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七章 诸法无我

  瀛洲,地处炎夏东海800公里之外。
  曾被古代炎夏人误以为,是海上三座仙山之一。国土面积约为37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炎夏一个省的面积大小,主要由四个大岛以及6800多个小岛组成。
  瀛洲列岛境内多山,山地和丘陵约占全国总面积的71%,是一个位处板块断裂带上的狭长形岛国,所以从来都是地震、火山、海啸等自然灾害频发的地区。
  虽然自古便与炎夏一衣带水,文化上也是师法炎夏,一脉相承。
  可由于长久以来,岛国的自然资源匮乏,面积狭小,加之灾祸不断,因此瀛洲人的危机、忧患意识尤为强烈。历史上曾多次妄图侵占炎夏,不过均以失败告终。
  瀛洲自古以来,主要尊信两大宗教。一为仙道教,二为佛教。这两大宗教从根本上来说皆可算是从炎夏东渡而来。
  仙道教最初的时候,只是岛上原住民极为原始的一种泛灵崇拜。直至后来,整合了传自炎夏的儒家易学以及道家方术,这才开宗立派,成了一门正式的宗教。
  然而佛教,对他们来说则完全就是个舶来品,在他们历史上,一度曾被仙道教强烈抵制。
  只是后来有段时间,被其皇室所尊,奉为国教,因而才得到广泛弘扬,并从此兴盛起来。
  自公元6世纪从炎夏东传以来,瀛洲佛教共分为六宗,其中尤以真言宗最为神秘,得炎夏汉传如来密教(唐密)之嫡传。
  教内主修两部密法,即金刚界密法以及大悲胎藏界密法,史称东密。
  不过遗憾的是如此宝贵的如来遗密,在炎夏大地竟曾失传1200年之久。
  ……
  瀛国本洲,
  伊鹤市三崇县北部的隐羽山区。
  这里座落着一处,占地面积约为两万平米的私家园林。
  这处始建于瀛洲战国时代晚期的古建筑群,历经数百年风雨,期间从未遭遇过任何战火,或自然灾害的破坏与损毁。
  而且自建成之初起,就一直被用作幕府隐侍组织,聚集与训练的大本营,直到明志时代才被改为私人府邸。
  此间时值叶月(农历八月),天朗气清,晨光和煦,薄霭(ai)渐消离。
  园内林径幽寂,翠影参差。一汪清池,荡漾于庭间。清风徐来,碧波漪漪(yi),数十尾名贵锦鲤,安闲游弋其中,聚散悠然。
  池边偶现斑鹿徘徊,低头啜饮时,只惊得游鱼四散,粼涟骤起,留下满塘子金屑颤荡,一派生机盎然的图景。
  内庭正殿前,则又另辟了一方天地,置有一席乾造山水。
  白砂涡旋、横石为岛,说不尽的禅意悠幽。风行拂掠时,或有飘落的碧叶琼花,点缀其上,和风轻舞,却又石沙绊嵌,簌簌难离。
  只是这短暂的相伴相牵,怕也只解得一时孤寂,寸缕相思罢了。正是生死苦乐皆无明,千百世,刹那缘起……
  “八嘎~,都是一群废物。”
  内庭正殿里传来一声暴喝,瞬时打破了庭院的幽静。
  “嗨。”
  “请山佐大人责罚。”
  两名身穿黑色西服的中年男子,纹丝不动地跪伏在正殿的木地板上。
  在他们正前方,站立着一名年逾六十,身着传统黑色和服的鬓白老人,此时正满脸怒容的狠声斥责着。
  “一百万米元就只换来两张照片,你们对得起我这些年的苦心栽培吗?”
  “山佐大人,是我们大意了。”
  “我们不该相信那些可恶的支那人。等后来墓室垮塌的消息传开后,引起了支那ZF的高度重视。我们也是怕暴露,才没有亲自插手后继的追捕行动。”
  “那个拿到东西的支那人,确定是死了么?不是被他们藏起来,以此坐地起价吧?
  那些支那人,可是从来不讲什么信誉的,他们的狡猾远远超过你们的想象。”
  “这件事应该是确定的消息,我们在宾馆的电视中,看到支那新闻里发布了他的死讯。
  并被支那警方鉴定为,意外失足造成的自杀。尚没有进一步怀疑此人,同盗墓案有所牵连。”
  “是的山佐大人,我也在支那新闻里看到了。这样的话,也有利于我们下一步的行动。”
  “那你们下一步打算怎么办?那张照片里的支那人有线索了吗?”
  “那张照片,是在支那盗墓者刚逃进北都时拍摄的,所以应该是北都当地人。
  而且我仔细查看过那张照片。被拍的支那人眼睛紧闭,躺在地面上,像是昏迷的样子。
  可能是遭到了意外袭击,所以我想他也许并不知道,身上被人安放了东西。”
  “只是我们现在不知道,那名支那盗墓者具体把东西放在了什么地方。
  不过应该不会愚蠢到,直接放进那人的衣裤口袋里,这样被那人意外发现的几率很高。
  即便那个支那盗墓者拿到钱后,再去找那人索取,也会发生意想不到的状况。
  最有可能的就是,他把东X藏到了那人随身携带的背包等物的夹层中,这样会比较安全。”
  “很好,不过目前不要轻易排除照片中的支那人,就一定不是那支那盗墓者的同伙。你们要知道,支那人的内斗是有传统的。”
  “嗨。”
  “好了,你们下去吧,如果这次的任务再次失败,你们就去父岛引咎(Jiu)赴义吧。”
  “嗨。”
  “不过,山佐大人。”
  “还有事吗?”
  “恳请山佐大人派遣几名隐侍,协助我们行动。如果我们这次潜入那名支那人家里,搜寻不到东西的话,可能需要对他进行抓捕拷问。
  但又不能引起支那ZF的注意,所以还是有一定难度,希望能得到体隐的协助。”
  “嗯,这件事我会考虑的。”
  “多谢山佐大人!”
  “多谢山佐大人!”
  两人异口同声的拜别退去。
  待这两人走远后,从正殿屏风背后,缓步走出一名身着白绢斋服,头戴黑色远文冠的年轻男子,看上去大概三十岁左右。
  甫一现身,山佐老人便急忙侧身,让出身后的迭席正位,并伏身端跪于一旁。
  待那年轻男子入席跪坐后,方才直起身背,双手轻拍了几声。
  只见殿内一旁的袄扇,应声向两旁轻轻移开。一名身着白色净衣,面容秀洁端庄的神侍,从里面端出一杯刚刚烹制好的茶汤。
  她一路细步轻行,来到迭席正位的茶桌旁,恭敬地放下茶汤,随即退后两步,双手交叠,跪坐旁侧,臻(Zhen)首轻埋,垂视以待。
  “宗祖大人!”山佐老人此刻低眉顺目,显得异常恭敬,全然没有了方才的恶声戾气。
  “嗯,我都知道了,不必多言。”
  “嗨”
  “准备安排一场大祭。”
  “嗨”
  “都下去吧。”
  “嗨”
  山佐老人和那神侍恭声回应后,便各自离开了正殿。
  “转眼间又是百年了!”
  这名年轻男子放下手中的折扇,轻轻端起杯盏,品了一口茶汤后,轻叹了一声,然后视线轻移,转头看向前庭沙石间掉落的那几片树叶,怔怔出神。
  “想来你也是因缘牵绊,身不由己吧!也不知是轮回几度了……
  既然已经遗忘了前世,且就帮你消了今生吧……哼,诸法无我?……那又是谁在轮回?”
  低声吟语间,白袖轻轻一挥。就见那原本还有几分碧翠的落叶,啪的一声,骤然燎起一团炽热的蓝白色火焰,瞬时化作灰烬,消散在了天地之间。
  正应了那句:无明而生,无妄而死,无常恒在。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