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五章 桥洞夜袭

  馋馋馋,贪贪贪。
  弃壳登天复新蝉,
  螳伺刀箸饥雀畔。
  网乍翻,黠(xia)人还,
  具是盘中餐。
  ……
  2天后,北都机场高速。
  话说夏曦在周山医院休养了2天,感觉自己体能恢复的差不多了,便定了机票返回了北都。
  回家的出租车上,夏曦正有一搭没一搭的,应付着司机师傅的热心“话疗”。
  这时只听车里的收音机“午夜新鲜事”频道,正在重播一条新闻,顿时把两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。
  ……据最新消息,陕锡省锡安市最近发生了一件举国瞩目的大事。一千多年来一直相安无事的前陵景区,近日发生小规模垮塌,所幸并无人员伤亡。
  前陵是炎夏(国)历史上,唯一的女皇帝周曌(zhao),和她的丈夫高宗李致的合葬墓。
  千百年来历尽风雨侵蚀,且躲过了历史上数次盗掘,一直完好无损的保存至今。被考古专家认为是大唐十八陵,唯一未遭盗掘的陵墓。
  解放后,国家更是批复专项资金,用以维护和修缮,并被列为全国第一批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  目前垮塌的原因,还有待进一步考证。不过据当地文物保护单位的初步探测,种种迹象表明,造成此次垮塌事故的罪魁祸首,很可能是一伙盗墓贼恶性盗掘所致。
  这一极度恶劣的破坏行为,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强烈愤慨,纷纷在网上留言,强烈要求当地ZF严惩盗墓贼。
  而当地的公安机关,也正全力以赴,展开严密的侦查工作,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。本台将继续追踪和报道,有关此次垮塌事件的进展情况。
  昨天,据国家考古部门传来消息,不排除抢救性挖掘的可能……
  “嘿~你说说,这叫什么事?非得被盗了再什么抢救性挖掘,早特么干嘛去了,是不是兄弟?你说这看墓的都是干什么吃的,领着工资,好吃好喝,特么关键时刻掉链子。
  照我说,就应该把他们那帮丫挺的全都关起来,严审!丫绝对是共犯,这事儿准没跑儿……”司机师傅说的是义愤填膺,唾沫四溅。
  “师傅,前面路边停就行。”
  快到家的时候,夏曦便让司机师傅在高速路下的桥洞附近停了车。
  他住的那个小区,位于三环高速路的左手边。而这处桥洞,有铁丝网围挡,中间仅留了一条2米来宽的行人道,只能过人不能过车。
  与其让司机师傅绕到前面掉头,他还不如直接在这下车,穿过高速桥洞就到了,也比较省事。
  “得嘞!”司机一声响亮的吆喝,把车就近停靠在了马路边。
  此刻夜深人静,公路上车行稀疏。偌大一座城市到了此时竟已全然不见白天的喧嚣与繁华。颇有“一世浮华皆似梦,灯下孤影三两人”的隔世之感。
  夏曦背着包,一个人走在熟悉的回家途中。在穿过黑乎乎的桥洞时,从他身后隐隐传来了自行车骑行的声音。
  于是步履行进间,他便自觉地往右边靠了靠,心想:也是一个孤独夜归人吧……
  “砰!”
  夏曦的后脑勺突然遭受一下重击,他眼前一黑,便软软扑倒在地,不省了人事。
  在他身后,一名头戴机车头盔的家伙,把手里的水泥砖块随手一抛,然后下了车座,远远地驻足观望,待确定夏曦再无反应后,便匆匆弃车,闪身靠了过去。
  只见他佝偻着身子,从身上的一个暗袋里,掏出一块鹌鹑蛋大小的鹅卵石。
  那是一块类似于水晶质地的半透明晶体。晶体表面血色深沉,但里面却有无数亮如星光的小金点,不时闪烁着,犹如活物。
  他蹲下身,使劲捏开夏曦紧闭的嘴巴,然后把石头硬生生塞了进去,完事后兀自松了一口气,在安全头盔里瓮声瓮气地嘀咕道:
  “奶奶地,三条人命呐!……要不是塌方,俺还能多拿几件……一百万?噫~恁个小鬼子还真会捡便宜嘞~……木有一千万,俺咋和村里的亲戚交待?
  ……还特么舍利子?老子咋就恁个不信嘞!俺翻遍古籍野史,也没找到半点记载,更别说正史嘞~……再说这舍利子历来都有宝函,哪见过就这么裸放在头顶上的。
  ……噫~这玩意儿肯定是颗稀世宝石。哼哼~……当俺恁好骗嘞!”
  他边说,边把头盔前面的挡风罩掀起一半,点了根烟,放松着自己紧绷的神经。
  “呵呵~艹他酿地。别人是人体藏-毒,俺这回是人体藏珠。小子,算你倒霉,也不知道这东西有毒木毒。反正等俺明天谈完,就来找你。
  ……噫~可别提前给俺拉到抽水马桶里去嘞,不然老子一样活剖了你。不过……毒死了更好,还能多放两天。
  ……放心,你要是木死,到时俺肯定给你上药,包你一点感觉木有……老子要是心情好,掏完东西兴许还能再给你缝上……”
  说着说着,他好像猛然想起了什么重要事情。
  “噫~差点把正事给忘嘞……来,给俺留个相……”说罢掏出手机,调好闪光灯,把夏曦摆成正面仰躺的姿势,俯身拍了张大头照。
  “……一会再把哥哥领回家,认个门儿,这事就妥嘞~嘿嘿,就俺知道你住的地方,这回追上俺也木有用嘞~……”
  ……
  1个多小时后,夏曦逐渐从昏迷中醒来。他艰难的支起身,席地盘坐,只觉的脑袋昏胀麻木,后脑勺处一片冰凉。
  他抬手一摸,满手都是半凝结的血液,看样子是莫名遭了袭击,可现场除了他以外,四周并无人影。
  “抢劫?”夏曦急忙起身寻找背包。不过还好,背包倒是没丢,就掉落在离他不远的地方。
  他拾起来一看,发现包里面装的钱包、钥匙一样没丢,整个人顿时松弛了下来。
  呕~呕~~
  夏曦忽然俯身一阵干呕,感觉胃里面直泛恶心,而且喉咙里也是吞咽困难,火烧火燎的极为难受。可吐了半天,除了口水外,却是什么也没吐出来。
  他强忍着咽喉的不适,带着疼痛和一肚子疑问,跄跄踉踉地走回了家,全然没在意身后有道幽灵般的身影,正远远尾随着他。直到他关上家门后,那道身影才悄然远去。
  ……
  第二天,夏曦一觉睡到了上午10点多。
  虽说已过了一夜,但对于昨晚的遭袭,他还是没理出个所以然,只能归结于自己倒霉,兴许是别人恶意报复,但是打错了人。
  至于后脑勺的伤口,虽然还是有些蜇痛,不过想来问题应该不大。除了破了几道寸许长的小口子外,失血不多,最多也就是有点轻微脑震荡。
  昨晚回家后,他就把伤口大概清洗了一遍,并撒了点云南白药,草草包扎了一下,估计明天就能把纱布拆解下来。
  现下最让他感到难受的还是喉咙,里头仍然肿痛干涩,人也完全没有进食的欲望。
  他挣扎着起身下床,拖着疲乏的身体来到厨房,从冰箱里叩出几个冰块,含在嘴里消肿止涩。
  本来他还想着趁周末,给安歌打个电话,可现在咽喉肿的一说话就穿帮,怕她在外面瞎担心,耽误正经工作。这么一想,也就按下了给她打电话的念头。
  于是他就这么闭着眼睛,侧身躺在枕头上假寐,没一会功夫困意再度来袭,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  忽然,卧室半空中亮起一道紫蓝色光华,一团直径大约60公分,且不断自旋的光球凭空显现。
  就见那光球缓慢游动到床铺上空,静悄悄悬停在夏曦头顶。球体表面布满了光弧,一丝丝如触须般闪烁跳跃。
  尽管此时还是白天,但在这厚窗帘遮挡下的幽暗房间里,这光球却显得异常明亮。就像是有人在屋里电焊一般,四周墙面上顿时明暗交织,光影闪耀。
  球形闪电,俗称滚地雷。关于它的成因,在科学界至今仍还是个谜,只知道和强磁场有关。
  一般持续时间很短,也就几秒钟,而且通常都是伴随着雷暴天气出现。可现在外面艳阳高照,根本没有一点要打雷下雨的意思。
  况且,从它出现到现在,也已经持续了十多分钟,这已完全违背了科学常理。
  姑且不论这球形闪电的出现,是否合乎逻辑,单就它本身而言,就已是极度危险的存在。在它出现后的行进过程中,一旦碰触到任何物体,都会在瞬间引起强烈爆炸。
  而此刻昏睡的夏曦,却全然不知一场意外已然降临,灾难随时会被触发。只要一爆炸,那必定就是家毁人亡的下场。
  可他就像是彻底昏死过去一般。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