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三十五章 血色黎明

  幽幽豪杰塚,萧萧楚汉尘;
  烽烟难为墨,不付说书人。
  ……
  2018年10月19日,
  巽国当地时间凌晨4点。
  此时天色未明,星月满空。
  奥拉市东北200公里外的旷野,骤然间火光四起,硝烟弥漫。一场突如其来的遭遇战,在激烈的枪声中正式打响。
  罗斯国“X-H-Q”特种部队C大队,二班班长安德烈带领他的队员们,经过四千多公里的长途跋涉,奋力追袭。
  终于在这里,被他们又一次成功拦截到了,这支正不断往南逃窜的武装车队。也就是那伙敢去陌斯劫人的西亚恐怖武装。
  经过他们20多天的不间断围追堵截,这股原本集结了100多人的武装团伙,在行至突国边境时,仅剩下了30多人。
  本来已至强弩之末,可没想这仅剩的30多人,在突国边境突围时,忽然又冒出另外一支恐怖武装前来接应支援。
  更是被他们换上了5辆,装配有M2勃朗宁重机枪的改装皮卡,和两辆带有40mm自行火炮的轮式装甲车。
  这无疑让这些恐怖分子如虎添翼,更加有持无恐的带着人质,沿旭国、益国和岳国这三国交界的边境线,一路往巽国疯狂逃窜。
  最要命的是,这帮恐怖分子非常狡猾,他们把所劫的人质,关押在了其中一辆自行火炮装甲车中。
  而K格搏总部在行动前,又曾再三严令要求,必须保证人质的人身安全。
  这导致安德烈他们一度投鼠忌器,从而造成了大量队员伤亡。
  二班30人的作战小组,也因此迅速减员至目前的14人。其中牺牲9人,重伤5人,还有2名队员失联,估计是凶多吉少。
  牺牲队员的遗体和重伤员,都已被沿途的搜救小队转移回国内,而搜救工作还在持续进行。
  “X-H-Q”特种部队为此次营救任务,总共出动了三个班,将近百人的精英团队,沿途朝三个方向,分头阻击。
  其他六个班随时待命,一旦某班出现大量队员伤亡的情况,便马上由其他班队代替,继续执行营救任务。
  以安德烈他们现在的情况,其实早就可以被替换回国内了。可他并没有同上级汇报,甚至主动切断了与大部队的联系,就一心只想要手刃敌犯。
  他是真咽不下这口气,这不仅仅事关“X-H-Q”的荣誉,更让他怒火中烧、不可释怀的,是他那些为此牺牲了的队员们。
  那些都曾是他真正生死与共的兄弟,那么多年的枪林弹雨都一起闯过来了,他决不能让他们白死!
  从他带队到现在,还从未有过如此重大的伤亡,这种耻辱感让他有些丧失理智,不过和他一起发疯的,还有那剩下的14名队员。
  他们发誓要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,一定要全歼了这支恐怖武装才能泄愤,无论付出何种代价,甚至不惜与之同归于尽。
  由于和大部队切断了联系,他们的一切补给也随之中断。幸好前些天在突国边境的那次截袭,得到了突国特种部队的支援与配合。
  并且从突国特种部队那里,获得了大量枪支弹药和食物补充,外加四辆越野装甲车。
  突国军方甚至还与他们一起联手,共同剿灭了大量恐怖武装分子。只不过后来被另一股突然出现的恐怖武装,困在了突国边境。
  双方略一商量,便决定仍由安德烈他们突围而出,继续追踪。而突国军方则留在那里给他们断后。
  不过到目前为止,之前从突国军方那里获得的补给,已然所剩无几。他们所有人身上,也都或多或少的负了轻伤。安德烈心知这次的阻击,也许就是他们最后的机会。
  四辆越野装甲车,正在荒野上激烈的同目标车队展开搏杀。
  他们始终控制好车速,把恐怖分子的车辆围堵在中间,只要有车辆想要突围,便马上使用重火力进行压制。
  并且在一路围剿的过程中,不断贴近,拉远,变换着车体位置,游走在敌方车队周围,通过这种游击战术,躲避着敌方自行火炮的攻击。
  轰~
  敌方一辆载有M2勃朗宁重机枪的改装皮卡,在强行突围时,被一发穿甲弹打中油箱,爆炸的冲击波把车身掀起4米多高,瞬间车毁人亡,彻底报废。
  砰~轰~
  一枚40mm的装甲炮弹,射向了安德烈驾驶的装甲车,险之又险的紧贴着车身呼啸而过。剧烈的爆炸,让他的车尾猛地甩向一旁。
  他急打着方向盘,死命地控制着不断摇摆的车身,尽量不被爆炸的冲击波给掀翻。飞转的实心轮胎,磨碾在砂石地面上,顿时冒出股股刺鼻的白烟。
  哒哒,哒哒哒~
  同一时间,左前方向,敌方重机枪紧随其后,子弹密集地覆盖过来,他急忙踩了脚刹车,迅速减缓车速,以躲避飞射的子弹。
  就在他命悬一线的时刻,前方的同伴紧急抛掷出几枚手雷,投向那辆正不断冒出致命火舌的改装皮卡。
  以此来掩护他,让他有足够的时间,腾挪出敌方重型机枪扫射的覆盖范围。
  其中2枚手雷,被那辆改装皮卡灵巧避过,而另外一枚,则顺利投进了皮卡的后车斗里。
  在一阵惊慌凄厉的尖叫声中,手雷轰地炸开,改装皮卡立刻被炸成了两截。后车斗里乘载的3名恐怖分子,也被剧烈的爆炸撕成一团碎肉,漫天血雨,四下飞射。
  此时,安德烈车上的GPS地图显示,前方2公里左右就是山区地带,敌方车队似乎正极力想要把他们拖向那里。
  一旦到了山区,安德烈他们的围堵计划便会不攻自破。狭窄的山道没有那么大的地方,供他们腾挪、闪避。
  要么在前,要么在后,都会让恐怖分子的那两辆火炮装甲车,充分发挥火力优势。
  最让人担心的是,如果恐怖分子直接废掉几辆车,阻挡在山道路口的话。那安德烈他们,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,带着人质扬长而去了。
  安德烈显然也意识到这点,他猛踩油门,不断提高车速。打算从右侧绕过火炮装甲车,把领头的那辆改装皮卡给击毁,以此来制造路障,延缓车队行进的速度。
  于此同时,车队左侧,刚才帮他打掩护的那辆装甲车,也与他一起加速向前,准备到前面跟他两侧夹击,形成包抄之势。
  只见两车加速的同时,各自从车尾迅速抛出一枚用绳索拴住的烟幕弹。
  嘶嘶声中白烟弥漫,整个车队即刻淹没在了团团迷雾中,车速一下慢了下来,敌方的自行火炮,也登时失去了瞄准的目标。
  就在这时,突然从烟雾中窜出一辆敌方的改装皮卡,极速左拐绕行,看样子是想要突围。
  后面督行的战队装甲车发现后,连忙加速上前,进行火力弹压,暴烈的子弹如疾风骤雨般狂泄而出。
  不过那辆改装皮卡,似乎根本不在乎后面的火力压制,导致后车斗有三名恐怖分子,迅速中弹身亡,飞出车外。
  而车斗内的另外两人,还依旧操控着M2重机枪,对后面车辆进行猛烈还击。
  但出乎安德烈他们意料的是,这辆悍不畏死的改装皮卡,并未打算远遁逃亡。
  反而是一路加速,来到了左前方那辆战队装甲车旁边,并紧紧贴靠上去,同时摇下车窗,大声呼喊着:“万岁!”
  “不要让他们靠近!阻止他们!阻止他们!”安德烈战队的耳机里,立刻响起了后方战友的疯狂呼喊声。
  轰~轰轰~
  但一切为时已晚,巨大的爆炸声在瞬间连续响起,恐怖分子自杀式的引爆了自己那辆改装皮卡,与战队的装甲车同归于尽。
  吱~吱~
  所有疾行中的车辆顿时一阵急刹,并迅速右拐,绕过了两辆爆炸燃烧的车辆。旷野中传出了一连串刺耳的摩擦声。
  “法克!”
  安德烈双眼瞬时通红一片,他哆嗦着嘴唇大声咒骂了一句,脸上涕泪交集而下,也不知道是在痛恨自己还是在恨敌人。
  “给我炸死他们,不要再有顾忌,不然我们都要死!”安德烈擦了一把眼泪,冷酷的在耳机里,向全队下达了不顾人质,全歼敌方的疯狂指令。
  “班长,这样你会受到军事法庭裁决的,别冲动!”副班长谢尔盖大声劝阻道。
  “炸死他们!听到没有,把他们全部给我炸死,这是命令!”安德烈歇斯底里的咆哮道,面部狰狞而扭曲。
  “是!班长!”这次队员们再无异议,异口同声地在耳机里大声嘶吼道,声音悲壮而决绝。
  枪声依旧,血火仍然,不知不觉天色已然大亮。
  在这深秋的黎明,晓色苍茫,寒意凛然,原本还是星河辽阔的天穹,不知何时笼罩上了一层浓厚的阴云。
  太阳躲进了阴云最深处,就连那金色耀眼的光华,也都被遮盖的严严实实,不曾透露出半分,抬眼望去只见一片死灰。
  今天似乎是个阴霾天……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