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二十七章 守株待兔

  话说夏曦被破军一路搂拽着,进了刚才他出来的这间平房里。
  房间面积大约150平米,天顶和四壁都显得污浊不堪,墙面上还有几处黑色喷涂,看上去像是西亚文,也不知是什么意思。
  几扇旧窗户上的玻璃,已破碎的七七八八,被人用旧塑料布草草钉上了事,剩下零星几块完整的,也满是尘垢。
  整间屋子像是被废弃了很多年一样,不过除了脏旧外,倒是没什么让人难以忍受的怪味。
  房间里四边靠墙的地方,新堆放了一排排大小不一的箱子,约莫有五六十个。这些估计就是他们在这次行动中,所要用到的装备了。
  屋子正中是一张用多层板拼合起来的大桌子,约有5、6米长,2米来宽。桌面上铺了一层厚实的塑料布,面上被擦拭的相当干净。
  从天顶处吊下来几盏没有灯罩的白炽灯,照的屋里面一片通明。
  灯下,15名不同肤色的威猛壮汉,歪歪扭扭地围坐在桌子四周。其中有5人,是夏曦之前在陌斯见过的。
  不过那几人见他进来后,并没起身和他打招呼,自顾在那抽烟聊天。
  “行啦!人都到齐了,俺和你们说说情况。”破军关好门后,来到大桌子前,把夏曦一把按在了他旁边的空椅子上。
  “夏先生,你这趟可是摊上大事了,知道不?”破军坐下后,先是吓唬了夏曦一句,然后才开始滔滔不绝地介绍起来。
  根据他们组织获得的最新情报,上次去陌斯劫持那名教授的,是西亚多个基地恐怖武装的一次联合行动,组织这次行动的头目名叫哈桑。
  他的老巢就在这奥拉市郊区的一个普通村落里。那里平常主要接收从世界各地贩卖过来的失踪人口。
  通过一系列的催眠洗脑,训练成自杀式狂热分子,也就是让各国谈之色变的人体炸弹,然后再出售给其他恐怖组织,一直以来与西亚多个恐怖武装关系密切。
  当初他们从罗斯国离境后,总共分为了三组,各自按照不同的路线撤离。
  罗斯国的“X-H-Q”特种部队,沿途进行了多次阻击,不过到现在还没有最新的消息传来,估计是尚未得手。
  另外突国的一支特种大队,目前也接到上级命令,严阵以待,准备在突国边境,配合“X-H-Q”特种部队,中途进行拦截阻击。
  “那我们是要在这里守株待兔吗?怎么确定他们在劫到人质后,就一定会回到这处老巢呢?”夏曦听完这些情报后,心里简单分析一下,便提出了自己的疑问。
  破军用力吸了一口烟,扭头看了眼夏曦,随后解释道:
  “照你下单时透露的消息,说是这教授手里掌握着一个重要秘密。那么依俺的判断,只要这帮疯子,想对他进行催眠审讯啥地,就一定会和这边的人汇合。
  而根据这儿的内部消息说,哈桑近期一直龟缩在他那个村里没露头,前阵子还说有莫西国的人过来和他接头,估计为地应该就是这桩买卖。
  现在既然哈桑还没整出啥动静,也就说明人还没到地方,到时候俺们只要盯住哈桑,见机行动就行。”
  说完,破军拍了拍两只巨手,又对其他在座的小组成员说道:
  “弟兄们,俺们这回可真是虎口拔牙。俺们对上的是一帮真正的疯子加精英,可不是非洲那帮土鳖能比的。
  另外,可别小看这帮疯子们攒装的那些个奇葩装备,除了精度外,威力一点不小。连狙击枪都能给你整成遥控地,你信不!
  所以这次咱也做回黄雀,先让他们相互消耗消耗火力,俺们看情况再动手,最好能借力打力,明白不?”
  “明白!”
  “这几天,全体出去摸查周边情况,先把咱这大本营给收拾利索了。战备物资今天到的也差不多了,还有十几箱明后天运到,从明天开始,所有人进入战备状态。”
  “是!”
  “还有那啥,夏先生,估计你这趟是很难轻松了。”破军笑眯眯地转向夏曦,只是笑得有些不怀好意。
  “你说,需要我做什么?只要我能做到,我一定竭尽全力!我的专长是电脑,说白了就是一名黑客。
  如果有需要通过网络,侵入什么服务器获取资料,或者远程摄像头监控什么的,我完全可以帮上忙。”
  夏曦努力证明自己并非一无所长,当下便把自己的黑客身份说了出来。
  “哎妈~会地倒是挺尖端。不过,这次俺们用不上。
  他们不会在城里头交火,肯定选择在郊外或者山地那旮瘩。你地任务就是抓紧时间训练。
  俺估摸着他们怎么地,也要半个月或者一个月后才能入境。在这段时间里,你必须接受俺地全方位训练。
  不然就你这样式地身体条件,到时别说帮忙,就连逃命就够呛。”
  破军一下子推翻了夏曦的猜想,提了一个完全不在他考虑范围内的要求。
  “全方位训练?你能把我在这么短时间里,训练成你们那样?”夏曦惊愕地看着破军,心里还颇有些期待。
  毕竟破军要是有什么独门秘籍,能把他一下子训练成,像他们这样的特种兵体格,那正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。
  要知道,这可是全球顶尖特种兵亲自训练,机会难得!他是真受够了自己这副病怏怏的瘦弱身体了。
  不过显然,夏曦的想法有些太过天真。他没意识到,这些人是经受了多少枪林弹雨的洗礼,才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。
  说句不好听的,这帮家伙都是些从死人堆里挣扎出来的亡命之徒。就算是在整个西亚地区正规武装力量排名第一的突国,都未必能训练出屋里头这么一群战争机器来。
  “哈哈哈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  屋子里的人,全都被夏曦的话给逗乐了。破军也是忍俊不止。
  “想啥呢,兄弟!俺们当年可都是各国以最好的人力、物力,训练了5年才开始执行任务地。就你这小娘们体格,给你20年也没戏啊。”
  破军再次打击了夏曦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。
  “……”
  “其实这训练呢,为地是这么个事。回头正式行动的时候,你得要紧跟在俺身边,没别地,就是跟住,别跑丢。
  到时俺指定顾不上你,你只要是能跑就行,别让俺背你啥地,不然咱俩指定一起玩完,明白不?
  另外,再进行一些简单的射击训练,这万一要是跑丢了,你还能有个防身的手艺。
  当然,要是碰上“X-H-Q”,你就是扛着火箭也没啥用。不过要是运气好,碰上那些个疯子,没准你还能捡回一条小命。”
  破军见他没吱声,便又仔细给夏曦解释了一下训练目的。
  “好吧,我明白了!”
  夏曦的情绪明显低落下来。不过说实话,破军的这一番训练计划,在他听来,心里还是挺感动的。
  最起码人家还能考虑到你能不能活命的问题。而且听破军话里的意思,并没打算在危急时刻就丢下他不管。
  可始终被人当成废柴的滋味并不好受,夏曦心里依旧有些抵触。
  打小他的性格,就比别人要好胜的多,要不然在当年也不可能拖着伤痛玩命工作,以至于拖垮了身体,错过了最佳治疗期。
  虽然这次西亚之行,说白了就是桩买卖。你出钱,他出力,生死各安天命。
  本就不需要他为此多做些什么来证明自己。只要他能保住性命,然后坐等结果就好。
  可夏曦却不是那种彻底的生意人思维。他骨子里始终都是个热血青年。
  只是这些年,孱弱的身体和病痛,让他不得不弯下腰,自卑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。
  因此,他才会在网络世界拼命努力,让自己成为那个世界的强者……
  话说在大家明确了这次行动的主旨后,会议很快结束了。所有人都各自回屋休息。
  夏曦的住处,被安排在这间会议室的东隔壁。训练将从明天开始。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