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八章 世外桃源

  星期天,北都夏曦家。
  外面秋阳杲杲(gao),分外明媚。阳光锋利地穿透楼前金黄色的梧桐叶,直直照射在房间的地板和墙面上。
  点点光斑游弋,整个房间顿时焕发出一种别样的生机。
  夏曦今天起了个大早,经过昨天一天的休息,喉咙和后脑勺已经基本感觉不到疼痛,因此早上洗漱的时候,他就把头上的纱布给拆了下来。这会儿站在阳台上,给他那些心爱的盆景浇水修叶。
  他住的这套一居室,总面积大概有60平米。房子不算大,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。
  一室一厅,一厨一卫,还带一个小小的南向阳台。他一个人住,倒也不显得地方拥挤。
  阳台上,种满了夏曦喜爱的各色绿植盆景。什么雀梅、罗汉松、榔榆、晚菊等等,加起来差不多有二十多盆,且都被他养的枝繁叶茂。
  特别是翻盆秋剪后的那棵雀梅,刚刚去叶,修剪完弃枝,准备“脱-衣换锦”。
  裸-露的枝干身无寸直,一寸三弯。根脚虬(qiu)结苍劲,结顶细密有度,“鹿角”枝昂扬有力,刚健老成。
  整株体式竟如潜龙在渊,蓄势待飞。一看便知是经过多年的截杆蓄养,才得如此的形神兼备。
  而那几盆米叶罗汉,以及丛林式榔榆,在早上经水浇灌后,更是满盆的碧玉莹珠,翠色欲滴。
  这间位于北都西三环边上的老房子,始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。
  青砖灰顶,共有4层5个单元,夏曦住在1单元3楼,紧挨着东面的小区直道,算是一个很好的位置。
  小区原本是国家ZF,给某机关单位分配的干部公寓,后来楼市改革,房主就花钱把它买了下来,成为了私产。
  前些年又恰逢全国房产热潮,而房主也因孙子结婚,要供新房。于是家里人一商量,干脆就把它倒手卖了出去。
  尽管是二手老房,可夏曦却是极为喜欢。也许是这老年小区的静逸,切合了他的心境吧。
  小区的直道边,以及每栋楼的前后,都是长了几十年的老梧桐树。虽说枝叶扶疏,却一点都不遮挡光线。
  现下时值秋月,那些梧桐树早已是满树橙黄,璀璨绚丽。
  晨风下,金叶翻飞飘舞,映射朝晖,仿似一场黄金雨,美不胜收。步入其间,就像是地处另外一个时空,在这浮躁繁杂的大都市里,也算是一处难得的世外桃源。
  安歌租住的房子,就在他家对门。自打夏曦买下这套房子后没多久,她就把对面租了下来,搬来和他同住。
  两人都是单身,彼此间相互照应,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那样。不过她闲暇的绝大部分时间,都耗在夏曦家里。
  当然,这与夏曦的烹饪手艺,有着直接关系。每到饭点的时候,便会传来安歌肚里馋虫的鸣叫声:
  “小曦哥哥,我想吃你做的水煮肉片……”
  “小曦哥哥,我想吃清蒸鱼……”
  “小曦哥哥……”
  所以在她心里,夏曦的家才是她的家,对门也就是个睡觉的地方,兼做她的工作间。
  两家的钥匙彼此都有。安歌因为工作的关系,经常不在国内。加上她本身性格就是那种大大咧咧,不拘小节的做派,以至夏曦时不常的就要去她那里,帮忙打扫一下卫生。
  特别是赶上她工作繁忙的时候,这要是不帮她收拾,三天就能给你祸祸成个“狗窝”。
  夏曦放下手里的花剪,突然兴起了想要下楼溜达的念头,于是在一通换鞋穿衣之后,便来到了小区的直道边。
  梧桐树下金叶灿烂,铺满了路面,好多小朋友在上踏叶追逐,尖叫嬉戏,并且乐此不疲。想来都是趁着周末假期,来爷爷奶奶家探望的。
  看着他们,夏曦不禁想到了安歌和高强,想到了他们几个小时候的日子,曾几何时,他们三人也曾有过那样短暂的欢乐时光。
  在朴陀山的山野间、田埂里、小河边,到处都有他们三人不知疲倦,撒野欢闹的身影。
  记得有一回,小安歌甚至为了等着吃他做的叫花鸡,死活不肯回福利院睡觉,弄的福利院差点报警。
  现在长大了,人生反倒少了很多乐趣。三人一个个都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,好像谁也没想着要成个家,生个孩子什么的。
  好在没有其他同龄人背负的那种,父母成天催逼着结婚生子的压力。可仔细想想却更加悲催,因为平日里连个骂你的人都没有。
  想到父母,夏曦的心情不觉有些黯然。事实上,自从他学会上网以后,曾花了好几年时间,默默寻找他们的下落。
  可遗憾的是,在他们三人出生的时候,全国的医院档案还没有入网,根本找不到任何一个人的出生记录,就更别提其他线索了。
  生无来处,死无归途。说的或许就是他们这样的人吧。
  这样也好,这么多年下来,都已经习惯一个人面对这个世界,突然要加入别人的家庭,也许还不太习惯。
  “小夏,今儿个怎么有闲心下楼遛弯啊?这两天怎没见小安呢?”
  “哦,张大妈好,安歌她出差去了,您宝贝孙子又来看您来了?”
  “是啊,这不周末么,他爸妈都出去玩了。”
  “嗯,那您先忙着,我去溜达溜达。”
  夏曦刚拐过弯,便遇见了与他同住一个单元的张大妈。
  不过因为夏曦孤僻的性格使然,所以平日里遇见了,也就相互打个招呼,并没有过多接触。
  就说这张大妈,天生有着一副自来熟的性子,为人很热情,但同时也喜欢打听事。谁家有什么新鲜事,她是一清二楚,算是小区里的“百晓生”。
  因此住在周边楼里的老人们,平常没事的时候,也喜欢围着她,听她说些个新鲜趣闻,八卦琐事。
  这不,夏曦刚走她们就借此机会打探了起来。
  “这伙子长得是真俊,谁家孩子?”
  “呦,你可不知道,他是个少白头!年纪轻轻的就满头白发,和咱差不多。没见过他父母,说是自己买的房子。”
  “噢!我说怎么常年戴个帽子呢。”
  “可不吗,我也就赶巧见过一回。不过打从小安搬来,他就开始染发了。”
  “呵呵,这是想追求人家。”
  “那你可就想错喽!据我这几年的观察,那是人家小安反过来追的他!”
  “啊~真事啊?就小安那样貌,到哪还不得排着队的抢啊!怎么还倒贴呢?可惜了(Liao)的。”
  “是啊!要说小安这孩子,我是打心眼里喜欢。原本还打算介绍给我侄子呢。”
  “没准人家有什么背景咱不知道!”
  “别跑了,看看你们一个个跟个皮猴子似的,过来喝点水……瞧这一身的汗,也不嫌累的慌。”
  之前围坐在树下长椅上,一起聊天的老人们,兴许是觉得小家伙们玩的时间长了,纷纷站起身,就像是老鹰捉小鸡一样,把他们一个个捉回身边,给这些玩疯了的小家伙们擦汗、喂水。
  看着老人们溺爱的表情,夏曦不由得有些羡慕。可想到自己的未来,不禁又喟(Kui)然一叹。
  “再这么下去,兴许过个几年,就该考虑找地方躲起来等死喽!”
  在夏曦看来,有时候失踪或许比让人直面死亡,更能抚慰人心。毕竟一个还能思念,另一个却只能是悼念。
  他实在不忍心让安歌亦或高强,看到他最终躺在一堆仪器间,垂垂死去的样子。
  特别是一想到安歌那悲恸无助的神情,夏曦的心就止不住隐隐生痛……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