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四章 医院探访

  “夏歌~夏歌~……夏……”
  周山医院特护病房。
  夏曦忽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,他被刚才那噩梦吓得满身大汗……
  这时,从旁边突然窜过一道身影,他定睛一看,竟然是高强!
  “你怎么来了?”夏曦疑惑地看着高强。
  说实在的,他到现在心脏还在突突乱跳,他记得当年没遇到车祸这种事啊,但见自己身上又是插着点滴,又是夹着心跳检测仪,这阵仗把夏曦搞得莫名其妙。
  “我不是在庙里么?这是哪?医院?”他的意识还停留在朴陀山后山。
  “艹,还庙里呢,这是周山医院。你可算是醒了,吓死我了!你刚从ICU病房转过来。怎么样,感觉好点没?”高强忧心忡忡地看着夏曦。
  “我能有什么事,瞎操心!”夏曦说着就要挣扎着下床,可浑身酸软无力,便又老老实实躺了回去。
  “你别动!还特么没事,你都昏迷好几天了,要不是景区的环卫工人发现你,你现在都进火葬场了!”
  “昏迷?没有啊,我就是在后山溜达,然后……”
  原来,夏曦前两天在北都的时候,接到了北都医科大学周医生打来的电话,说自己的器官配型又没成功。
  绝望之下,他便和学校请了几天假,让其他老师帮忙代课,自己则是回到了儿时故土,打算来散散心,驱散一下内心的郁结,他怕自己以后没有机会了,谁知却又陷入了昏迷。
  “行了,别说废话了!”
  “那你怎么来的?”
  “你手机上就两个电话号码,一个是小鸽子,一个是我的。他们发现你以后,就用你手机打电话找人。
  小鸽子那没打通,就打给我了。我说你手机也不设个密码……算了,就你这样的,还是别设密码了。
  真要出了什么事,还能有人联系我们,那小鸽子去哪了?怎么电话也联系不上?”高强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。
  “她出差去天海那考察了,要去半个月,估计那边没信号!你别再给她打电话,听见没有,回头吓着她。
  以后也别打,你特么和我们不是一路人,我之前跟她说你又去国外了,联系不上你。”
  “得,我不打。那你和我说说,你这器官衰竭是怎么回事?”
  夏曦听他问起这事,表情顿时一愣,半晌后低下了头,轻声说道:
  “你……都知道了?”
  这件事夏曦遮掩了多年,除了自己以外,也就只有北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周医生,了解的比较详细。
  当年为了安歌,他以弱冠之躯同乞儿帮班头搏斗的时候,伤到了脏腑。起初他并不知道,还以为是小伤,疼了几个月也就没事了。
  到后来,他发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虚弱。在一次短暂的意外昏迷之后,夏曦偷偷跑去医院里做了检查。
  医生检测后告诉他,他的肝脏、脾脏都有不同程度的破裂,要他马上入院治疗,不然再拖下去,可能会危及生命。
  十三岁的年纪,正值身体发育的旺盛期,如果当初发现的及时,通过长时间的休养治疗,也许还能恢复如初。
  可是那个时候,夏曦身上根本没有多余的钱去住院,而高强当时也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工作,生活的压力全在他一个人身上。
  况且在安歌养父母来领养她之前,夏曦就一直在为她以后能够顺利入学的事情谋划着。一个人除了网吧的工作外,还去兼职了两份其他工作,以此来提高收入。
  所以,仅有的一点钱,夏曦实在舍不得花在医院里,他觉得自己年轻皮实,熬两年也就恢复了。
  可以说,在当时的情形下,安歌养父母的出现,其实缓解了夏曦很大的压力。
  而夏曦通过福利院,在详细打听过安歌养父母的情况后,也觉得机会实在难得。毕竟那年头,以他们的条件,要是能够一步跨到米国去念书,不得不说是天大的幸运。
  不过,在安歌离开后。夏曦为了他和高强的生活,依旧没日没夜,拼命的打工赚钱,丝毫没有顾及自己的身体。
  久而久之,便伤及了根本,再难复原了。不仅是身体发育不良、体型瘦弱,而且头发也逐渐花白,眼睛的近视度数越来越大。
  8年前,夏曦再次去医院做了全面检查。但医生对此已经无能为力了,因为那两处内脏器官由于发育的畸形,已经开始呈现不同程度的萎缩和衰竭。
  最后医生告诉他,除非是更换器官,不然的话他可能活不过40岁。
  为此,他变得更加努力。特别是这几年,夏曦凭着在计算机领域的超强能力,帮一些国际大公司修补网域补丁,挣了不少钱。
  除了在北都西三环买下一套一居室外,还存下了器官移植手术的费用。原本是打算配型成功后,通过手术,彻底改变自己的人生。
  可偏偏自己的血型太过稀少,所以配型也一直没有成功。
  而且医生还建议,以他多年的孱弱体质来说,两处器官最好在一次手术中完成移植,并且尽量使用同一名捐献者的器官,这样身体的排异反应才能减少到最小。
  可这相当于直接对他判了死缓,因为能同时满足这种要求的几率,不能说绝对没有,但也实在太小了。
  平日里,他全靠医生开的药物维持身体机能,一向都是药不离身。
  这也是他一直以来孤僻、自闭的最大原因。关于这件事,夏曦从没有在安歌和高强面前提起过。
  对他来说既然事实已经成了这样,即便说了也没用,并不能改变什么,只是给他们徒增烦恼罢了。
  他只希望他们的人生能过得幸福、快乐,无忧无虑,这样也算是对他的一种慰籍吧。不过后来,高强的情况实在出乎他的预料,而夏曦对此也无能为力。
  话说十年前,高强执意离开周山,要去羊城闯世界后,两人从此各奔前程。
  刚去那会,高强还不时给夏曦打个电话报个平安。可没两年,高强便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去了国外。
  至于怎么去的、去的哪?他回来后也没细说。但从那时候起,彼此间就彻底失去了联系。
  任凭夏曦如何努力在网上搜索,也找不到高强的丁点儿下落。后来这事还一度成为夏曦的一桩心病,就怕他因为那莽撞性格闹出什么意外。
  直到几年前,高强突然回国发展。刚一回来便四处打听夏曦的下落,期间还回过几次周山,不过也都没什么大的收获,只是打听到夏曦来了北都。
  于是他便又匆匆从羊城搬到了北都。当然主要产业和大本营依旧留在羊城,只是他本人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北都。
  为此高强还特意在北都投资了部分产业,想着两人在同一座城市,没准运气好能碰上。可谁知他在北都晃悠了一年多,也没什么实质进展。
  偶然间高强通过组织得知:炎夏国有个世界级的黑客教父,而且当年一出手便震撼了黑客界。
  据说在当年一场由国际金融寡头策划下发起的,针对炎夏网络经济,阴谋颠覆炎夏网域长城的黑客大战中(世称“孟姜女计划”),他曾以一人之力,在危急时刻,力挽狂澜地捍卫过炎夏网域安全。
  而后,更是带领着炎夏红客联盟转守为攻,一举击溃了前来进犯的国际黑客势力。
  只不过当时没有人知道,那名横空出世的黑客教父到底是谁,只是猜测他应该是炎夏人。
  当然更加不会有人相信,那场令黑客们每当提及,便会热血沸腾、心潮澎湃的阻击神话,竟是发生在一处不知名的网吧里。
  当年他布下的网域警戒,直到现在也依旧无人能破,因而受到了全世界黑客的顶礼膜拜。
  而且,他还时不常会出现在一个秘密的黑客论坛里。每次出现,就只为破解全球黑客们,精心布下的最新防火墙系统,然后安然离开。没人能追踪到他的IP,被大家戏称为黑客进化路上的磨刀石。
  高强当初离开州山之前,就知道夏曦是个电脑天才。至于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,他倒是了解不深。
  不过本着宁错过不放过的瞎猫心理,高强特意花钱找了一位国际黑客,给这名炎夏黑客教父,在他不时光顾的黑客论坛上留了一句话:竹林捕鼠,夜半歌声。
  没想到,夏曦一看到这句话,顿时激动得不得了,立马回复了他。于是他俩就以这种离奇的方式再度重逢了。
  夏曦本以为,三个当年相依为命的苦命娃,从此就能安然团聚了。
  可谁知命运多舛,事情并未如夏曦想象那般发展。当他后来得知,高强目前在为暗网上一个秘密的国际组织服务后,便开始对高强日渐疏离,只偶尔见面吃个饭。
  也不让安歌再有机会接触高强,只说是他又去了国外,一时联系不上。
  事实上,夏曦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没见过世面的吴下阿蒙了。自从他知道了高强身在暗网世界后,私下里不知搜索了多少有关暗网世界的信息。
  虽然他不知道高强的组织具体叫什么,也搜不到高强的相关线索。可那段时间的查询,却让他对整个暗网世界,有了更为全面的认识。
  随着他对其中的各类黑色交易了解的越多,他便越震惊于这个地下世界的黑暗与狰狞。
  这是一个掩藏在表象光鲜、繁荣世界之下的黑暗角落。贩卖军火、买卖人口、制毒贩毒,这些都还只是这里的常规交易。
  真正让他感到毛骨悚然的,是他看到的那些令人发指的残忍画面,以及那些个所谓隐形富豪们的变态嗜好。
  什么买卖X奴、轮J、虐杀、丛林真人杀戮游戏、活人解剖等等应有尽有。
  人性的邪恶与凶残,让夏曦每每想起就觉得不寒而栗。他真心祈求这些事情,永远不要同他以及安歌的生活,产生任何关系。
  于是,在多次劝说高强脱离暗网组织不果后,他就曾严厉警告过高强,绝不允许他出现在安歌面前,也不许他与安歌有任何形式的联系。
  但是两人偶尔见面的时候,夏曦还是会给他看看安歌的照片或者视频。让他多少知道安歌目前被他照顾的很好,生活的无忧无虑。
  因为不管怎么说,他们三人都是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人,比血缘还亲。而且他也相信无论高强变成什么样,也绝不会把刀尖指向他们。
  对于夏曦的刻意疏离和严词警告,高强并不介意,他也理解夏曦这些看似无情的决定和举动。
  毕竟从本心上来讲,他并不希望夏曦和安歌,同任何黑暗势力扯上关系。只不过很多时候,考虑的没有夏曦那么周全罢了。
  他刚和夏曦团聚那会儿,曾经去过他住的那间一居室。在了解到夏曦目前所从事的职业后,便打算投资一笔钱让夏曦创业,结果被他当面一口拒绝,毫无回转的余地。
  后来高强又试图帮他介绍些组织的外围业务,比如用他的黑客手段洗洗钱之类的,报酬也不少,而且还隐秘。可谁想又被他骂了个狗血喷头。
  于是,在意识到夏曦的种种坚持后,高强也就尊重了他的选择,到后来也完全放弃了帮他拉活之类想法,由得他过自己的安稳小日子。
  而至于他自己,则早已是泥足深陷,不可自拔了。况且他也是真心愿意干这行,觉得自己的性格更适合做这些。
  甭管是黑的、红的、正的、邪的,只要有钱赚就行,而且越多越好。在高强的世界里,他从来都不掩饰自己的贪婪和狡猾……
  “那你还打算隐瞒多久?是当年被打的?”高强说着,眼眶有些发红。
  “嗯,不过没事,我正在做配型,钱我也存够了,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能做手术了!”
  “我帮你找找!”
  “不用,我警告你,这事你别管!还有绝不能让安歌知道!”夏曦心想,这要是让高强找的话,指不定是从哪搞来的,要是直接杀人,那自己真是造了大孽了。
  “动手术的时候,记得通知我。”
  “行,到时候通知你。行了,我没什么事,你赶紧走吧,看你在这我心烦!”夏曦说着扭过头不再看他。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