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十五章 目标罗斯

  西亚某地区,一座偏僻的宅院内。
  “玛雅神殿的人到哪了?”宅院正堂里,一名身着黑袍,年纪约为60岁,体态精瘦的老人,正微闭着眼睛盘坐在炕毯上,向着门口的中年人轻声问道。
  “马上就到,刚才电话里说,他们2小时前已经出城,估计还有十来分钟就到门口了。”站在门口的中年人赶忙回答道。
  “好!那你们随我一起去门口迎接。”说罢起身下地,带头走了出去。
  ……
  一阵沙土飞扬,迎面驶来六辆白色风田越野车。车身上下满是沙尘,显然已经行驶了不短的距离。
  临近时,车速渐缓,并依次停靠在宅院门前。
  熄火后,后面几辆车的车门几乎同时打开,从上面下来十多名身穿黑色连体服,手持枪械的护卫人员,刚一下车就快速散布到周围。
  接着,最前面那辆车上,齐刷刷下来四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,神情肃穆地来到紧随其后的那辆越野车旁,挥手行礼后,方才轻轻打开车辆的后侧门,低头恭请着。
  “愿众神之王,柯普·穆斯保佑你们,我亲爱的朋友!”
  来人跨出车门后,朝着前来小院门口迎接他的那些人微笑着行礼问候,嗓音饱满而宏亮。
  “哈哈,欢迎你们,远道而来的朋友们。”
  黑袍老人也急忙用带有浓重西亚口音的英语回礼道。
  来人是个莫西国人,看上去大约四十岁,肤色偏黑,身形矮小,目测不到170。
  他穿着一身白色真丝绢纺质地的莫西国衣裤,外面套了一件镶织金边的黑色纱披,头发乌黑油亮,向后倒梳,浓密的黑色络腮胡直垂到匈前,不过上唇的胡须却修剪得极为整齐,略带鹰钩的鼻梁上,带着一副浅茶色水晶眼镜,锐利的眼神似能透过镜片,直摄人心。
  黑袍老人极为恭敬的把他迎进了之前的那间平房里,清退众人后,两人相对而坐。
  “尊贵的奎托(Cueto)先生,这件事还麻烦您亲自来一趟,实在让我感到惭愧和不安!”黑袍老人颇为赧然地说道。
  “哈哈!我亲爱的哈桑兄弟,不用那么客气。我也是太长时间没有走动了,正好借此出来看看。听说圣物有下落了?”
  被称呼为奎托(Cueto)的中年男子,轻轻挥了挥手,爽朗一笑,随后若无其事的询问道。
  “是啊,根据我们掌握的线索,圣物已被他们三国组建的科考队,带出了北都实验室。不过在炎夏沿途都有他们军方的人保护,我们一时也下不了手……”
  哈桑先是把他们之前获得的一系列情报,简短说了一遍,接着便一脸为难地诉说着他们为什么还没有得手的苦衷。
  可正当他要进一步表示决心的时候,奎托(Cueto)却出声打断了他:
  “哈桑,那边不需要再继续跟进了!”
  “您是说?……”哈桑似乎想到了什么,但又不太敢确认,直直瞪着他那双昏黄的眼睛,吃惊地问道。
  “嗯,我这边得到的最新消息,那支科考队已经全部遇难,其中包括70名炎夏军人在内。”奎托(Cueto)缓缓点了点头,一脸凝重地说道。
  “那圣物……”哈桑听闻后,瞳孔骤然一缩,心脏急速跳动了几下。
  只听奎托(Cueto)继续说道:
  “那支三国科考队在考察地的时候,遭遇了不明势力的武装袭击。圣物不出意料的话,应该已经被那些人给劫走了!”
  “什么?竟然能在炎夏军方的严密保护下劫走圣物?……那是什么样的组织?”
  哈桑不禁目瞪口呆,觉得这结果太过不可思议。这年头居然还有势力,敢在炎夏境内抢东西。
  “那您这次亲自前来……”哈桑的嗓音有些干涩。突然间,他有了一种颇为不妙的预感。
  “难道是要跟我摊牌翻脸吗?”他心里暗忖道。
  虽说现在是在他的地盘,可一想到奎托(Cueto)与他合作以来,在精神控制方面所表现出来的特殊能力,哈桑不由得又有些心虚,眼神变得闪烁不定。
  “哈哈,哈桑,我的好兄弟!你放心,之前预付给你的钱,我不会要求退还的,毕竟你们也是付出了不菲的代价。
  更何况,我们都是合作几十年的老交情了,你们现在是什么处境,我还不够了解吗。”
  奎托(Cueto)微笑着伸出右手,轻轻拍了拍哈桑的肩膀宽慰了几句,低垂的双眼精光一闪,转而继续说道:
  “我这次来,其实另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委托你们去做!事成之后,我再追加1000万米金。你看怎么样?”
  哈桑一听,紧张的心情即刻放松下来,进而听闻又有1000万米金的交易要做,神色间的贪婪与喜悦,顿时有些掩饰不住。他眼下实在太需要资金了。只听他马上笑呵呵地接口说道:
  “奎托(Cueto)先生实在是太客气了!不管您这次想要我们做什么,之前的那笔交易依旧算数,我们一定会继续跟进下去的!”
  哈桑语气坚定的一再表示,要继续完成之前的那桩交易。显然之前的钱,他也根本没想过要退还。
  而奎托(Cueto)也正是知道哈桑这种要钱不要命的贪婪本性,所以才故作大方的说出不需要退款的爽快话。
  一来是考虑到下面的确还有事情要他们去办。二来是他觉得,如果把这条狡猾的老狗逼到狗急跳墙的地步,没准在关键时候会被反咬一口,对他来说有些得不偿失。
  于是奎托(Cueto)点点头,继续说道:
  “好吧,其实这两桩事,也可以说是一件事。最近我获悉,那支科考队最后还有一名生还者。
  我想就目前来说,也只有他才知道圣物的确切下落。毕竟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任何人能打探到那支神秘武装,究竟是属于哪一方势力。”
  “喔?……还有生还者?……那他现在在哪?”哈桑有些迫不及待。
  “这正是我想要委托你们去做的事情。幸存者是一名罗斯籍语言学家。据说事发的时候,他远程目睹了事件的全部经过。
  只是后来不明原因的重度昏迷,被罗斯国军方秘密从炎夏转移回国内接受治疗,我猜他也许是被人催眠了。”
  “所以……”
  “所以,只要你们能把他安全接引回这里,我就有办法让他清醒,并且让他告诉我,他所看到的一切!”
  奎托(Cueto)略显激动地说道。他对自己在精神控制领域的能力,有着绝对的自信。
  虽说比不上神王,但他并不觉得,令一名被催眠了的语言学家恢复清醒,会是一件多么大的难事。
  “噢!奎托(Cueto)先生,我绝对相信您在这方面的能力!请您放心,我现在马上就去着手安排!”
  哈桑急忙恭维了一句,并且再次表达了自己愿意接手的决心。
  不过考虑到这趟任务的难度,以及确保能顺利完成交易,他决定联合几方恐怖武装一起行动。当然,这其中的损失自然就要算到奎托(Cueto)的头上。
  “好!越快越好,这段时间我就在这里等待他的到来,愿众神之王保佑你们!”
  “求之不得,求之不得!您和您的部下,一定会得到我们最隆重的款待。只是最近,我们又接收到一批‘志愿者’,不知奎托(Cueto)先生,能否帮忙为我们‘教化’一番。”
  “这只狡猾、贪婪的老狗!”听到哈桑的请求,奎托(Cueto)心里狠狠咒骂了一句,但面上依旧和颜悦色。
  “当然可以,举手之劳罢了。”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