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三十章 非人之举

  喀嚓~
  一声轻响,体内像是有东西碎裂。
  身悬半空的夏曦,眼看着地面上自己头顶位置,一道紫金光华乍然绽放。开始时,与他全身的光点一般大,仅颜色不同。
  眨眼间,金点便至弹丸大小,且越来越大,犹如被瞬间吹涨的肥皂泡,表面流光溢彩,金丝盘簇,一会功夫,便把他的脑袋完全包裹了进去。
  而那舞动的金丝如同活物,像极了一缕缕快速生长的藤蔓,逐渐自夏曦的头颈处向下蔓延,他跑得越快,蔓延的速度越快。
  丝藤所过之处,那些正逐渐黯淡,和已经熄灭的光点,无一例外的被它再度点燃,但却不再五色纷杂,反倒全部被镀成了紫金色。
  炽热的金光自他身体前后透射而出,四周围的空气也开始变得蒸腾扭曲。
  此时漂浮在空中的夏曦,霎那间便被一股不可抵御的力量,拉扯回体内,剧烈的疼痛感汹涌袭来。
  “啊~啊~~”
  一声惨叫破口而出,他实在无法忍受这非人的疼痛。特别是少年时受过损伤的肝脏和脾脏等地方,就像在被乙炔火焰枪切割一般。
  只见他脖子和额角处,青筋暴起,眼珠血红一片,撕心裂肺般地嚎叫声响彻山谷。
  通常,当人体疼痛到极限时,大脑会自动进入休眠状态,通过晕厥来进行自我保护。
  可夏曦这时候,非但没有晕厥,全身的感受神经反而敏感到了极致,因此痛感也被无限放大。
  “啊~~”
  他茫然瞪着那双快要撑爆的赤眼,张着干裂的嘴巴,疯狂哀嚎着;口水混合着血水,从嘴角处不断滴淌,整个人状若疯癫。
  不过即便如此,夏曦奔跑的速度却还在持续增加。那双蓝色的帆布鞋,也因不堪重负,从前面布胶结合的地方开始崩裂。
  这时候夏曦的心脏突然间一顿,紧接着以一种极慢的速度涨缩跳动。每跳一下,都如巨锤击鼓,身边仿似有声波荡开,而心脏处更有金芒耀过,心脏表面顿时被刻下一道金印。
  当一百零八道金芒闪过之后。夏曦的心跳便又恢复了正常,只不过心脏上的一百零八道金印,看上去竟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蓓蕾。
  与此同时,无尽莫名出现的乌云汇聚于此,渐渐在天穹形成一团漩涡。其间雷电闪烁,如群龙闹海。
  可地面上却是波澜不惊,诡异的不起丝风旋。天色瞬间暗如黑夜。
  “沃艹,他这是要疯啊!”
  当破军他们听到夏曦凄厉的叫喊声,自屋中快步奔出后,眼前的情景,顿时把他们震撼的无以复加。
  天地间似乎只剩下夏曦狂奔的身影。
  “这天咋说变就变,卫星图上没显示附近有云团啊!整地跟热带风暴似的!”
  “哎妈~老A,这小子被你这么整,没事吧?”那名像是炎夏人的小组队员,吃惊地问道。
  “读数没报警啊,不就血压和心跳高点么,可也在正常值范围内啊。”破军低头看了看监测仪,颇为纳闷地说道。
  破军在这个战斗小组里,被大家称作老A,其他组员的绰号,都是破军当年在非洲的时候,闲得没事给他们瞎改的。
  久而久之也就叫习惯了,不过却都带有一股子浓浓的东北味。
  至于他们真实的名字,以及各自的家庭情况,除了破军以外没人知道。组员相互间也不会彼此询问。
  这个规则自他们被破军从非洲招揽过来开始,大家就一直这么遵守着。
  当下跟着破军从屋子里跑出来的,正是“小鹰”和“疯狗”。
  “你不让他间歇跑吗,这货的速度怎么越来越快?”疯狗也颇为不解。
  “谁知道啊,特么刚才不还好好地么……哼!能,让他能,看他能坚持多会。”
  “嗯,估计也整不了多久,这种速度,俺们也就撑个几十秒。”
  “快瞅,那家伙,速度还在增加。”
  “小鹰,你去拿个测速仪来,俺特么倒要看看,这小子还能跑出个车速来?可给他牛B完了牛B。”
  “好。”
  “老A,不会是你那肾上腺素整过量了吧?”
  “艹,标准计量啊!难道他是敏感体质?那也不至于这么疯啊,再说过量能特么是这反应吗?”
  不一会,小鹰手持测速仪,飞快返回到院子里。他也觉得不可思议,之前看那小子还一副病怏怏的模样,这会猛的跟个牲口似的,这让他不禁好奇心大起。
  嘀~
  “沃艹,53km/h!”
  “这特么破世界纪录了吧,老A你也没戏吧!”
  “老邪乎了!”
  三人大眼瞪小眼,看了看读数,又看了看夏曦,脑子顿时有些转不过来,也不知道是读数有问题,还是夏曦有问题。
  “跑了得有几分钟了吧,俺觉着他要完蛋,俺去把那支注射剂拿出来。”破军说罢,急匆匆地跑回去拿针剂。
  嘀~
  “76km/h”
  “这货是人么?也太特么邪乎了!”
  等破军回来,小鹰赶紧给他看了下新测出的数据。这回,破军算是彻底无语了。
  人类有史以来,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纪录,是一位名叫博尔特的运动员创造的,100米跑了9秒58。
  其中60-80米区间的极限速度,换算成时速就是44km/h,可那也就持续了几秒而已。
  破军再次看了看监测仪,仍然没有任何一项读数超越警报值。
  “差不多得有十分钟了吧?”
  “不对,俺们出来前,他就在加速。”
  “不行,得把他拦下来,不然真特么要出事。”
  破军的神情终于开始严肃起来,上面要他在任务完成后,把夏曦活着带出来,可别真死在这训练上。
  就夏曦现在整的这出,让他心里不禁有些发毛。在他的认知里,持续这么长时间的高速奔跑,是个活物都得累死。更何况这货的速度,已经远远超越了高速奔跑的概念。
  “老A,你等等,咱再瞅会。”
  “滚犊子~,再等,就特么死屁的了!”破军快速朝夏曦奔了过去。
  “停下~,别跑了!”他边跑边喊。
  “啊~~”
  “艹,叫你别跑了,听见没有!”
  “啊~”
  夏曦这时候,耳朵里根本什么也听不见,所有的意识都在不断对抗身体里传来的疼痛感。
  所以任凭破军喊破喉咙,他也没任何反应,只顾本能地叫喊着。
  嘀~
  “110km/h”
  “法克,这基芭测速表坏了吧?”
  “你觉得呢!”
  ……
  嘭~噗~
  只见体重230多斤的破军,如同炮弹一样,被高速奔跑的夏曦迎面撞飞,摔出去将近十米远,两人同时喷出一口鲜血。
  原来,在破军几次喊停,对方却始终没给出任何反应的时候,他就意识到夏曦这次可能真是出了大问题。
  无奈之下,只好上前强行阻止,本想是从后面抱他,这样最稳妥,可他跑不过啊!
  所以就干脆等在他前面,准备在夏曦飞奔过来的时候再把他截停。
  只是破军高估了自己的力量,试想一辆摩托车,在110公里的时速下飞驰的时候,怎么可能有人能单凭肉体的力量去拦截呢,即使再强壮的人也做不到。
  也幸好破军选择的是斜侧搂抱,不然如果完全正面相撞的话,估计他的肋骨都要断掉几根。
  不过,夏曦经他这么一撞,倒是真的停了下来,狂喷了一口鲜血后,身体结结实实摔倒在地面上,彻底昏死了过去。
  小鹰和疯狗见此情景,简直瞪瞎了双眼,无法置信的对视了一下,赶紧跑过去查看破军的状况。
  破军倒是没什么事,就是一下子被撞的肺腔有些轻微出血,筋骨啥的倒是没什么大碍。
  他爬起来后,迅速跑到夏曦那里,仔细摸捏了一番。可让他惊讶的是,夏曦与他身体相撞的肩胛骨、手臂、包括匈腔肋骨竟都完好无损。
  在他的判断中,夏曦经过这么猛烈的撞击,多多少少都会有所损伤,至少关节可能会脱臼,但实际情况跟他想的完全两样。
  看着陷入重度昏迷夏曦,破军动作麻利地再次给他注射了一剂肾上腺素。
  同时他也不再看那个不知道是不是失灵的监测仪,直接就把夏曦拦腰抱起,放回到卧室的床板上。
  破军这回可不敢让他醒来后再继续跑了,这特么根本就是个疯子!
  等到夏曦呼吸平稳,心跳逐渐正常后,破军离开了房间。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