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二十九章 死亡奔跑

  破军走后,夏曦便开始绕着圈小跑起来。一开始,脚腕处还经常因为用力不当,有些别筋,跑两步就有些瘸拐。
  后来慢慢适应了,也就开始逐渐加快了速度,就像破军要求的那样。
  第一圈下来,他便感觉身体有些难以承受。这一圈足足跑了有400多米。
  虽说速度不快,可夏曦却觉得双腿无比沉重,喉咙里也像有什么东西顶着,汗水狂泻而出。
  不过他倒是没停,一直在坚持。因为他知道,这种距离,就连一个平常人都不如。尽管他的身体素质,比不上常人,可他绝不想再被看低了。
  第二圈……
  第三圈……
  夏曦开始有些坚持不住了。只见他脸色苍白,嘴唇发紫,就连奔跑中的身体,也开始有些东倒西歪。
  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脏,似乎随时都能从嘴里蹦出来,而且肝脏那里疼痛难忍,肺部也像要炸开一样。
  急促的呼吸间,嘴鼻里总是充斥着一股子血腥味。眼前金星直冒,再看周边的景物,貌似全都罩上了一层黄绿色滤镜。
  “再坚持一会……”
  “再坚持……”
  他心里不停给自己鼓劲……
  可是……
  噗通~
  夏曦眼前一黑,终于还是软倒在了地面上,一股土腥味扑面而来,干燥的土石地面被太阳晒的炙烫无比。
  不过倒地的夏曦,却并没有因此陷入昏迷,仍在使劲睁大眼睛,拼命呼吸。即使他什么也看不见,可脑子还有意识。他极力想摆脱这种虚弱症状,好让自己再次爬起来。
  呼~呼~
  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浑身汗出如浆。这时忽有一阵小风吹过,让他那已被汗水浸Shi的身体,顿时感到丝丝清凉。
  憋闷的匈腔也一下通畅起来,心跳渐趋平缓,而且紧贴地面的心脏位置,感觉烫呼呼的还挺舒服。
  过了会儿,他再次用力支撑起身体,缓缓站了起来。这时,夏曦的大脑已经恢复了清明,视线也开始再度清晰,于是他再次迈开双腿,慢慢跑了起来。
  “原来破军说的是真的,这算是突破了一次极限吗?”
  ……
  三个小时后。
  夏曦的体能开始急速下降,期间他又晕倒过一次。
  不过现在他遇到的情况,和之前明显不同。头疼欲裂不说,胃里还直犯恶心。
  心脏那一片冰凉麻木,犹如被极寒的冰块冻住一般,完全感受不到跳动。
  他的手脚已经没有了知觉,只机械般的不断往前迈进。
  呕~
  夏曦突然跪倒在地,开始不受控制的呕吐起来,没吐几下,便反弓着身体向后栽到,两条腿曲直相交,全身剧烈抽搐。
  他捧在匈前的双手,紧紧团缩在一起,手指筋挛成鸡爪状,鼻腔和嘴角处,堆起了厚厚一层血色泡沫。
  最终,夏曦两眼一翻,僵挺在地面上,好像彻底死亡了一样。
  就在这要命档口,只见破军急忙从屋里跑了出来,手里拿着一个短小的注射器。
  他来到近前后,用力掰开夏曦的双手,露出前匈,照着心脏的位置,毫不犹豫地一针扎了下去。
  “艹~,……还以为你最起码能熬到下午再注射……也不知俺俩这回到底谁整谁,要不是上面说特么要保你一命,俺俩都不用遭这罪。”
  破军一边注射,一边低声抱怨,语气颇为不屑,却又无可奈何。
  其实,这时候的夏曦,已经无限接近死亡了。就算是正常人,猛然间进行了这么长时间的剧烈运动,身体都会承受不了,就更别说已经孱弱了十多年的夏曦了。
  他身体的这些反应,正是运动型猝死的症状。一旦没有及时抢救,再过个十多分钟,大脑就会彻底死亡。
  不过现在,夏曦正处在一种极为虚幻的状态里。他感觉自己正轻飘飘地悬浮在身体上空,全然感受不到身体上传来的任何不适,也听不到任何声音,一切都是那么静逸,心绪说不出的宁静、平和。
  但更为神奇的是,他竟然看到自己全身上下,透射出数不清的七彩光点,只是有的明亮有的黯淡。
  “我这是……死了、了、了?……
  不能死、死、死……
  安歌一定还活着、着、着……
  我不能死……
  要找到她、她、她……”
  嗬~嗬~
  十几秒后,夏曦的身体猛烈抽搐了几下,喉管犹如破风箱般,疯狂往肺腔里吸注着新鲜空气,他的心脏再次有力地跳动起来。
  当然,几乎是在同一时刻,他身体上所有的疼痛、酸胀、干渴、眩晕等难受的感觉,也统统回归到了夏曦的感观世界里。
  “小样的,没死成吧!来把这个喝了。”破军见他睁开了眼睛,便伸手递过一瓶浅绿色的小瓶子,里头装的是富含电解质的营养液。
  它可以在短时间内,快速被人体吸收,补充全身过量消耗的矿物元素,让身体迅速恢复正常的代谢功能。
  夏曦颤抖着接过瓶子。触手微凉,看来之前应该一直在被冷藏保存。他一仰头,把200毫升的营养液,一口灌进了肚子里。
  在地面气温已经高达32摄氏度的情况下,他竟冷的浑身直哆嗦,也不知是营养液太凉,还是身体太虚。
  总之喝下去之后,身体就好像是烧红的宾铁,一下丢进了冰水里,感觉全身的毛孔,都在嘶嘶往外呲着水气。
  “放心,有我在,你想死也死不了,休息30分钟,接着跑去吧。”
  破军看了看手上一个手机大小的监测仪,见上面的监测数据,差不多都恢复到正常值后,便抛下一句话,转身回了屋子。
  ……
  40分钟后,夏曦默默从地上坐起,转过身,弓起腰背趴跪在地面上,头上汗水滴答。
  接着又咬紧牙关,万分艰难地站起来,拖着两条还在不停颤栗的双腿,再次开始了奔跑。
  他此时心里并没有去怨恨谁,无论是破军还是他自己,当然更谈不上愤怒。
  因为“怨、恨、怒、丧”这些负面情绪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是“弱者”独有的应激反应。
  当然,这里所谓的“弱者”,并不是恒定的,它只表示人在一段时区内的身心状态。普通人的一生中,会经历数不清的“弱者”时区。
  话说夏曦现在的脑子里,就只有一个想法——跑下去!他要活着见到安歌,除了这个念头外,内心里一片澄明。
  一个小时……
  两个小时……
  时间一晃,又是两个小时过去了。他的鼻腔和嘴巴里,终于开始直接往外溢血,并且随着他不停歇的奔跑,出血量越来越大。
  可他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识,依旧持续不断的向前奔跑着。或者说夏曦现在已经完全丧失了意识!五感皆闭,如同一个植物人。
  他就这么一圈接着一圈地飞奔,并且还在不断增速,全然不是破军之前所要求的间歇式奔跑。
  噗~
  又是一口鲜血,从他嘴里喷扬而出,大量的血液混合着T恤上的汗水,正不停地滴落到地面上,在他沿途所经之处,留下点点腥红。
  夏曦这会儿根本接收不到任何来自身体的危机反馈,只下意识觉得吐出那一口口鲜血后,整个人好像更加舒服,身体轻的好似一根羽毛。
  忽然间他感觉自己又一次漂飞了出去,在空中静静看着自己飞奔的身影。
  而他之前身上的那些奇异光点,也再一次显现出来,只是现在更加暗淡,肝腹部那些原本就微弱的光点,此刻却已经全部消失,只剩下一片黑暗……
  死亡的深渊近在咫尺,距他也就一步之遥。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