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四十一章 前世今生

  二百多年前,在莫西国尤卡坦半岛,一座被古玛雅人称之为月亮金字塔的地方,正在举行一场神秘而血腥的祈神仪式。
  夜色苍玄,星河漭漭,一轮红月高悬正顶。月华如血般铺洒在玛雅古城的每一处角落。这处曾被遗忘了数百年的古老圣地,此刻再次迎来了世人的膜拜。
  在那座月亮金字塔的塔基处,数以千计的信徒们,万分虔诚的一圈圈围塔而跪。叩拜如潮水般向中心涌荡,神秘的祝祷声响彻云霄,撼人心魄。
  塔顶,一名披头散发,全身赤-裸的女人,被祝师们以大字型捆绑在平台中心的方形祭坛上。
  她双眼紧闭,唇色苍白,脸上和身上均被祭司用鲜血画满了诡异的符纹,只是现在被她全身淋漓的汗水,浸染的模糊不清。
  女人的神智早已昏迷,手脚被绑缚的地方,也因之前剧烈的挣扎而布满了淤痕。她腹部高高隆起,看上去随时会临盆生产。
  祭坛周边,各种装扮奇特的祝师席地围坐。在他们脸上,画着红蓝相间的图纹;赤膊的上身,佩戴有各类兽骨装饰,只在腰胯间用彩纹织布略作围挡。
  一名祭司手持黄金权杖,围绕祭坛舞动不休,腾挪辗转间,嘴里念念有词,时而高喊,时而低吟。
  突然,一道霹雳横天炸响,如一把绝世银刀,悍然划破天宇,隆隆声不绝。但星月依旧璀璨,并无阴云漫卷,那闪电竟如幻像般凭空而来。
  随着电光接连闪现,祭司的吟唱声也变得愈发高亢,信徒们的狂热就在这一刻达到了巅峰。
  这时,先前围坐在祭坛边的一名祝师起身而立。他神色肃穆地捧起一柄黑色短刀,来到祭司面前,并再次躬身跪地,高举过顶。
  祭司接过短刀后,转身来到被绑缚的孕妇身前,高举黑刀,尖声呼号,似乎在祈求众神恩赐。
  随后,血光迸溅,祭司就着周围火把的光亮,活生生剖开了孕妇的肚皮。
  胞衣内,一名男婴缓缓睁眼,直愣愣看向祭司,眼神冷漠而镇定,不带一丝情感。祭司仿佛是被那眼神吓到一般,连忙俯身跪地,再三叩拜后,方才起身。
  他割断男婴的脐带,双手恭敬地捧起信徒们眼中的圣婴,庄重而缓慢地围绕祭坛步行一周,然后来到塔顶边缘处,把圣婴那小小的身躯托举向天,似在回应高悬的血月与漫天的雷霆。
  全场数千名信徒顿时陷入了疯狂,高亢的祝祷声越来越大,自这月亮金字塔之巅,盘旋而起,直达天际。
  此刻的祭司,再也无法按耐内心的激动,身躯颤抖着直直跪地,狂喜的眼泪夺眶而出。
  而那名依旧昏迷的孕妇,却被几名祝师砍去头颅及四肢,并把断肢抛向塔身中间的坡道,令其沿金字塔台阶翻滚而下。
  塔下信徒一涌而上,尖叫着争抢那滚落的残肢,并用残留其上的鲜血,疯狂涂抹在脸上或身上,似乎这样就能得到“母神”的庇佑。
  被祭司高捧的圣婴,全身鲜血滴答,手脚微微舞动,睁着好奇的双眼,观察着周边的一切,他不哭也不闹,显得异常平静。
  因为他清楚知道自己从何而来,但却不知这究竟是什么地方。
  他只记得自己在黑星战死后,便被吸入一处满是光华的通道。
  这光华五彩斑斓,萦纡飘渺,显得极为虚幻、华美。但对穿入其间的他来说,却是一种极具毁灭性的存在。
  在他一路飘行中,他的魂体被那光华不断消磨、震荡,似乎要把魂识彻底剥离、净化。
  即便以他生前如此强大的魂力,却也难捱这光华的蒸融和消解,无论他如何挣扎抵抗,都难以与之匹敌。
  就在他魂力将尽,魂识即将泯灭的时候,终于迎来了此刻的降生。
  他就是玛雅神殿的圣子—CuetoSalcidoFlores(奎托·萨尔西多·弗洛雷斯)。
  在他降生后的第一世,便跟随与其同时降生的众神之王—CopeMouss(柯普·穆斯),以他们与生俱来的神赐之力,带领教众横扫四方,所向披靡。
  一举缔造了玛雅神殿历史上,无与伦比的辉煌时代。
  而神王CopeMouss(柯普·穆斯)实则与圣子Cueto(奎托)同根同源,都是经历那场黑星之战的异域亡灵。
  只不过他前世便是战将之躯,体魄之强悍,魂力之磅礴,都是Cueto(奎托)不可企及的。
  他转世降生的地方,就在距离月亮金字塔不远的太阳金字塔上。
  但无论他们的神赐之力如何强大,魂力如何雄浑,托生于人类之躯后,却是难抵岁月侵蚀。
  因此,就在Cueto(奎托)那一世临终之际,神王CopeMouss(柯普·穆斯)号令信徒,举行了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型人祭。
  通过一种名为噬魂术的邪恶手段,让他吞噬众魂,以此壮大自身魂力,抵御转世中轮回业力的消磨,并尽可能保留魂识,以达到永生不灭的目的。
  不过也正因如此,因果业力反而愈发威宏难抗,此法无异于饮鸩(Zhen)止渴,但永生的执念却让他们欲罢不能。
  Cueto(奎托)存留至今,历经4世轮回,世世皆以人祭作终。因而魂体的损伤也就愈发严重,如同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。
  到了如今这一世,他几乎忘记了自己身为人类之前的身份和来历,只知自己不属于这里,并曾经历过那场黑星之战。或许是那一战的印象过于深刻的缘故吧。
  至于他曾经拥有的诸多战技,却早已随那不断被净化的魂识消逝了。
  而神王CopeMouss(柯普·穆斯)也终是未能逃过那累世恶业,历经3世轮回,虽然仍旧强大,但终究无力回天,与初世降生时相比,完全不可同日而语。
  所以,当他们二人得知,那块疑似神遗之物出世的消息后,便费尽心机,不惜付出一切代价,想要把它据为己有。
  希望能借此获得无上神力,来对抗乃至超脱业力轮回。
  ……
  奥拉市恐怖武装基地,中心地下室。
  Cueto(奎托)正盘腿悬浮于半空。刚才地面上的战斗,让他吞噬了不少魂体。
  也就是说,之前因枪战而死的人,无论是恐怖分子,还是Jason(杰森)团队,纵然身死,也失去了轮回往生的机会,他们的灵魂之力被Cueto(奎托)汲竭殆尽,从此魂飞魄散。
  而这也是他让哈桑制定只守不攻战略的根本用心。他想等自身魂力壮大后,就强行对那名罗斯国教授进行搜魂。
  可正当他要动手时,却突然感知到一个强大魂体正向他靠近,起先把他吓了一跳,可细细感应,却发现那魂体全无半点煞气。
  这个发现不禁让他又惊又喜,就好像原本以为冒出来的是噬人猛兽,结果却是滋补圣品。
  于是Cueto(奎托)强自按下内心的躁动,耐心等候此人的到来。
  ……
  话说破军带着夏曦等人,一路有惊无险的闯过所有通道,最终顺利与另外一组在此汇合。
  这是整座地下基地,唯一未被清剿的房间。由此他们判断,所要搜救的人质,极有可能会被关押在此。
  只见那房间房门虚掩,昏黄的灯光透过门缝斜射而出,房间内外没有任何声响,就只有破军他们的呼吸声,场面显得有些诡异。
  由于不清楚房间的空间大小,为了最大程度保证人质安全,他们并未选择杀伤性手雷或C4炸药。
  于是破军抬手打出几个专业手势后,众人除了夏曦外,皆都心领神会地点点头。
  随后破军举枪掩护,“强盗”一脚破门,“老雷”的震撼弹瞬间脱手飞入。三人的动作一气呵成,如行云流水般默契自然。
  轰地一声巨响,破军率先闪入,其他众人紧随其后,而夏曦则排在了最后。
  可当他们乍一看到悬于半空的奎托时,顿时就被这匪夷所思的一幕,震惊在了当场。
  就在他们刚反应过来,想要有所行动的时候,一股无比强大的思感力,瞬间控制了众人的身心。
  丧失意识后的众人,如行尸走肉般走向Cueto(奎托),而夏曦虽能勉强保持清醒,可却无力掌控身体,只能被迫步行到破军旁边,屈膝跪地。
  眼下除了夏曦还在奋力抵抗和挣扎外,其余众人皆都双手垂瘫,跪坐在Cueto(奎托)周围,两眼空洞,面容呆滞,有如植物人……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