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三十九章 黄泉路窄

  “嘿嘿~小样的,没想到他们还能搞到这种高爆炸弹,小看他们了。”
  破军放下手中的夜视望远镜,神情讶然地嘀咕道。
  刚才山下爆炸的同时,他和夏曦正一同趴伏在西山山顶,远远观察着战斗双方的对战情况,并不时做些点评,脑海里随时调整着作战思路。
  “应该是‘灰水’的人。”“老雷”的声音在耳机里响起。
  “老雷”是最能分辨爆炸物的专家。在他看来,刚才那一下爆炸的威力,目前只有一种炸弹可以做到。
  那就是含有金属氢的高爆炸弹,这种炸弹也是米国军方,最近几年才开始正式投入研发和生产的。
  而金属氢这种高能材料,最早被发现和合成时,主要的应用领域,是作为火箭推进的一种梦幻燃料。其能放指数远远大于任何化学能源的能量密度,仅次于核反应。
  所以自从它被应用到武器领域后,米国军方一直严禁出口,几乎封锁了所有军火交易渠道。
  虽然它也曾在黑市交易中偶现身影,但也是数量极少的零星几枚而已。
  因此“老雷”判断,除了拥有米国军方背景的“灰水”公司外,别人是绝难弄到这么多枚高爆炸弹的。
  而此时趴在旁边的夏曦,压根就没注意耳机里都在说什么。他只觉得脑袋被刚才那一下剧烈爆炸,震的嗡嗡直响。他还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种战斗场面。
  其实在和平年代里,别说是他,就是绝大部分人职业军人,在他们服役期间,也很难有机会经历,或见到这么激烈的战斗场面。
  在之前短短十几分钟里,夏曦全身肌肉片刻也不曾放松过,时刻紧绷,甚至于有些不受控制的发抖。
  他时而屏住呼吸,时而大口喘气,双手死命的攥紧又放开,就连思维都有些紊乱,什么乱七八糟想法都有,却又什么都想不具体。
  嘴巴还不停的吞咽,下意识的想要嚼东西,他从未如此渴望与迫切的想要吃点什么。
  这会儿爆炸过后,夏曦迫不及待地从包里掰下一角馕饼,迅速塞进嘴里,填补着那种因极度不安而产生的空虚感。
  “还吃!”
  正在全神贯注分析战况的破军,听到旁边传来细细嗦嗦的响声。
  他扭头一看,发现夏曦正鼓着腮帮子,拼命吞咽,两手还在不停掰着馕饼往嘴里塞。
  于是他连忙低声呵斥了一句,想要阻止夏曦这种菜鸟行为。
  虽然破军极其理解夏曦的这种下意识举动。可他真的担心,一会夏曦的大脑会由于供血不足而导致缺氧,因为血液都集中到了肠胃。
  这样一来,他的反应速度什么的,全都会降至最低,别说跟上他,能不犯困就不错了。
  “你不有口香糖么,瞎特么吃啥!”见他没反应,破军又提高嗓门,狠声骂道。
  这会儿夏曦倒是反应了过来,登时打了个激灵,蓦然停止了咀嚼,嘴角边还残留着馕饼的碎屑。他好像突然间回了魂似的,连忙把嘴里的馕饼吐了出去。
  他也搞不懂自己干嘛要玩命吃馕饼,刚才就好像心神出窍,被人控制了一样。这会儿尴尬的满脸通红。不过在黑暗中,倒也没人在意他的异样神情。
  ……
  山下基地。
  经过刚才那一番爆炸,基地内损失惨重。硝烟弥漫间,恐怖分子纷纷叫喊着四下逃散。还有一些小头目们,正在不断鸣枪示警,维持着秩序。
  一会功夫,户外便再也不见人影闪动,一时间好像全都隐藏了起来。基地内灯火通明,如同一只苏醒过来的猛兽,那段残墙豁口,像是它张开的血盆大嘴,随时等候着猎物出现。
  不过这个时候,恰恰也是Jason(杰森)他们突击的最好时机。只要能把恐怖分子打散,化整为零,那么他们强悍的单兵作战能力就能得以发挥,己方的优势便会愈发凸显。
  “B组远程掩护,A组按原计划分组,从南北两处分头突进。”Jason(杰森)在耳机里快速下达着作战指令。他把之前A组的30人,又分成了两组各15人的作战小队。
  “收到。”
  负责南区的二队,在夜幕掩护下,开始快速转移,直奔基地南面的预定作战位置。20分钟后,耳机里传来二队已经就位的消息。
  嘶~嘶~
  数十枚烟雾弹,分别由南北两个方向,投向已被炸塌的基地西墙,形成一道由浓烟构成的屏障。
  同时位于西山狙击点的4名B组成员,透过热成像瞄准镜,不断地收割着烟雾中趁机移动的恐怖分子,并随时变换着狙击点的位置。
  基地内的恐怖分子,顿时火力全开。一时间屋顶上,操场上,以及四散在操场周边的改装皮卡车上,全都冒出了噬人的火舌。
  Jason(杰森)他们趁着场面混乱,迅速越过坍塌的墙基,沿南北墙角分头包抄了过去。
  这么近的距离下,基地内大部分重型武器,全都失去了作用。Jason(杰森)他们一边快速向前移动,一边往房顶上投掷手雷,而投进平房里的,就只是催泪瓦斯。
  一时间,爆炸声混合着惨叫声此起彼伏,回荡在凄清的星月之下。
  房门口不时蹿出泪流满面的恐怖分子,房顶上也不断有人跳跃而下,不过马上就被蹲守在围墙下的小队成员们开枪绞杀。
  就在他们一路顺利推进到第三栋平房转角处的时候,终于遭遇到了恐怖分子的大规模围袭,于是一场面对面的血腥较量随即展开……
  ……
  而此时,原本一直藏伏在西山顶上的破军他们,在破军一声“行动”的命令下,纷纷腾跃而出,犹若猛虎下山,势不可挡。
  山地间零星几声枪响过后,原属Jason(杰森)团队B组仅剩的几名狙击手,便再没了声息。
  夏曦紧跟在破军身后,片刻不停地奔行在山地之间,不一会便来到了被炸塌了的西墙废墟处。
  这时候,断墙附近的烟雾已然消散,基地内的枪声依旧密集。破军没有选择继续推进,反倒是借着这断壁残垣作为掩护,帮助Jason(杰森)他们,消灭基地内的有生力量。
  火箭筒、迫击炮相继开火,基地内不断有改装皮卡车被炸的飞起,恐怖分子们瞬时陷入了混乱。
  他们搞不清楚到底有几股敌人在进攻,只觉得到处都在爆炸,满眼都是伤亡,基地内的防御力量正被不断瓦解。
  破军团队的奔袭,让Jason(杰森)他们有了喘息的机会,一度以为是B组成员见机下山,帮他们进行火力掩护。
  经过了刚才的那一场硬仗,Jason(杰森)团队的伤亡不小,只是目前战斗仍旧在继续,他没时间询问团队的伤亡情况。
  现在他最需要考虑的是,如何一鼓作气,解决基地房舍外的火力威胁,进而让他们能进入屋内,查找被关押的人质。
  40分钟过后,基地内的枪声渐渐变得稀疏。破军他们也停止了攻击,静静蹲守在西墙豁口外,按兵不动。
  Jason(杰森)在解决完操场上仅剩的几处残余火力后,便开始询问团队的减员情况。
  “B组报告位置。”
  “兹啦~兹啦……”
  “二队反馈。”
  “兹啦~……二队完成清剿,重伤2人,战死6人,剩余7人原地待命。完毕。”
  清点过后,Jason(杰森)发现B组已经没人反馈了,估计已全体阵亡。而南面的二队,加上他的一队9人,目前尚能继续作战的总计还有16人。
  虽然伤亡过半,可剩下的这16名精英,已经足够他完成这次的营救行动了。于是他当机立断地再次下达了行动指令。
  “南北两队分头进入平房搜索人质,从东面第一排开始,依次向西推进。注意保持队形,不要分散。”
  “收到。”
  ……
  “我们不……进攻吗?……嘚、嘚……”夏曦哆嗦着牙关,悄声问道。
  “在这等他们出来。”
  夏曦听到后,便再没多问,他知道破军也不会解释,于是他便趁着这短暂的战斗间隙,努力调整着自己的状态。
  气息短促的他,呼吸之间断断续续,只觉得脑子极度清冷,甚至有些扎刺,像是吞下了一大口冰淇凌。
  就在夏曦强自镇定,准备缓口气的当口,基地内猛地传来几声连续巨响,爆炸的冲击波直接把他掀倒在地。
  轰~轰~
  只见围墙内,三三平行的六排平房,在一瞬间喷射出了剧烈火光,随后便开始垮塌,直接被内里预埋的炸药移为了平地。
  而带领众人逐间搜寻人质的Jason(杰森)团队,顷刻间便被赤焰无情吞噬。
  至此,他们参与这次营救行动的40名特种精英,死伤殆尽,无一幸免……
  ……
  但见硝烟萦白骨,草芥纷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