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三章 栉风沐雨

  小曦刚才出去,七拐八拐走了没多远,便被他寻到了一处公共厕所。
  他也不顾旁人惊讶的目光,在里头把自己身上满是鲜血的衣裤,统统脱下来洗了一遍,拧干后再又重新穿回身上。
  这会儿全身水淋淋的,和他俩坐在一起晒太阳,准备等衣裤蒸干些再走。这也幸亏是夏天,要不然他这被打得满身是伤的身体肯定吃不消。
  “小曦,接下去怎么办?”高强抖着腿,漫不经心地问道。
  “去周山,尼波这地方肯定不能待了,随时会被他们找到。我之前在网吧搜过,朴陀山那边的庙里好像有个福利院,我想把小夏歌送到那里去。”
  “福利院?……那不就是孤儿院么!侬不要小鸽子了?”
  高强听到后登时惊呆了。他怎么也没想到,小曦竟然作出这么个决定,再没有了刚才那副吊儿郎当的闲散样,扭头直楞楞看着夏歌,脑袋一时有些转不过劲。
  小夏歌一听说要把她送走,也急忙瞪大了眼睛,一脸紧张地看着她的小曦哥哥,小心翼翼地问道:
  “小曦哥哥,是夏歌做错什么了么?小曦哥哥,夏歌改……不要把我送走……小曦哥哥……哇呜~……
  你不要不要我好不好……呜~……我再也不要吃好吃的了…….呜呜~,不要送我走……我去讨好多好多钱,不要不要我……夏歌改……”
  小夏歌说着说着,竟再也控制不住,哇的一声大哭起来,死死抓着小曦的衣服不肯撒手。好像即将要失去身心唯一的依靠一般,哭得尤为让人心碎。
  “娘希匹的,侬特么被打傻啦,侬不养我养,侬要敢把她送走,我就……我……”
  高强咬牙切齿的声音里,明显带着哭腔。说着他蹭的一下站起身,撸起袖子就准备开干。这会儿他倒是浑身充斥着一股子蛮横劲儿。
  “侬先坐下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夏歌乖,不哭,别听他瞎说,夏歌可好了,哥哥没有不要侬……
  乖啦,侬一向听话的,哥哥要是不要侬的话,早就自己跑了,对不对?来,不哭了,噢~”
  小曦心疼的把小夏歌一把抱在怀里,小心擦拭着滑落在她脸蛋上的泪水,自己也禁不住鼻子有些发酸,不过还是继续说道:
  “高强,阿拉要饭要了这么多年,我是真的要够了,再不想就这么一直要下去了……
  之前是小夏歌还小,阿拉带着她也跑不远。本来还想再忍两年,等她长大点再说,可今天我实在忍不住了。”
  小曦神色茫然地看着远处,黯然说道:
  “小夏歌自打被阿拉带回去后,这几年也没过上什么舒服日子,天天挨打挨骂。还记得她有次发高烧么,都特么快死了,班头还让她熬着。
  要不是我抱着她,在街上遇上个好心的赤脚医生,见阿拉可怜,给她打了一针退烧药,她这条小命早就没了,夏歌侬还记得哇。”
  小曦揉了揉小夏歌的脑袋,兀自深吸了一口气,转而铿锵(kengqiang)有力地继续说道:
  “所以,从今天开始,阿拉再也不过那种日子了。我今年十二,侬十六,阿拉有手有脚,干什么不能挣口饭吃,只是小夏歌现在还不行……”
  “……我行……我能去讨钱……”
  小夏歌猛地挣脱了小曦的怀抱,泪眼婆娑的大眼睛里满是坚毅。
  她现在就怕小曦哥哥不要她,只要能和他在一起,吃多少苦她都愿意。
  “夏歌乖,小曦哥哥知道侬厉害,但是小曦哥哥刚才说了,阿拉再也不过那种讨饭日子了。”
  “对~阿拉这么大了,再也不能去讨饭了!而且还手脚健全,换个地方,阿拉也去做班头,坐等收钱……”
  高强好像一下子把握住了小曦说的重点,立刻豪情万丈的大声嚷嚷道。说罢,还努力挺了挺干瘦的匈膛,刻意模仿出他印象当中班头的那种威严感。
  “西开(滚),坐边上仔细听我说。”小曦一脚把高强踹了个趔趄。
  “我前几个月,每天半夜里,都偷偷跑出去泡网吧,学了点电脑的手艺,阿拉到了周山就去找个网吧当伙计。这年头网吧是个新鲜玩意,肯定缺懂电脑的伙计。
  阿拉晚上就睡在网吧里,反正那里有人包夜,通宵上网,阿拉随便找个角落就能睡一宿,这样一开始也不用找房子,交房租。
  小夏歌呢就去福利院,那里面有吃有喝,住的还好,生病什么的也有医生,还有新衣服穿……”
  “……小曦哥哥我能不去么,我不要新衣服,我就想跟着你……”小夏歌耷拉着脑袋,小声抗议着。
  “可电脑这玩意,侬懂,我不懂啊。”高强挠着脑袋,瘪着嘴,满脸为难地苦笑道。
  “没事,我先养着侬,然后再慢慢教侬不就行了。再说侬又不是傻子,就是脑子没用对地方。”小曦斜着眼,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损了他一句。
  “夏歌乖~侬去了那里,阿拉还是会天天去看侬的……就和现在一样。”
  “真的?”小夏歌一听,心里马上像是看到了希望。只要能和他的小曦哥哥在一起,怎么都行。
  “我什么时候骗过侬啊。侬去了那里,吃得好,住得好,打扮得漂漂亮亮的。阿拉还能天天在一起玩,我保证每次都给侬弄好多好吃的。”
  “嗯~小曦哥哥最好了。”小夏歌听的心花怒放。
  对于一个刚满4岁,天真、单纯的小女孩来说,没有什么能比天天和亲人待在一起,还有好多好吃的,更能打动她心扉的事情了。
  “不哭啦~?呵呵,不过小夏歌去了那里,还要完成一件特别特别重要的任务。”
  “什么任务?”
  夏歌和高强异口同声地问道。
  “学习!侬去了那里以后,要努力学习,不能像阿拉一样没文化。
  以后长大了还要去上大学,要上最好的大学,最好还能到外国去留学。到时候等侬再回来,那可就是海归啦,抢手的不得了。”
  “海龟?”
  高强被他说的有点懵,这个新鲜词,他可从来没听别人说起过。
  “变成个‘海龟’能是个什么抢手货?乌龟不都是用来骂人的话么。”
  “侬不懂就别老打岔。”
  “……知道为什么要上最好的学校么?因为只有那样,等侬学成归来,侬就可以成为特别厉害的领导,哦不是,是经理。
  哈哈~到时候阿拉就能跟着侬混了。一起赚好多钱,住大房子,睡大床!”
  小曦越说越兴奋,眼睛亮亮的,充满了光彩,就好似他期待的美好生活就已近在眼前了一样。
  “小鸽子,阿拉三个里头,就只有侬还能争取到这个机会。
  阿拉两个年纪都太大了,已经过了入学的年龄,所以阿拉三个以后的希望,可就都靠侬了。”
  “嗯嗯,夏歌记住了,夏歌要上最好的学校,要做领导,要赚好多钱,住大房子,睡大床!”
  小夏歌大声答应着,稚嫩的声音里充满了坚定。
  或许此时的小夏歌,根本理解不了小曦那番话里说的意思。
  只是下意识觉得无论如何,都要努力完成小曦哥哥交待给她的任务,因为小曦哥哥说她是他们三个里唯一的希望。
  “上学?阿拉有钱么?”
  高强也被他的伟大计划,忽悠的一愣一愣。虽说他也不太理解小曦说的意思,可仔细一琢磨,便看出这个计划里最大的问题。
  这些年,他们几个乞讨来的钱,绝大部分都被班头搜刮走了,剩下的也都花了个底掉,哪来的钱供她上学?于是憋了半天,吐槽出了这么一句颇为现实的话来。
  “钱?阿拉能挣啊!两个人挣钱还供不起一个人上学么。再说,阿拉以后挣的钱,再也不用分给班头了。
  只要肯卖力气,再省吃俭用些,肯定会越攒越多的。实在不行,阿拉还可以多打几份工。
  我就不信阿拉拼不出个未来。好了,衣服也干得差不多了,阿拉出发!”
  ……
  甬周高速。
  一辆驶往周山方向的大巴车,正在急速飞驰。身心疲惫的三人,全都瘫坐在车座里,倒头昏睡。
  小夏歌自从之前闹过那一出以后,似乎有了心理阴影。不管去哪,都要紧紧拽着小曦的胳膊,说什么也不放开。
  生怕自己一不留神,就找不见她的小曦哥哥了,弄得小曦哭笑不得。
  话说当年,小曦和高强把小夏歌从坟地里捡回去后,小曦是又当爸又当妈,喂奶、换尿布、洗床单都是他一个人做。
  高强在这方面是完全不靠谱,不过也幸亏他经常能弄到些,不知从哪偷来的婴儿奶粉,这才勉强把她养活大。
  要说对小夏歌投入的感情,两人其实都差不多,毕竟是亲手抚养了4年。再加上她本身就聪明、乖巧,从来不会乱耍脾气,瞎哭闹,因此一直都是两人的心头肉。
  可小夏歌从小到大却只认小曦,不认高强,到哪都跟在小曦后头,就算高强再怎么拿好吃的哄骗她也没用,这让高强常常为此感到无比委屈,动辄就把“小白眼狼”挂在嘴边。
  当然,两人为此更是没少挨班头的毒打。说他们没事多弄回来一张吃白饭的嘴。说是这么小没可能养活大。还说他们因为这小破孩,时不常的耽误上工讨钱。
  直到小曦能抱着她一起出去乞讨,这事才算告一段落。不过现在他们总算是逃出生天了,美好的新生活也即将展开。
  可就在大巴车距离目的地,还有十多公里远的时候。突然一声爆响,刹那间惊醒了车里面昏睡的所有乘客。
  只见大巴车的右前胎猛地炸裂,车头瞬间失去了控制,直直撞向了高速路边的防护栏,随后便翻滚着飞了出去。
  一时间天旋地转,剧烈的失重感传遍了小曦的全身……
  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