”夏曦扶了下眼镜,皱着眉头警惕地问道。
  “那没错了,跟我来吧。”那金辫巨汉也没接话茬,自顾转身说道。
  “这人,……难道是K格搏?”他一下想到了高强在电话里曾跟他提起过的罗斯国特工组织,当下心里有些忐忑。
  “没那么神吧!我之前的查询,难道露出什么马脚了?
  没可能啊!……K格搏要都那么牛叉,罗斯国估计早就统一全世界了吧……
  不过要不是特工,怎么炎夏语说得那么好,还是地道的东北味……”
  “麻溜嘀,还有好些事要整吶。”金辫巨汉见他没动静,有些不耐烦地转身催促道。
  “你……你到底是什么人?我说了,我不认识你,你再不走,我就要报警了!”
  夏曦后退一步,嘴里虚张声势的威胁着,脑子里却是片刻不停地回想罗斯国的报警号码。
  “高强让我来地,这会儿整明白了不?”金辫巨汉翻了翻白眼,看了一眼四周投来好奇目光的行人,颇为无奈地解释了一句。
  “高强?他让你来接我的?……那他人呢?”
  “哪特么那么多废话,到地方再说。”说罢,便上前硬生生地搂着夏曦“娇小”的身躯,快步走出了到达大厅。
  此人正是之前高强打电话,让他来保护夏曦安全的“破军”。
  ……
  这是一处位于陌斯市区近郊的小宾馆。在一间窄小的双人客房里,除了夏曦外,还站着5名体格魁梧的壮汉。
  他们身材虽说没有破军那么夸张,不过也让这不大的标准间,看起来稍显有些拥挤。
  夏曦双手抱着背包,窝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上,神情严肃的和他们大眼瞪着小眼,彼此谁都没出声。
  这几个人中有两人是华人面孔,另外三人和破军一样,都是金发碧眼的白种人。
  不一会,敲门声响起,2米来高的破军摇晃着他那巨大的身躯闪身而入。
  “行了,东西都到位了。”进来后他冲屋里那几人微微点头说道。
  “来,说说你来陌斯都要办些啥事?俺听高强说动静还不小!”破军说着,从旁边拉过一把椅子,坐在了夏曦对面,居高临下地看着他。
  “你们……”
  “就说你地事儿,越详细越好,其他地都别问,对你没好处。”破军皱着眉头,挥手打断了他。
  “……好吧。”夏曦推了一下眼镜,勉强点了点头。
  其实在来这的路上,他就曾仔细捋过一遍当前所遇到的状况。经他初步判断,眼前这人,很可能和高强同属于一个组织。
  应该都是暗黑世界的人。因为夏曦从他身上,感受到一股明显异于常人的杀伐气,想来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。
  不过对自己应该没有敌意。估计是高强担心自己一个人行事有危险,特意要他过来帮忙的。
  尽管夏曦心里觉得,这情形和他最初设想的有些不太一样,不过事已至此,也没什么可矫情的。
  既然他们愿意帮忙,那就顺势而为好了。反正自己的确也没想好,到了陌斯以后,具体接下来该怎么办。
  于是夏曦想了想,便又继续说道:
  “我这次来,是想去一家医院见个人。”
  “哪家医院?见什么人?”
  “那家医院在陌斯市中心,叫协诺夫医学院。我要见一面名重度昏迷的语言学教授。不过他具体在这家医院的哪个病房,我目前还不知道。”
  “那人叫什么名字?什么时候进去的?”
  “他应该是叫伊万·伊万诺维奇·伊万诺夫,时间应该是前几天吧。”
  “艹~什么特么应该,有准信不?”一名华人大汉忍不住抱怨了一句。
  “没事,你继续说。”破军示意夏曦继续。
  “没了,我就是来做这事的。”
  夏曦不知道破军还打算让他说什么,他觉得自己刚才那番话,已经把事情说的很清楚了。
  “这么地吧。俺问,你答,会不?”
  破军心知夏曦和他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
  当下也没显得特别不耐烦,反倒极为专业的想帮夏曦进一步捋清一些细节,好作为接下来他制定行动方案的参考。
  “好吧,你问。”
  “你要见的这人多大年纪?”
  “资料上显示他今年56岁。”夏曦尽可能的把回答准确化。
  “有照片吗?”
  “没有。”
  “怎么进的这家医院?俺听说还牵扯到K格搏?”
  “是不是牵扯到K格搏我不清楚。不过应该是罗斯国军方直接从炎夏转移过来的。”
  “啥原因导致的重度昏迷?枪伤?头部重击?还是药物?”
  “资料上显示的是原因不明。”
  “要是重度昏迷,那你见他是要干啥?弄他出来?还是杀他?”
  “不、不,不是杀人!我就是想见他,或者说,我想等他苏醒过来以后,问他几个问题。”
  夏曦一听说要杀人,心里顿时紧张起来。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