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二十六章 本性暴露

  老城外的停车场,一辆老旧的白色风田越野车,就停放在靠角落的一个车位上,阿力带着夏曦熟门熟路地走了过去。
  “这应该是他常用的车辆吧,不过就这么被用来执行任务,时间长了难道不怕被人盯上吗,还是过段时间就会换个车牌?”夏曦心里胡乱猜测道。
  但他也没多问,这本就不是他该操心的事。再说自己又不是什么专业特种精英。
  俗话说:隔行如隔山。想必他们这种人,应该都是受过长时间专业训练的,定然有着外人难及的缜密。
  也就只有自己这种完全不懂的外行人,才会这么无聊的想着这些问题吧。
  两人先后跳上车。阿力带着一种奇怪的表情,看着夏曦一本正经地系好安全带,像是见到了多么不可以思议的事情。
  他不置可否地微耸了一下肩膀,随后便发动起引擎,把车驶缓缓离了停车场。一上高速就开始不断加速,一路扬尘而去。
  他们要去的地方,名叫莫迪,历史上曾是巽国的政治中心。
  该城交通四通八达,环城高速往外,共有六条省际高速,通往巽国各地。它位于嘉达城的东北部,距离嘉达400多公里,开车的话大概需要6个小时。
  两人沿途一边开车一边闲聊,阿力依旧热情洋溢,碎语闲言一大摞,半刻都没歇过。夏曦从来就没见过这么能说的人。
  刚开始他还能勉强跟上节奏,可到后来自己实在是说累了,感觉口干舌燥。
  在喝了几口饮料后,他就只能面带苦笑地皱着脸,干巴巴地听这货在那没完没了的哔哔。
  这情形反倒让夏曦犯起了嘀咕:“这会就剩咱俩了,你就不用再这么拼命演了吧,你的热情我实在是消受不起啊……
  让我睡会不行吗!还是……这根本就是你的本性,要是这样的话,那不靠谱会不会也……”
  突突~突突~
  车速忽然变的越来越慢。
  “法克,好像没油了!”阿力傻瞪着眼睛,看了眼油表后,嘴里哀嚎了一声。还扭过头冲夏曦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可看上去却着实没有半点担心、焦虑的样子。
  “果然!这特么根本就不是什么伪装。亏我还当你是名特种精英,阿力·达司真是人如其名,山寨味十足。”夏曦不禁恨恨想道。
  这会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赶紧想办法啊!刚开出100多公里就没油了,这得是多不靠谱的人,才能干出来的事。
  不过这事放在阿力身上倒也算正常。可他想不通的是,破军如此专业的一个特种精英,怎么会用这么不靠谱的一人来参与这次的行动呢?他就不怕出事吗?
  “这附近有加油站吗?或者有没有备用油桶?”夏曦一脸无奈地提醒道。
  “哦~对啊!好像应该是有一桶,你等我下去看看。”阿力的表情,就好似受到了先知指引,突然间顿悟了一般。
  他急忙转身下车,翻开后备箱,拎出了一个黑色的铁皮油桶,使劲晃动了两下,听见里面还有动静,便拎出来开始给车辆加油。
  不一会,越野车再度飞驰在荒无人烟的高速路上。
  阿力眉飞色舞地边开车,边冲夏曦举起大拇指,一个劲地夸赞他脑袋聪明,不愧是炎夏人。
  不过随后,他又告诉了夏曦一个令人崩溃的消息,油桶里的油好像只剩下半桶了。
  还没等夏曦有所反映,这货马上又安慰说,照他估计,这些油应该是能撑到莫迪的。
  还说即便是撑不到也没关系,路上或许能拦到过往的车辆,当地的兄弟都是很热情的,一定会帮助他们的。
  夏曦透过车窗往外看了看,沿途周边全都是荒山,连个动物都罕见,就更别说人了。
  他心里不由哀叹道:“这货得是装有一颗多大的心呐!开了都快2个小时了,路上一辆经过的车都没有,你确定不是在逗我吗?
  一旦中途没油,我们是要下来推车吗?倒不是不想卖力气,可我这身板能推的动吗?
  还是干脆就在这荒无人烟的半路上等?一天、两天?这特么简直就是一集荒野求生,也太惊悚了吧!”
  心情郁闷的夏曦干脆闭上眼睛,不再搭理还在不停哔哔的阿力,不久就沉沉睡了过去。
  临近下午5点的时候,越野车终于停靠在了一家突国风味餐厅的停车场里。这家餐厅位于莫迪城区东北的二环路边上。
  熄火后,阿力用力摇了摇夏曦,告诉他到地方了。夏曦恍恍惚惚下了车,站在停车场里四下张望,一脸茫然。
  而阿力则是满脸兴奋地走到餐厅门口,从路边一个垃圾桶里,拎出一个黑色胯包。
  然后后脚跟就像装了弹簧似的,轻松欢快地朝夏曦走来,并再次拥抱了他一下,告诉他,就在这里等就行,自己要先赶回去了,因为明天还要上班。
  叮铃铃,叮铃铃~
  阿力离开后没一会,夏曦的手机便响了起来。
  “夏先生,停车场那疙瘩,有一辆白色的伏特皮卡。你现在慢慢走过去,坐后座,俺们一会就出发。”
  电话中同他说话的是一名语调生硬的成年男子,虽然带有西亚口音,但说的却是炎夏东北话,只不过号码和声音,对于夏曦来说都很陌生。
  他挂了电话后,便开始在停车场里四处寻找,不久便找到了那辆皮卡车。车门没锁,夏曦顺利打开了后车门钻了进去。
  车里的驾驶位置,坐着一名陌生的西亚男子,拿着手机正与别人通话中,见夏曦上车后,冲他微微点了点头。
  “阿力已经离城,后面没有可疑车辆尾随。”
  “好,俺们现在出发。”那名西亚人说完这句后,便放下电话,发动起车辆,离开了这处停车场。
  夏曦上车后什么也没问,继续躺倒在后座昏睡。
  他知道现在问什么也没用,而且他担心一旦和前面那人搭话,会不会又搭出一个满腔热情的“阿力”,对此他实在有些心有余悸。
  于是,一路上两人谁也没说话,车里显得极其安静,只有发动机的轰鸣,和隐约传来的风声。
  这一走又是6个小时,夏曦醒醒、睡睡躺了一路,中途倒是没再发生什么没油、抛锚之类不靠谱的事情,这让他心里稍稍安稳了些。
  晚上11点多的时候,车速减缓,车身开始剧烈颠簸起来,看情形应该是下了高速路。
  夏曦这时候也被颠醒过来,经过这一路的昏睡,精神头似乎好了不少。于是他干脆坐起来,手扶在前座的靠背上,聚精会神地观察着前方的路况。
  他们这会好像进了一处山坳,两边全是荒秃秃的大山。所行道路也变成了土石路面,坑坑洼洼,崎岖不平。两束明亮的车灯上下摇晃不止。
  一路颠簸了二十多分钟后,皮卡车开进了一道大铁门,并停在院子北侧的一排平房前。
  “咋样?这一日游,风景还行吧!哎妈呀,你这扮相整地老NB了!要不是这破包,俺还真认不出你呐。哈哈~”破军笑嘻嘻的从那排平房中间的屋子里推门而出。
  “你是不是在故意整我,阿嚏~”
  “呀~呀~咋还生病了?怎么地,这还没开始呢,小身板就受不了啦!你这是人不服呐?还是水土不服?整地老金贵了,要不你干脆去嘉达等消息得了,顺带养病。”破军故作惊讶地调侃道。
  “我的身体你不用管,这是哪?我们接下去怎么安排?”夏曦语气生硬地问道。被破军这么连番嘲谑(xue)、鄙视,他的心情很不好。
  “哈哈哈,来来,咱进屋说。”破军乐呵呵地走上前,就跟搂着小朋友一样,把瘦弱的夏曦拽向了中间的那间平房里。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