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二十二章 风起青萍

  九九重阳,茱萸梓乡,茔冢草黄。
  悼千古,战魂尤未央,几渡苍茫。
  今朝又闻酒香,孤烟寞影残阳。
  南山上,寸许白霜,不复少年郎。
  ……
  炎夏东北地区。
  冰城东南50公里外的二龙山,一处偏僻的小山头上。
  时近黄昏,破军正一个人满身大汗地俯身忙碌着,在为两座坟冢清理荒草。
  就见他头戴一顶破草帽,身上的橄榄绿军用背心,已经严重褪色,背心前后满是汗渍,微泛盐白。
  脖颈和肩臂处裸-露的皮肤,被秋日的烈阳晒得红彤彤一片;再经汗水浸润,油光锃亮,使他那一身彪悍的肌肉,显得格外强健饱满。
  而他身上那些大小不一的刀疤弹痕,更是让人触目惊心,一看便知,此人必是久经战火的洗礼……
  “弟弟们呐,别埋怨哥把你俩整这么老远。要是弄进公墓啥嘀,容易被咱爸妈知道……你俩肯定也不乐意……”
  “咱这地方好啊!就你俩独占一山头……再说,公墓那地方人忒多,你俩和他们也搭不上话……是不?”
  “来,先给你俩把烟点上,等俺把这地方收拾干净喽……再陪你俩唠嗑……”
  “呼~这秋老虎,咋感觉比非洲那疙瘩还热……”
  “唉~行了……最后两把……”
  1个多小时后,两座坟冢焕然一新。上面的荒草都被破军一一除尽,又培上了一层新土。
  土包下边缘,也重新垒上了石头,防止下雨把坟土冲掉。两块黑色大理石墓碑,被他擦得光可鉴人。
  事罢,破军把工兵铲一扔,拿出一个随身携带的不锈钢酒壶,给两个坟头前,分别摆上个小酒盅,倒满。
  然后又从边上找了一块书包大小的石头,搬到坟头对面坐了下来,他摘下破草帽,一边擦汗,一边给自己扇风祛暑。
  这两座土坟里埋着的,是和他没有血缘关系的两个弟弟。
  破军本名陈福强,这名字是他现在的养父母给取的。他亲生父亲是罗斯人,性格暴躁,嗜酒如命,三十多年前来到冰城倒卖物资,认识了他的亲生母亲。
  本来日子过得还算凑活,虽然说不上有多富贵,但也算是邻里间颇为羡慕的小康之家。
  可没两年功夫,他父亲就沾染上了赌博,最终弄的生意破败,还背了一身债务。走投无路之下,便把他们娘俩扔在了冰城,自己独自返回了罗斯国。
  自打他父亲离开以后,娘俩顿时断了生计,日子越过越苦,债主们也三天两头的上门追要欠款。
  而平日里,那些原本巴结讨好的邻里乡亲,立马翻脸不说,还骂他是个二串子,骂他娘不检点。孤儿寡母的备受歧视,饱受欺辱。
  可他们又无力出国,去罗斯找他父亲。绝望之下,母亲便在某个不见星月的夜里,喝农药自杀了,那一年破军4岁。
  从此他一个人流浪街头,沿街乞讨度日,风餐露宿,苦不堪言。
  那年冬日,大雪封城。破军饥寒交迫之下,昏倒在郊外小北屯的一户农院门口,也就是他这两兄弟的家。
  那时候这两兄弟还没出生,他们的父母也才刚结婚没多久。看着孩子实在可怜,便收留了破军,就当给自家积德攒福了。
  到了第二年,家里就喜添了一对双胞胎。他俩一个叫福贵,一个叫福财,生性机敏好动,自小就喜欢跟在破军后头玩耍。
  破军因为是混血的缘故,打小就比一般孩子长得高大健壮,也有力气。
  十岁出头就能跟着养父母,一起下地干活,再苦再累也从不埋怨,一家人过得倒也其乐融融。
  直到他16岁那年,福财被隔壁村的二愣子李铁蛋打破了脑袋。
  破军二话没说,抄起木棍子就找了过去,生生废了他一条腿,打的李铁蛋右腿大腿骨粉碎性骨折。
  这下可是捅炸了马蜂窝,因为李铁蛋的爷爷,就是那个村的村支书,一听说自己的宝贝孙子被打成那样,那还得了。
  于是领了一大帮人上门讨说法,赔钱不说,还一定要把破军赶出村子,说他是黑户,不然就报警抓他。
  当时正值严打,破军也不想让父母为难。于是万般无奈之下,只好独自远走他乡,再次游混街头。
  几个月后,他意外结识了一个帮人偷渡的蛇头,遂生出了前往陌斯,寻找亲生父亲的想法。
  可好不容易到了陌斯,他却两眼抓瞎,毫无头绪。再加上语言不通,又是非法入境,成天里东躲XC,生活也没个着落。
  后来经那蛇头介绍,他便加入了陌斯当地的一个小帮派,靠打架要债度日。
  一次失手伤了人命,被警察抓住后关进了监狱,幸亏还未成年,总算躲过了死刑。其后在一番机缘巧合之下,便有了加入K格搏,成为特种兵的一系列经历。
  从军队退役后,破军一时间无法适应普通人的生活,便同一帮战友去了非洲,成了一名雇佣兵。
  收入虽高,但很不稳定,存不下什么钱,不过倒也衣食无忧。
  就这么浑浑噩噩过了几年,他看着身边的战友们一个个伤残身死,离他而去。破军对于这样的生活,便开始逐渐厌倦起来。
  在一次执行西亚任务的时候,他因为杀伐果断,战绩突出,受到玄黄阁主——紫薇帝星的青睐,吸收他加入了玄黄十四星,成为了今天的破军星。
  在暗黑世界里,玄黄阁是一个近乎传说一般的组织,隶属于宏门,却又从不插手宏门事务,是个独立的存在。
  自三百年前宏门成立之初,便已建立,一直延续至今。
  玄黄阁的主要成员,以周天十四星命名。
  分别是:紫微星、七杀星、破军星、廉贞星、贪狼星、天府星、武曲星、天相星、太阳星、巨门星、天机星、太阴星、天梁星、天同星。
  其中紫薇帝星,也就是玄黄阁主,主掌其余的十三星将。据说他的来历极为神秘,外界从未有人见过,却又真实存在。
  而且三百年来,似乎始终只是这一人掌令,从未改变过,在宏门内部地位超然,被历代山主供为圣祖。
  当然,这估计也就是江湖人,以讹传讹的说法罢了。世上又哪会有人真的长生不老,一世便活三百载?想来应是那紫薇帝星的星号代代相传而已。
  不过,在玄黄阁里,紫微帝星几乎从不现身。所有暗黑世界的业务,主要都是由武曲星代为操掌。
  话说这武曲星为人刚毅,举止威严,行事严酷果决,为暗黑世界里少有的一代枭雄。
  以至于其他十二星将,对于武曲星的决议,从来都是言听计从,绝不敢有任何异议,视他为组织的实际领导人。
  另外,这玄黄阁十四主星,每人都可自掌一方天地,类似于集团下属分公司。每个星域人数不等,属于社团外围组织。
  破军的这两个弟弟,当年就是执意要跟他闯世界,才由此变成了他星域下的外围人员。
  在破军看来,既然在他的星域里,自己可以说了算,那拉他们一把也是无可厚非。况且有他护着,弟弟们怎么着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。
  可谁想,他这两弟弟,自打有了特种兵哥哥撑腰后,野心飞涨。
  私下里竟偷偷和东南亚的毒枭有了瓜葛,在一次提货的时候,遭人围杀,死在了老沃。
  虽说后来破军亲自带人,千里奔袭,灭杀了那个团伙,算是给他俩报了仇,可终归人死灯灭,于事无补。
  到如今,破军养父母已至垂暮之年。养父又患上了老年痴呆,生活不能自理,全靠老母亲伺候着。
  至此以后,这养老送终的担子,自然也就落在了破军身上。
  而他自始至终,也不敢把这两个弟弟的事实真相告诉老两口,就怕有个万一。每年他只能独自上山,给这俩弟弟焚纸扫墓……
  “……咋样,那边钱够花不?瞅瞅,俺又给你俩整了两大袋子……”
  破军说着,用手指了指旁边树下面,那两个巨大的编织袋,里面装满了冥币元宝。
  嘀铃铃~嘀铃铃~
  破军伸手在裤子上胡乱擦了两把,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。
  “破军?”
  “是我。”
  “有任务了,这几天准备出发。”
  “好。”
  “地点在西亚,去查一个失踪的罗斯籍教授,要活的。另外雇主要求一同前往,你看着准备一下,有什么需要和太阳星说。”
  “明白了。”
  “西亚的具体资料,太阴星会发给你。这次那个教授所掌握的信息对我们很重要,雇主询问的时候,我需要你务必在场。”
  “好,我知道。”
  电话就此挂断。
  “……行啦,哥又该走喽……”
  “……呵~这瘪犊子玩意,瞧着虎了吧唧样,还挺能啊,真找着门道了。
  别是贪狼这得呵的(得呵的:2B)给鼓动地吧!……艹,这回怎么地都得让你吃点苦头,长长记性。”
  “得了,给你俩烧完,俺就回去安排咱爸妈……也不知道还能回来不……明天再给你俩整两袋过来……”
  一缕苍烟起丘林,生死两不易。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