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九章 离人未归

  三天后。
  北都国际机场三号航站楼,到达大厅,凌晨2点钟。
  夏曦在这已经等了4、5个小时了,依旧没有安歌的消息。
  按照之前查询的航班信息,安歌预定乘坐的返程航班早已落地,可打电话给安歌,却还是关机状态。
  而他在手机的APP上,也没查询到安歌可能因为工作延误,改期或签转的任何一架航班信息。
  因此给她发了几条短信后,夏曦就一直在这里焦急地等待着。
  事实上,在夏曦的时间概念里,安歌已经和他失联4天了。
  自打他从机场打车回家,半路莫名遭遇袭击后,就再也没接到过安歌的任何一条短信或者电话。
  一开始夏曦还觉得,可能是安歌工作比较忙,也没在意。可后来他给安歌发了好几条短信,却是一条回复都没有。
  到了第二天,夏曦趁早上的时候,又打了几个电话,她也没接。
  好不容易憋到了晚上,等他再打过去的时候,干脆就已经关机了……
  这让夏曦隐隐觉得,事情有些不太对劲,这几天因为这事,他的情绪也变得越来越烦躁。
  可他始终坚持不往坏的方面想,一直那么生熬着,直到今天跑来机场等她。
  此时,夏曦一颗心就这么悬在那,感觉哪哪都不着力,也不知道安歌那边,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  他只能不停的用手机查询着各种可能,比如说天气,或者地质灾害等,可天海那边的天气很正常,也没有最新的新闻报道,说那边出现了什么自然灾害……
  而且晚上9点的时候,天海巴棠机场那边飞过来的航班,也没有任何意外的安全着地了,也就是说,他最担心的情况并没有发生。
 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呢?即便是前些天手机丢了的话,也早该有电话来了,就算是没顾上,那现在人也应该出现了。
  说起安歌此行,实与她从事的工作和所学专业息息相关。当年她拿到的是麻省理工学院,物理学和古生物学双科博士学位。
  毕业后,很顺利就加入到一家米国矿业能源公司——莫弗集团。
  这家公司位列世界五百强,排名第二十七位。安歌最初是在集团的核心实验室,担任助理研究员。
  但在一年后,因为莫弗集团与炎夏合作的某个项目,被集团调往炎夏北都总部实验室,转而升任正式研究员的职位。
  而这次的户外地质科考项目,据说也是由炎夏、米国、罗斯三国科学家,联合组建的科考团队。
  安歌在里面担任项目专家组组长,户外科考队长则由炎夏军方派人担任,并且还专门派遣了一支特种部队,在当地接应和保护。
  为此安歌在出发前,着实兴奋了好几天。谁能想到年纪轻轻的她,仅在入职两年后,就从助理研究员一路升职到项目组长。
  而且这次回来后,估计她就可以组建自己独立的实验团队,申请主持实验室专项科目研究了。
  按理说在这么严密和专业的保护下,即便是遇到极端恐怖分子,也能够从容应对。更何况还有国家作为后盾,她能碰到什么意外情况呢?
  熬到临晨5点多的时候,夏曦实在坐不住了,再这么等下去,他真的会崩溃。
  不能继续耗下去了,得回去想办法,总要做点什么。心里面有了决断后,夏曦叫了辆专车,急匆匆往家赶去……
  ……
  夏曦家。
  外面天色阴沉,浓密的乌云遮天蔽日,枯叶旋卷,尘土飞杨。梧桐树干瘦的枝桠,就好似鬼爪般在风中挥舞摩挲。
  古来就有秋若刑官主杀伐的说法。每年到了深秋时节,天地间便是一派万物萧瑟、百草凋零的景象。
  面容憔悴的夏曦,此刻呆坐在自家客厅的沙发里,但却瞳孔虚张,并无焦点,只在脑海中不断梳理着自己纷乱的思绪。
  打电话报警的做法,目前尚不可取。因为安歌本就是米国国籍,如果贸然报警,警方略一调查,势必会通知米国大使馆。
  这样一来,如果米国大使馆再去联系安歌父母的话,无疑会使得他们俩夫妇,一下子陷入到莫名的惊恐和担忧之中。
  况且当下情况还不明朗,还需要更多的证据来证明安歌不是一时的失联,而是真的出现了意外。
  片刻后,他猛地起身,拿起安歌家的钥匙,开门走了过去……
  安歌的屋子也是一室一厅的格局,家里家具比较简洁,客厅靠近阳台那里,摆有一张办公桌,旁边全是书架。
  除此之外,像什么电视、音响之类的全都没有。卧室里也就简单摆放了一架双人床,以及两个衣柜。
  之前,夏曦陪安歌在家收拾行李的时候,她曾把公司的一些工作文档,以及出入公司用的工作证件和磁卡,统统收在了客厅中的书柜里,就怕自己在出差的时候会不小心遗失。
  这会儿夏曦进门后,便直奔目标,快步来到书柜前开始翻找。没多久,他便找到了这家公司设在北都总部大厦的总机电话,并且毫不犹豫的拨了过去。
  “喂?您好,莫弗集团!有什么能为您服务?”
  “喂~,哦,您好。我想找安歌小姐的领导。”
  “请您直播分机号码。”
  “我不知道他的分机号,能麻烦帮我转接吗?”
  “请问先生之前有预约吗?”
  “……呃,有!是他让我有事找他的。”
  “那麻烦先生,能把您之前说的那位小姐的中英文名字,再详细说一下吗?”
  “好,可以,安歌,安心的安,歌唱的歌,英文名字叫Angela(安吉拉),她是你们总部实验室的研究员。”
  “好的,请您稍等片刻。”
  “嗯、嗯~”
  “对不起先生,我们集团没有这位小姐的相关信息。”
  “什么?不……不可能!她明明就在你们集团实验室工作,而且前些天刚去出差……”
  “实在抱歉先生,您可能打错电话了。”
  “没有~真的没有!我这还有她的工作证件,你特么到底……”
  嘟……嘟……嘟~
  对方挂断了电话。
  “艹……”夏曦恨不得把手机直接砸在她脸上。
  ……
  一个小时后。
  北都莫弗大厦,大厅前台。
  只见夏曦手里拿着安歌的工作证,正面红耳赤地质问着前台小姐:
  “这是什么?和你挂的那个有差别么?啊?……”
  “先生您先别激动,我再给您查一下。”
  “行~你查,你现在就查!”
  前台小姐抬手捋了下耳旁的头发,缓解了一下自己的紧张情绪,便开始在键盘上连续敲击起来。十几秒后,电脑弹出一个消息框:
  “您的查询有误,请重新输入正确信息。”
  “不可能~,这不可能!肯定是你们系统有问题。”
  当夏曦亲眼看到这条消息框的时候,脸唰的一下白了,拿着证件的双手不住颤抖。
  他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了,明明前些天还好好在这上班的,怎么突然间就没有这个人了呢。
  “你让开,我会电脑,我帮你看看系统,肯定是系统出问题了……”
  夏曦几步绕过前台行政岛,不管不顾地就想要钻进去查看那台电脑,却被前台小姐死死拦在外面,并且极度惊慌的大声呼叫着保安。
  “先生你不能进来,先生……保安、保安!”
  大厦门口两位正在值勤的保安,看到情况后,迅速围了过来,一把抄起夏曦的两条胳臂就往后猛拽。
  “你们系统有问题,真有问题……”
  “你听我说,听……你放开我。”
  “我要见你们领导,要见你们领导……听见没有?”
  “我有工作证,我特么有工作证……”
  “别拽我~,放开……”
  “先生,你要再进来,我们就直接报警了。请你冷静点。”
  状若疯狂的夏曦,被两名保安直接拖拽出了大厦。全身的汗水被冷风一吹,顿时让他打了个哆嗦,腿一软,便跌坐在了冰冷的条石地面上……
  雨终于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,越来越大。天也变的越来越冷,仿佛随时都能冻结人心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