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三十一章 惊天雷暴

  苍茫天地间,一道孤独的身影正缓步前行,四周荒芜的沙丘层层叠叠,蜿蜒万里。他沿途留在沙地上的浅淡脚印,不久便被风沙扫埋,不见了踪影。
  夏曦已经不知道在这走了多久,但却迟迟看不到边际。他呼吸着夹杂沙粒的干燥热风,饥渴难耐,浑身乏力,时不时便坐在沙堆上歇脚小息。
  这种茫然无际的感觉让他有些颓丧,也不知自己是怎么来到这的,想来应该是在丧失意识的时候跑来的吧。
  反正自他清醒后,就发现自己孤零零站在这沙漠中央,看不到来路,也无从返回。
  刚开始的时候,夏曦还想着别走远了,或许破军他们随时会来找他,可等了许久,也没听到或看到任何迹象。
  天空阴沉的可怕,云层间不时有雷电闪烁徘徊。风越来越大,扬起的沙粒不断吹打到脸上,直打得他脸颊阵阵生疼。
  无奈之下,夏曦只好拉扯起身上这件血迹斑斑的T恤衫,罩在了脑袋上。
  啪嗒,啪嗒……
  豆大的雨珠从天而降,顿时把沙面击出无数个小坑。先开始还稀稀拉拉掉的不多,没过多久,便开始铺天盖地的倾泻而下。
  天地茫茫,迷朦晦暗,夏曦匆忙间连处躲雨的地方都没找见。
  轰隆隆~咔嚓~
  远处一道闪电直直劈向地面,把夏曦吓了一跳。闪念间,他急忙从沙丘上滚了下去,就地趴伏在沙坡上一动不动。
  果然,第二道,第三道紧接着劈斩而下,要是他刚才还站在丘顶的话,没准真会被闪电劈到。
  因为他就是沙丘的最高点,很容易成为一根人形避雷针。
  不过事情远没他想象的那么简单。这闪电劈起来竟然无休无止,一场史无前例的雷暴瞬间袭来。
  一时间天地相接,银龙腾跃,绵延不知多少里,景象无比恢宏壮观。
  可惜夏曦这时候,实在无心欣赏那壮阔的天地奇景,心脏直被吊到了嗓子眼,默祷着闪电千万不要优先照顾他。
  嗞~
  一道碗口粗的闪电,好巧不巧就落在他头前半米处,他顿时感觉全身微微发麻,甚至连身下的沙粒都有些发烫。
  可他愣是没敢移动一分一毫,或许不是他不想动,而是被这一下给吓得手脚发软,无力动弹。
  嗞~啪~
  终于,一道约有半人粗的银色闪电,劈中了夏曦的后背。
  他只觉全身一阵焦麻,身体瞬间便被这道闪电抛向了半空,紧接着,便是第二道,第三道……
  一道道闪电,接二连三地把夏曦劈的飞来弹去,吓得他心脏差点骤停。
  “嗯?我还没……死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吗……”这个念头拐着弯的,从他快要麻痹的大脑中冒了出来。
  空中的闪电越聚越多,相互间竟还连接了起来,在天地间织就了一张亘古未有,并且很可能是空前绝后的银色巨网。
  而夏曦就身处在这银网之间,并被随机地抛来甩去,半点由不得他控制。
  当确信这些闪电不会致命后,银练缠身的夏曦,也开始逐渐适应了这种麻爽。
  他只觉全身滚烫,热入骨髓,就连骨头都像是被烧红了一般,但却丝毫不觉得疼痛。
  淋到身上的雨水,被他身体的高温,瞬间蒸化成团团雾气,氤氲弥漫,让他颇有一种腾云驾雾的感觉。
  当然,更像是一只被闪电包裹的雾茧。
  不过这时候,他倒是有时间来好好欣赏这一幕绝世奇景。
  在他每次被雷电抛飞的瞬间,都能透过雾气看到外面那壮丽磅礴的景象。
  当真是:天罗地网摄乾坤,怒电惊雷撼玉京,纵有仙官敕六甲,安能阻我踏天行。
  心荡神迷的夏曦,一时沉浸其间不能自拔……
  雨,不知什么时候停了。
  枯黄的地表上,悄然蒙上了一抹翠绿,并且越来越浓郁。青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钻透沙土,蓬勃拔起,千万里荒漠生机乍现。
  噗通~
  夏曦猝不及防的自半空中摔落。
  天上的乌云早已散开,四周也再无一丝雷电的影子,只剩下被摔的七荤八素的夏曦,和一通疯长的草茎。
  他用力拔下一株,捻在手心,犹自不敢相信,这荒诞奇异的一幕,到底是真的发生着,还是他出现的幻觉。
  忽然,天空大亮,光线强的让人睁不开眼睛,夏曦霎时被照的眼泪直流,他用力揉了揉眼睛,再次缓缓睁开。
  只见破军一手拿着个小手电,一只手扒着他的左眼,左右晃动着。夏曦赶紧扭过头,抬手挡住了眼睛,愤愤地说道:
  “你要干嘛?”
  “沃艹,你终于醒了!都特么躺了整整两天了,我来看看你还有反应不,别给整成个植物人。”破军一脸正经地说道。
  “嗯~我没事,谢谢!……今天还跑吗?”
  “还……”
  “老A,雷暴把我们之前安装在周围的信号收发射器都给击坏了。”破军正要回答夏曦的时候,“管钳”突然跑了进来,张口就说了一个坏消息。
  雷暴?
  “长草了吗?”
  夏曦一听,马上抓住破军的裤腿,急急问道。
  “……”
  “……我……特么现在长了!”
  破军被夏曦这句莫名其妙的“玩笑”话,搞得大脑有些短路,再加上“管钳”报告的坏消息,顿时气急败坏地嚷了一句后,扭头就和“管钳”出门查看情况去了。
  等他们出门后,夏曦急忙穿上他那双已经被跑烂了的帆布鞋,推门跟了出去。
  不过说实话,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,到底要跑出看什么。
  从他睁眼看到破军的那刻起,他就知道之前的那场奇幻遭遇,不过就是一场梦。试问被雷电击中的人,又怎么可能不死呢!
  可当他听到在现实中真的有雷暴发生的时候,却又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证实些什么,可又能证实什么呢?难道不是又一次巧合吗?就像在陌斯那次一样!
  夏曦明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疯狂,可偏偏又忍不住想要出去探察一下究竟。
  果不其然,外面依旧还是那个破旧的院子,两座荒山上也仍是枯黄一片,除了雨后那Shi热、闷蒸的感觉外,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  夏曦在外面转悠了一圈后,来到了中间的那间会议室,只见一帮壮汉们,正在各自低头摆弄着手里的仪器,脸色或焦急或无奈,就是没人抬头搭理他。
  他扭头看了看新挂到东墙上的电子钟,现在是下午6点多,外头天色已近黄昏。
  夏曦有些百无聊赖,出门溜达了一圈后,便转身去了厨房,心想既然你们一个个都忙的不可开交,那我就帮你们做晚饭吧。
  话说自他刚才醒来后,就觉得自己浑身上下轻盈舒畅,手脚也变得有劲多了。
 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黄泥封住的松花蛋,一下子破壳而出,焕发出一种与之前截然不同的质感。手里忙碌之余,心下不由暗自佩服破军的专业手段。
  一个多小时后,一股奇香自厨房飘逸而出,正在会议室里忙碌的队员们,顿时被这股香味吸引,纷纷停下手里的活计,相互询问着,从会议室里走了出来。
  “开饭啦~”夏曦在厨房门口高声叫喊道。
  胡萝卜焖羊肉,色泽油亮,香味扑鼻。
  掀起锅盖后,一帮饿鬼们便再也按耐不住,一个个犹如特种作战时那般,迅猛拿起碗筷,哄围到铁锅前,你一勺我一勺,把各自碗里堆得满满当当。
  一口下去,羊肉软烂,胡萝卜酥绵,汤醇味鲜,就着馕饼一块下肚,简直就是解馋圣品。
  队里面很多人都不是炎夏籍,他们真是生平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羊肉,纷纷竖起大拇指,夸赞着炎夏美食名不虚传。
  夏曦看着他们哄抢,心下不由得暗自高兴,自己在这终于算是找到用武之地,能一展所长了,哪怕只是个炊事员呢。
  “艾玛~太费劲了!这肉咋整那小呢,一口就没,下回整大点呗,大老爷们儿,那就得是大口吃……哎、哎,能给留点不……”
  破军抹了把嘴角的油渍,满腹牢骚地从前走过,可后半句还没说完,就飞快跑去铁锅前抢肉去了。
  小鹰和疯狗经过的时候,也朝夏曦点点头,还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  自从前天,这哥俩被他的疯狂举动震撼之后,就对夏曦有了一份发自内心的认可,这是一种强者之间的认同。
  通常,在他们这帮佣兵的心里,只尊重强者!哪怕那人是敌人也一样,在死亡来临之际,无论他们愿不愿意承认,在潜意识里,其实还隐藏着一丝敬服。
  不过夏曦并不知道那天后来发生了什么,当时他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。这会儿还以为他俩对他的厨艺表示满意。
  但无论如何,他都得到了这个团队的认可,这让他感到很满足。
  在夏曦孤僻自封的世界里,第二次有了那种融入团队的感觉。第一次则是那场国际黑客间的巅峰对决。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