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二十一章 下单雇佣

  两天后。
  北都城东“三五四”工厂艺术区。
  高强公寓内烟雾弥漫。
  夏曦静静坐在沙发里,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着那泡着众多补品的高级威士忌,沉默不语。
  倒不是他就想喝这大补酒,而是高强这里所有的高度酒都被泡了,他也没得选。
  “……这事谁也没想到,也怪不得他。哎,我说你能别喝了吗?
  我急急忙忙赶回来,这会儿憋了一肚子话,你倒是和我说说啊!
  你这当老师的不挺能说的么!”高强挥舞着手里的大雪茄,高声埋怨道。
  “这么贵的酒,怎么这么没劲呢,大半瓶下去一点感觉都没有。”夏曦依然自顾自地倒着酒,语带不满。
  “艹~我和你说正经事呢!哎~别倒了,你给我留点,要不我给你换二锅头?”高强没辙了,干脆上去一把夺过酒瓶。
  “经过我都和你说了,还说什么?”夏曦放下酒杯,挑着眉看向高强。
  “下面打算怎么办啊!你别告诉我,你又想偷偷摸摸自己一个人去西亚救人。
  你之前的冲动我能理解,可现在你也算亲身经历过了,也知道你面对的都是些什么人了,换个思路想想。”
  高强苦口婆心的耐心劝阻道,就怕他脑袋一发热,胡来蛮干。
  “换个思路?高强,能想的我都想过一遍了。可我现在实在是走投无路了,能做的事就一件——找到那名教授。”夏曦靠在沙发上,丧气地说道。
  “你说有没有可能,直接找炎夏军方合作?小鸽子是米国人,不行找他父母出面,让米国ZF出面施压。
  而且出事的地方也在炎夏境内,炎夏军方应该没有拒绝的理由,双方一配合,兴许就能有所发现呢。”高强尝试着重新引导俩人思考的方向。
  “你这么多年到底是怎么混过来的?怎么想事比我这个外行还不靠谱。”夏曦像看傻子一样怔怔看着高强,然后继续说道:
  “先不说炎夏同米国的关系,单就说罗斯国。双方关于这件事,肯定是信息共享的,要不然炎夏军方也不可能就这么轻易让他们把人转移回国内的。
  而且我感觉炎夏军方到目前为止,应该从没停止过搜寻。
  就以我所看过的项目资料来判断,这件事绝不是什么普通的科考项目。
  所以他们一旦有所发现,一定会尽最大可能,保证安歌的人身安全,甚至会不惜一切代价抢救她。
  因此对于炎夏军方,我倒是没什么可担心的。可我们要是直接就这样贸然找上炎夏军方,对方也许会因为保密需要,把我们直接关押。”
  “那你说怎么办,西亚实在是太危险了,那就是一群疯狗,总不能真去送死吧!”高强啪啪拍着脑门,一脸愁闷。
  “那人的判断?……”夏曦不由开始怀疑,之前破军是不是把西亚的危险系数故意抬高了,想让他知难而退。
  “小曦,你不了解他。他在我们组织里代号叫‘破军’,是个东北老矛子。哦,是突破的破,不是破烂的破。
  他打小出生在东北,小时候后和咱们一样,都是被父母抛弃的。
  长大点就自己一个人偷渡去了罗斯国找他爹。后来弄出了事,就被罗斯国警察给逮捕了,幸好当时他还未成年,躲过了死刑。
  不过,后来也不怎么就被K格搏给看上了,通过苛刻的选拔和训练,加入了隶属K格搏的‘X-H-Q’特种部队,所以对他们的作战方式极为熟悉。
  等他退役后,又去非洲当了一阵子雇佣兵。因为战绩突出,就被我们组织看上了,把他吸收了进来。
  前些年,他的两个弟弟私下里运毒,在老沃被杀,是我找人帮他收的尸,然后通过秘密渠道转运回的国内。”
  高强把他知道的关于破军的情况,详细给夏曦说了一遍。
  “所以说,如果别人告诉我说西亚有多危险,我可以不信,但要是他说去西亚劫人是有去无回的话,那我一定信!
  在我接触的所有势力或组织里面,没有人比他更专业。别看米国的‘灰水’那么牛逼哄哄,在他手里照样没少挨揍。”
  “怪不得在陌斯的时候,看他安排任务,就跟玩游戏似得那么轻松。我还以为网上神传的K格搏也就那么回事。”夏曦回忆了一下前些天在陌斯的经历,不由得点头说道。
  “他就是从那出来的,能不熟么!而且上次愿意去,也是为了要还我人情,还不仅仅是因为钱。”高强撇着嘴,冲夏曦翻了个大白眼。
  “那怎么办?他不愿接西亚的活,你还有其他雇佣兵组织能联系上吗?”夏曦迫切的追问道。
  “先不说有没有,你先告诉我,西亚劫人的事,你会不会去?有没有可能让我去?”
  “不行!肯定是我去,很多信息只有我知道的比较详细。别人去的话,就算侥幸找到了人,也不知道问什么。
  况且我也不指望真能把人带出境来。但你必须留在国内,万一这边有消息,需要你的时候,你还能帮上忙。”
  夏曦略一思索后,便一口回绝了高强的提议,毫不犹豫地下了必须亲自前往的决定。因为不管从哪个角度考虑,夏曦都不能让高强去涉险。
  一方面是考虑到国内的实际情况,或许真的会需要高强支援;另一方面是他觉得,反正自己也就只剩下半条命了,就算真的死在那,也没什么可惜的,全当是一了百了。
  高强一下子瘫倒在沙发上,仰头看着天花板,吐了口烟,扭头看着夏曦认真地说道:
  “那就没的选了,只能是他!可你身体能行么?”
  “为什么?我不相信这世上,就他一人能办这事!我把后半辈子所有能挣的钱都压上,还不够买条消息?至于我的身体你不用管,我说能去就肯定没问题!”夏曦不禁有些起急。
  “不是钱的事!小曦,你听我说。我一直在这条道上混,或许比你更清楚这些雇佣兵都是些什么人。
  不是说一定没人接这趟活,而是他们都是些拿钱办事的人,真要到了生死搏命的时候,他们是不会有人顾及你死活的。
  对于他们来说,任务失败,无非就是退钱了事。可对你来说,命就只有一条,我不能眼看着你去送死!
  如果你一定要去,那有他在的话,到了生死关头,或许他能看在你是炎夏人的份上,救你一命,保你有一线生机。”
  高强说完,把烟头狠狠在烟灰缸里捻了捻,心里像是下了什么决定。
  “有一个方法,他一定会去!”
  “你说,只要他愿意去,我做牛做马来报答他!”
  “没那么严重。我给你一个网址,你在那上面给我们组织下单,最好把这个什么科考项目的相关信息,透露一些出来,尽量让组织对它产生兴趣。
  因为如果这个项目,要像你说得那么神秘的话,肯定会有其他势力或组织,想要获得这些线索。
  比如说罗斯国或者炎夏军方。在你从那名教授嘴里问出可靠消息后,再把它上报给组织就行。”
  高强给夏曦提出了一个,他认为较为可行的办法。
  “上报消息倒是没问题。不过这样一来,安歌会不会有什么危险?毕竟到时候,她就会成为所有势力争夺的焦点!”
  “那是后话。实在不行,到时候就想办法,让她先落在官方势力的手里。这样好歹能先把命保住。
  毕竟倒卖消息和从中作梗,要比冒着被全世界追杀的风险直接救她出来,要来得容易。”
  夏曦心里一盘算,觉得这倒是个极为可行的计划。于是他接着问道:
  “那给你们组织下单要多少钱?”
  “只要能引起组织的兴趣,钱应该不会很多,估计不到一千万米元,就能让组织接手。
  当然,钱我来出。但有一点你要保证,万一事不可为,你一定要放手保命,给我活着回来!”
  “嗯,我知道。”夏曦推了推眼镜,郑重其事地答应道。
  同时心想对于这钱的事情,也只能到事后再想办法还他了,不行就把房子卖掉。
  现在事急从权,且走一步看一步吧。何况他目前还真没办法,一下子拿出这几百万米元,就算卖房子也需要时间。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