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三十二章 美食诱惑

  昨晚,破军他们在美美吃过一顿后,便又回到了那间会议室,接着调试那些要去换装的信号收发射器。
  另外,破军还扔给夏曦一双崭新的登山靴,并告诉他,他的鞋号在这里只能买到童鞋,让他将就着穿。
  这一举动让夏曦感动了很久。从小到大,除了安歌和高强外,还从没有人这么关心过他,或者送他什么礼物。
  当然,更多是因为他一直把自己关闭在个人小世界里的缘故。
  但这在破军看来,却又极为正常。毕竟后面真到了战时,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。
  总不能让他穿着双破球鞋逃命吧!万一耽搁了,难不成还要因此搭上他这条老命?还不如给双靴子来得划算!
  原本在他们小组里,每个人在行动期间,都会备有一双野外军用战靴。只不过他们这些人的鞋号,夏曦根本没法穿,所以只能到外面去买。
  38号半啊!啧啧,女鞋也不过如此吧,为此他们几个没少在背后嘲笑夏曦。
  ……
  院子里,
  四个方向上都摆了一台半人多高的蓝色铁皮机器,机器前面有一个比胳膊还粗的管子,夏曦一时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。
  “好了,跑步啥地先不整了,俺觉着整那玩意也没啥意思……”
  “不是说要重建第二套系统吗?一天就可以吗?”夏曦疑惑道。
  在他的记忆里,那天到最后他应该是昏迷了。可通过那天的训练,自己的身体的确改变了很多,全身上下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活力。
  他甚至幻想着,如果能再让他多跑几天,多突破几次极限,然后再多注射几次肾上腺素的话,没准等他回去的时候,真就能从此脱胎换骨了。
  因此他对于破军提出的这种训练方案还是充满了期待的,可他想不明白,这才进行了一天而已,怎么现在又要换项目了呢?
  “是注射液不够了?”夏曦想了想,再次小声问了一句。
  “有,那玩意又不值钱,有的是!行了,俺专业还是你专业?说不跑就不跑了,俺来和你说说今天的训练项目。”
  破军被他问的有些恼羞成怒,于是他吭哧了一句,便赶紧转移话题,同时心想:
  “就你整的那出,还训练个屁,你那叫跑么,你特么那叫飞!还搁这给我装蒜!”
  他把那天夏曦的变态发挥,归结为人体在极限状态下,爆发的生命潜能。他以前在部队受训的时候,教官也曾介绍过几个案例。
  不过这种特例往往都是瞬间发挥,无法成为人体常态。但他相信,到时候让夏曦跟上他的行动速度,应该是没什么问题。
  本来这跑步训练,也就是破军一时心血来潮,私下里想整整他,让他吃些苦头罢了,另外就是想看看这“白头翁”的体能极限。
  真要到了逃命的时候,光靠跑得快,那无疑是痴人说梦。现实和电影终归是有本质区别的,有多少人能有“阿甘”那种逆天运气。
  况且极限奔跑很伤身体,就以夏曦那种愣了吧唧的拧脾气,没准真能把自己跑死,到时候难做的还是他破军自己。
  “这四台是棒球发球器,你去中间那疙瘩,让机器随机发球,你就靠本能尽量躲,但要蒙上眼。”
  “这……是要练习躲子弹?”夏曦被彻底震撼了,他没想到破军他们竟还有这种训练,难怪能成为世界最顶级的特种兵。
  “躲个屁!还听风辨位,弹指伤人呢,你咋不睁个眼把人瞪死算了!以为演骇客帝国呢?人能躲得过子弹么?不懂瞎哔哔啥。
  一般枪械的初速是400m/s,也就是时速1400km/h。你再能跑,能跑出这速度?想特么啥呢!”
  破军被他的惊天脑洞,搞得啼笑皆非,不由笑骂了几句。
  “那这是要训练什么?”
  瞧着夏曦又是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劲头,破军无奈地摇了摇头,再一次给他进行科普教育……
  通常来说,人处在危险环境中,特别是突发性状况,比如说跑着跑着,敌人突然和你面对面遭遇。
  这时候正常人的大脑,通常只会一片空白,肌肉瞬间紧缩,甚至痉挛。大幅度影响身体协调性,以及神经反应速度,让人无从反抗。
  谁反应慢谁就会死,而你只要比对方的神经反应,快个零点几秒,就有可能是活下来那个,这个不是光靠意志就能解决的。
  而这种训练,就是让人的大脑和身体,逐渐适应这种危机环境,到时候在突击进攻或者逃命的时候,不至于影响身体发挥。
  蒙上眼睛就是要加重这种危机感,因为在作战过程中,你根本不知道哪里会有子弹朝你射击,只觉得四处都是敌人,一刻都无法放松。
  如果大脑神经,长时间处于这种极端警觉的状态下,会加速疲劳,到最后也许别人的枪还没打到你,你自己就先累垮了,这也算心理建设的一种。
  末了,破军又补充了几句:
  “不过那啥,软球啥地吧,用地挺没劲,也整不出啥感觉,你说是不?这不,都换上真棒球了!不然咋能叫危险环境,速度80km/h,你慢慢玩吧。
  球发完了,自个捡回来放进去,这一天也别吃饭了,只能喝水。你到中间画圈那地站好,蒙上眼,俺给你开电源。”
  夏曦抿了抿嘴,拿着眼罩往中间走了过去……
  接下来的十天里,夏曦每天都被棒球打的鼻青眼肿,身上也是各种大面积淤青,甚至有一次,还把他一颗牙给打掉了。
  不过好在只要他睡上一晚,身体就能恢复如初,除了那颗牙没长出来,其他都和第一天刚开始训练时一样。
  这让破军再一次被震诧的目瞪口呆:“这特么也是生命潜能?”
  第一天训练结束后,他还曾肆无忌惮地嘲笑过一番,可等第二天一看,夏曦竟然啥事没有!
  以至于后面几天,他都觉得乏味至极,实在没啥乐趣可言,甚至还想着要不要换个玩法。
  夏曦倒是每天认认真真坚持训练,哪怕被打成那样,也从不抱怨,而且还在每天训练后,给大家做上一大锅美味。
  什么大盘鸡、熏羊排、羊肉泡饼、羊肉抓饭等等,虽然佐料不是很全,不过照样被他做的似模似样,味道不俗。
  这么一来,可是把这些糙老爷们,一个个喂的那叫一个心花怒放,人人都和他称兄道弟,恨不能跟破军提议,干脆让他入伙得了。
  这家伙做饭,实在太特么好吃了,他们还一度提议,要破军取消中午夏曦不能休息和吃饭的训练规定。
  民以食为天,古人诚不欺我!再厉害的特种兵也要吃饭啊。
  只要你还是人类,就没有美食征服不了的,特别是对那些没吃过炎夏菜的老外来说更是如此。
  没见那些来了炎夏就死活不肯离开的外国友人,哪个不是被炎夏美食给彻底征服了的。
  以至于很多人即便要离开,也要尽力拐带回去一个会做炎夏菜的媳妇。
  所以夏曦对自己的手艺,能获得大家的一致称赞和认同,还是非常得意的。
  至于说这训练本身,他倒是没什么大的进展,对之前“死”过一次的夏曦来说,实在是紧张不起来。
  即便蒙上眼睛,也没什么可怕的,或许对他这种有自闭症的人来说,黑暗恰恰是他潜意识里的一种安全需要吧。
  当然,也许在真正面对子弹的时候,会有所不同,不过谁也不可能真的疯狂到拿子弹来训练自己,那已经不叫疯狂,那叫找死!
  何况这些棒球打到身上,的确也没有他想象的那般疼痛,睡一晚上也就恢复了。
  至于说为什么恢复的那么快,他自己也说不上来,总不能跟破军说,是他小时候被揍多了?有了抵抗力?
  就他们那帮专业战争机器来说,哪个不是经过千锤百炼,历经生死才熬到现在的,那种欠揍的说法,他自己也不信。
  总之他每天上床后,入睡都特别快,被打的地方也不会特别酸痛难忍以致无法入睡,反倒身体像被通了电,浑身发烫,麻麻痒痒的非常舒服,就好似那天在梦里被雷电击打的那种感觉。
  每天早晨起来,他全身都是Shi漉漉的,跟被水淋过一样,开着电扇也没用。
  ……
  十天时间一晃而过,话说从今天开始,破军又结束了他的棒球揍人训练。他递给夏曦一把装有消音器的格洛克19Gen5MOSFS型手枪。
  他们给这款枪,另配了一个可填装100发子弹的大容量弹匣,里面是9mm口径的达姆弹,这种子弹俗称开花弹,入体即爆。
  用来对付西亚那些不太爱穿避弹衣的疯子时尤为管用,但凡打中匈腹或脑袋,基本能做到一枪毙命。
  手枪初速360m/s,有效射程50米。另外破军还在上面加装了一个HolosunHS507C反射瞄镜。
  这种瞄镜是战术射击的最佳搭档,配备有多种光点模式,便于快速瞄准,更有利于夏曦这种初学者使用。
  这把枪自打被研发出来以后,在稳定性以及射击精度上,历来都有着极佳的口碑,故障率也很低,能适应各种作战环境,是很多特种部队极为喜欢的一款近身装备。
  关键是枪的重量比较轻,手枪握把的尺寸也比较适合夏曦这种小巧手型。
  破军对夏曦的训练要求就是拿稳,不要有射击恐惧,尽量打准就行。
  练习时要两枪、一枪的交换开枪,控制好节奏,除此之外就再没有其他要求了。
  射击训练,对于第一次拿枪的夏曦来说,着实兴奋不已,不用破军提醒,每天从早练到晚,中午也还是不吃饭。
  这让那帮已彻底沦为吃货的队员们,感到极度失望……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