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三十四章 身陷囹圄

  啪~
  “法克,你个狗酿养的浑蛋!”
  Jason(杰森)满面怒容,把手机狠狠摔在了房间地毯上。这几日连续传来的坏消息,让他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恶劣情绪。
  刚才电话里,在岳国情报局工作的尼扎尔,断然拒绝了他的请求。言明不提供任何关于恐怖武装的情报线索,也不打算就这件事,和他有任何形式的合作。
  而且还一再警告他,即便是那股恐怖武装入境岳国,那也是岳国的国家内务,不存在同私人武装合作的可能。
  希望他在岳国境内,不要有任何过激的举动。不然很难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,并且敦促Jason(杰森)带着他的人,尽快离开岳国国境。
  这位名叫尼扎尔的情报特工,是Jason(杰森)在S-J-Z部队任职时结识的。
  当时他们还曾一起配合,完成过多起针对西亚地区,基地恐怖武装的围剿任务,也算是老交情了。
  可Jason(杰森)万万没料到,在他退役后,对方竟直接翻脸不认人,这让他一下陷入到了极为被动的境地。
  这几年光明会在米国的势力,不断被共启会清洗,对于国际和国内诸多势力的实际控制权,也在不断萎缩。
  这导致组织的很多项目,得不到很好的支持与配合,而这次的遭拒,也只是折射出其中一个侧面而已。
  之前,促使他拨出这个电话的一个重要原因,就是因为卡莱文前些天在巽国境内的行动,突然间出现了问题。
  当时卡莱文刚刚联系上,组织在西亚地区的情报内线,正当他准备进一步接触时,不想被那内线头目无情出卖了,以致到现在还生死未知。至此光明会在巽国境内的情报网络,也就此全线瘫痪。
  而Jason(杰森)深知,如果在行动期间,缺少了西亚地区的情报网支持,他很难独自带队完成这次任务。
  正是在这种迫不得已的情况下,Jason(杰森)才把希望寄托在尼扎尔这边。想着对方看在他们当年结下的战友情份上,能跟他共享相关情报,帮他度过这次难关,可谁料,对方竟一口回绝。
  这也是当初破军在陌斯的时候,直接拒绝夏曦的根本原因。因为一旦没有了组织作为后盾,也就意味着失去了强大的情报网支援。
  他就会像Jason(杰森)一样,如瞎子般深陷于各股势力交错的泥潭中。
  如果还一味盲目在西亚地区乱闯的话,那纯属于找死!任何国家、任何势力,都可以轻而易举的,致他们这些非法闯入者于死地。
  Jason(杰森)这么多年来,还是第一次遭遇到这种束手束脚的难堪局面。他默默拾起电话,开始给光明会上级,汇报他们当下的糟糕处境。再也不复来此之前的意气风发。
  ……
  奥拉市西北40公里,一处山坳里。
  夏曦结束了一天的射击训练,正愉快的在厨房里忙碌着,准备他们今天晚上的大餐。
  在厨房里一起帮忙的还有野狼,此刻也在飞快的用军刀给土豆削皮。
  “为什么你们大部分都不是炎夏人,却都讲的一口地道的炎夏语,是在部队的时候学的?你们都要掌握好几种语言吗?”
  夏曦一边麻利地剁着鸡块,一边问了野狼一个在他心里憋了很久的疑问。不过这倒并不涉及组员的隐私信息,所以也不算违反规定。
  “嗐!还不是在非洲那旮瘩,被老A给逼的呗。还忽悠俺们说,在执行任务地时候,那家伙,比啥密码都好使。
  那鬼地方,所有佣兵都整英语,俺们都能听懂。可俺们一张口,哎妈~就算他们费老劲窃听,也特么白瞎!
  哎呀~俺跟你说,就你们这炎夏语老特么难整了,俺们学地时候,那家伙,费老鼻子劲了!”
  野狼一边挥刀,一边操着带口音的山寨东北话,心情激愤地抱怨着。
  他这番话,把夏曦逗的嘿嘿直乐。心想幸亏破军是个东北人,你们当初要学的是州山话,或者闽南话之类,那才叫真正的密码系统,就是炎夏人也听不懂。
  当然,这也就是夏曦随便一问。真正让夏曦感到佩服的,还是他们专业的作战技能。
  通过这些天,夏曦和他们的闲聊当中,让他逐渐了解到,这些人在战斗小组里各自擅长的领域和分工:
  “大鹰”和“小鹰”两人看上去很像是炎夏人,他们是组里的狙击手。执行任务的时候都是搭配行动,一个负责远程,一个负责中近距离。
  “土匪”是非洲人,不知道具体国籍。他主要负责战术破坏,包括排雷,爆破,破坏电缆、通信以及监控设备等等。
  “管钳”是米国人,他是电子和机械类工程专家。任何枪械、车辆,或者是电子设备出现故障,都由他负责检修维护。
  在执行任务时,他还负责设计信号屏蔽或干扰系统,安装远程遥控装置等等。
  “强盗”是西亚人,他是组里的突击主力。主要负责前端重武器突进,他总能迅速找到敌方的防御弱点,带队突入。
  “郎中”是东南亚人,他是组里的军医。丛林作战是他的强项,他可以随手布置各类机关,用毒也很擅长,经常能让敌人防不胜防。
  “夜猫子”是北欧人,擅长操控无人机进行近地监测,还能破解各国卫星设备,用来远程导航或者监控。
  这点虽说夏曦也能做到,可要说用以配合战术突进,或者指导大家安全撤离这些,他可就一窍不通了。
  “司机”也是西亚人,就是那天开车去莫迪接夏曦的那个。他主要负责载具驾驶,大到各类飞机、坦克,小到汽艇、摩托,都是一把好手。
  “老炮”是个强壮的非洲裔混血。主要负责外围重火力支援,比如肩射式火箭筒、迫击炮、榴弹枪等等,说白了就是个人形移动炮台。
  “野狼”和“疯狗”,一个是南米州人,一个是东南亚人,两人都是侦查系的精英。特别擅长近身搏击,潜入暗杀更是他们的拿手好戏。
  “兔子”长得看上去和破军差不多,可能都具有罗斯血统。他主要负责各类地形的掩体搭建,还包括河面搭桥,或者山体索道设置等等。
  “猴子”具体看不出是哪人,很像是印第安裔。他特别擅长徒手攀爬和各类潜水。另外,近距离伪装能力在组里首屈一指。
  总能在别人意想不到的地方发起袭击。在执行任务时,往往能够起到奇兵突击的效果。
  “老雷”是组里的爆破专家,应该是东欧那边的人。他除了能在简陋条件下,自制爆炸物以外,还能快速设置各类诡雷,对人体的种种条件反射了如指掌。
  破军的能力暂时不好说,大家也没怎么聊到,应该是那种比较全能型的精英吧,不然何以能成为他们的头。
  不过夏曦倒是知道了他们为什么要叫他老A。除了有头领的意思外,A也是苹果的英文Apple的第一个字母。
  当初在佣兵战场上,破军属于那种让敌人恨之入骨般的存在,人人都恨不能咬他一口,咬死更好!
  话说夏曦他俩刚把一大锅大盘鸡给炖上,突然就看到“司机”从外面急匆匆地奔向了那间会议室。
  不一会,破军就从厨房门口探出脑袋,拍了拍门,告诉他俩马上到会议室召开紧急会议。
  原来,“司机”带来一个很不好的消息:“阿力很可能被杀了!”
  就在昨天下午,阿力的父亲给“司机”打了个电话,说他儿子已经失踪了好几天,问“司机”这边有没有可能打探到什么消息。
  阿力的父亲,是“司机”他们村的老大哥,入伍当兵后,一直是村里所有男孩崇拜的偶像。
  可以说,当年“司机”正是受了他父亲的影响,才在后来选择加入了特种部队。因此,他对此事极为上心,况且之前让阿力去接人,也是他牵的线。
  于是“司机”通过组织的情报网略一查问。得知几天前,阿力曾带着一名米籍西亚人前往了莫迪,之后两人便一同失踪。
  他心里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,没多久他就在莫迪城郊,找到了阿力的那辆越野车,除此之外,却再没有关于阿力的任何线索。那便只有一种可能,被人灭了口。
  当夏曦乍一听到阿力死亡的消息时,只觉一股哀凉如同冰网,迅速延展至全身。
  他此前还从未有过这种,直面身边人死亡的经历。
  一个不久前还在你面前活蹦乱跳,热情洋溢到你不胜其扰的人,突然间就从这个世界上永远消亡了。这让他一时有些难以适应。
  忽然之间,一个野蛮且时刻充满杀戮的世界,就这么血淋淋地展现在他面前,真实到令人颤栗,一刻也没有远离。
  而当这场战斗真正开始的时候,他将要面对的,或许比这更加残酷,也更加狰狞。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