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四十三章 战魂觉醒

  看着面目狰狞的夏曦,不知为何,Cueto(奎托)竟然有些心惊肉跳,他随即朝哈桑再次命令道:
  “杀他左边那人。”
  Cueto(奎托)知道,越是近在咫尺的血腥屠杀,就越能瓦解人的意志,令其心神快速崩溃。现在看来,成果斐然。
  不过他做的这个决定,倒的确是误打误撞选对了目标。因为在夏曦左边跪着的不是别人,正是破军。这个早已被夏曦视为兄长的人。
  就在哈桑抠压扳机,子弹出膛那千钧一发之际。夏曦终于挣脱了Cueto(奎托)思感力的束缚,带着一身肌肉撕裂的剧痛,纵身朝破军后背飞扑了过去。
  电光石火间,一切犹如放慢的电影镜头。夏曦清晰地看到一枚火红的弹头,旋转着从他眼前飞驰而过,直接洞穿了破军的肩胛。
  然而他身体飞扑的速度,到底是无法快过那子弹,他只能眼睁睁看着破军中弹,自己却无力阻止,一时间不禁肝胆欲裂。
  但当他最终扑抵到破军后背的时候,第二发子弹紧随而来。夏曦的身体即刻被一股庞大而灼热的力量击穿。
  他甚至能听到子弹穿透身体时,发出的沉闷声响。火烫的弹头穿过他左侧肺叶,擦破心脏,带着一滴金色血液,直接打入了破军身体里。
  夏曦倒地的那刻,疼痛、懊悔以及巨大的冲击,令他生生昏死了过去。
  而在他身后开枪的哈桑,却显得手足无措。他一脸彷徨地看向Cueto(奎托),不知该不该继续射击。
  因为现在倒地那人,恰是之前Cueto(奎托)明确要他保留的。
  Cueto(奎托)见夏曦中枪后,心下一惊,思感力稍一放松后,便又朝夏曦头部汹涌而去。
  当前发生的意外,使他必须快速抢夺夏曦的身体。如若不然,就只能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吞噬了。但无论哪种情况,现在都是下手的最佳时机。
  可这回他的思感力刚一进入,便如同被高温炙烫到一般,一触即溃。与之前的情况完全不同。
  就在Cueto(奎托)集中思感力,不断尝试夺舍的时候,被夏曦压在身下的破军却渐渐恢复了意识。
  他只觉得迷蒙、混沌的魂窍深处,发出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仿似核弹爆炸。数不清的画面如凝聚的光剑,瞬间刺透魂窍,照进了他的魂识。
  去年、前年、10年前、30年前、上一世、再上一世……,累世的记忆尽数闪过……
  地下室的光线为之一暗,水泥地上的尘土砂粒,就像是被蛛网粘连,整片悬浮于地表,震颤不已,其间不时有紫黑色闪电窜流而过。
  下一秒,所有的紫黑闪电直奔破军而去,并以破军为中心,聚结成一团直径1米的强电光球,然后迅速缩小,于破军头顶一闪而入。
  地面上浮尘落地,呈现出完美的辐射纹。
  “……我?……是谁?
  ——修罗战将,阿·剡陀!(shantuo)”
  这一刻,战魂觉醒,煞气无双,霸烈无匹。
  ……
  基地外忽然风起云涌,全都以基地为中心旋转聚集。一团团大小不一的黑色雾球,在基地内漂浮旋转。
  但凡碰到障碍物,即刻爆炸,那威力堪比高爆炸药。基地废墟内,顿时火光四射,热炎纷飞。
  这场面顿时把守在基地外围的其他几名小组队员,惊的目瞪口呆。
  “卧槽,这是咋了?”
  “这……这是黑色闪电!快退,退回山地!”
  “老A他们还在下面呢!”
  “现在通讯全断了,他们在下面,应该没事,俺们先保住自己,不然地面上一会就成被炸成平地了!”
  一伙人冒着飓风,艰难撤回了山地。这其中也只有“老炮”认出了黑色闪电,知道这种天地之威,人力断难抵抗,因此果断提出了撤离的建议。
  黑色闪电俗称“暗雷”,是一种极为罕见的自然现象。寻常的避雷设施对它完全无效,就连雷达也侦测不到。
  它无声无形,像一团黑雾,但却带有超乎想象的电磁辐射。
  人类也直到2013年,才由米国佛罗里达工学院的研究人员,披露了它的存在。据说这东西是宇宙射线和地球电磁场产生的交叉反应。
  以“老炮”所知,这种黑色闪电通常出现的概率极低,而且一般也就零星几个。
  但像现在这种铺天盖地而来的,别说他没听说过,估计就连专门研究它的科学家也闻所未闻。
  当他们几个好不容易同西山狙击点的“大鹰”汇合时,却听“大鹰”满脸不可思议地说道:
  “‘管钳’,你朝俺脸上用力抽一巴掌,俺特么觉得自己要疯!”
  “咋了?抽啥风!”
  “是啊!别整没用地,赶紧找地儿躲!”
  “俺刚才瞅见邪乎事儿了,你们退回来地时候吧,俺瞅见基地那旮瘩,有一个几百米高的人影从地上站起来了!俺觉着……”
  啪~
  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响起。
  “还邪乎不?”
  ……
  地下室。
  趴在地上的破军,忽觉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倒灌入体,并在体内汹涌澎湃,就以他那般强健的身体,竟也无法完全承受。
  他全身每一处毛孔,都被这忽然迸发的强大力量逼出了血珠,且源源不断往外溢淌,顷刻间衣裤具Shi,满头满脸一片腥红。
  而他双眼内那原本蓝绿色的瞳孔,更是被一缕缕金色丝线交织缠覆,眼球上即刻传来针扎火燎般的疼痛。
  只片刻功夫,破军的瞳孔变得金黄璀璨,犹若炽热燃烧的太阳,金芒闪动,热炎滚滚,恨不能透体而出。
  破军长身而起,把趴伏在后背昏迷不醒的夏曦,轻轻一托,放在了地上。
  随后他抬起头,看了一眼悬浮于头顶的Cueto(奎托),眼神自有种睥睨众生之势。
  “噬魂术?
  异族亡魂竟敢托生人族?
  非我六道之灵,杀!”
  破军瞬间窥破了Cueto(奎托)的来历,思罢弹地而起,如炮弹出膛,射向了半空。
  修罗一怒,杀机盈天。
  修罗煞气有若实质,铺天盖地般向Cueto(奎托)席卷而去。
  ……
  再说之前一直专注于夺舍的Cueto(奎托)。
  他只觉一股沛莫能挡的魂力,在天地间凝聚,煞气盈溢,紫电飙掣,劲风直迷双眼,一下勾起了他无比久远的残存记忆。
  “修罗战魂?黑星?……阿修罗!”
  Cueto(奎托)再不犹豫,断然放弃了夺舍的心思,立刻闪身而退,不顾一切地逃离,嘴里还惊声尖喊道:
  “杀了他,开枪杀了他!”看着这满脸血腥的恐怖身影,Cueto(奎托)无比惶恐,那种恐惧深刻骨髓。
  他此时根本兴不起半点对抗的念头,只想着能有什么东西,帮他挡个一时片刻,好让他逃出生天。
  嘭~
  就在Cueto(奎托)避退的一刹那。他头顶上钢筋水泥筑造的屋顶,竟被破军蓄含万钧之力的一拳,生生捣出了一个直径5米的凹洞,打陷了将近二十公分。
  水泥渣块迸飞而出,手指粗的钢筋顿时扭曲盘结。不过破军的拳头也是皮开肉绽,露出了乌金般的筋骨。
  显然以他当前的人类之躯,尚难以抵受如此巨大的力量反噬。
  但他毫不在乎,缩身翻转,双脚在天顶处一蹬,头下脚上地射向了朝他开枪的哈桑。天顶立刻多了两处塌陷的脚印。
  “哒哒……哒哒哒……”
  哈桑刚朝空中胡乱扫射了几枪,就被破军一拳砸中脑门,脑壳瞬间爆开,无头尸体后退了两步,才蔫然倒地。
  已逃至门口的Cueto(奎托),直吓得魂飞魄散,但下一秒,就被破军抓住手臂,砸向了侧墙。
  若不是因为Cueto(奎托)之前吸收了那么多魂力,只这一下,就能让他命丧黄泉。但最让他惊悚的是,他发现自己的魂体竟然在逐渐沸腾,好像被什么东西点燃一样。
  “业火?”
  Cueto(奎托)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令他肝胆俱裂的念头。怎么会有业火,难道是刚才那人……他到底是什么人?
  此刻的Cueto(奎托)心下一阵绝望,那是一种无可抗拒的力量,远比破军带给他的威胁来的恐怖,因为被破军灭杀,他还能转世重修。
  但若真是业火,那他将万劫不复!要知道无论任何生灵,只要魂体被业火沾染,便断难扑灭,焚之不尽,业火不熄。到时他将永远消失于世间。
  Cueto(奎托)的绝望感,令他起了拼死一战的念头,眼看破军刚刚觉醒,力量被人体限制,倘若自己真的在劫难逃,最后形神俱灭,那他拼着自爆也要与其同归于尽。
  有了这样的念头,Cueto(奎托)在对抗了几个回合后,伺机逃离了地下室。这里空间太过狭小,不利他腾挪周旋。
  ……
  十几分钟后,夏曦悠悠转醒。他发现破军与那诡异的悬浮怪人,全都不见了踪影。而破军先前倒卧的地方,只留下一滩鲜血。
  周围这些被怪人控制的队友们,皆都歪七扭八地倒伏在地,不知生死。
  他扭头看向四周,先前开枪的老头,此刻已成了一具无头尸体,斜歪歪躺倒在不远处。而那名罗斯国教授,仍被绑在病床上,挣扎的倒是没那么剧烈了。
  夏曦踉踉跄跄爬起身,不顾枪伤的疼痛,逐一检查了倒地的队友们。除了中枪身亡的“猴子”,其他人都还有呼吸,只是任他如何摇动,都不见转醒。
  无奈之下,他只好走向被绑在病床上的罗斯国教授,看看能否从教授这边问出什么有用的消息。
  这会儿,也不知是因为长时间叫喊,导致喉咙嘶哑,发不出声音,还是因为没有了那怪人和持枪老头的威胁。
  那名罗斯国教授嘴里,竟然不再继续嘶喊,只是扭动着身体,想要摆脱捆绑。
  夏曦来到病床前,刚想询问,却忽感一阵眩晕,令他一个趔趄差点摔倒,他急忙扶住床边护栏,等视线渐渐清晰后,才又抬起头用英语说道:
  “你还好吗?”
  “嘶~嘶……”罗斯国教授只从牙缝里,挤出几声沙哑的单音节。
  “好吧,你是发不出声音了吗?”夏曦比划了一下喉咙的位置。
  “嘶~嘶……”
  “哦,抱歉,我应该先把你解开的,那人已经离开了,我们安全了!”夏曦恍然意识到对方还被绑在床上,连忙歉意安慰了一句。
  在寻找绳头的时候,夏曦试探性的问道:
  “我是Angela(安歌)的朋友,你还记得她吗?”
  咣当,咣当……
  钢架床猛然间又剧烈晃动起来,把夏曦吓了一跳,他下意识的躲闪至一边。
  只见那名罗斯国教授拼命抬起脑袋,龇牙咧嘴地摇摆不停,好像一下子变得更加疯狂和不可控制。
  夏曦这才意识到,这人的精神状态看上去似乎不太对劲,但对Angela(安歌)这个名字,明显有所反应。于是他再次小心翼翼靠了上去。
  “你冷静一点,放轻松。这样我才能帮你解开……”夏曦耐心安抚着极度狂躁的伊万教授,并再次试图解开他右手的绳结。
  咣当……
  只见夏曦左手手腕,突然间被伊万教授一把拽住,指甲直接嵌入肉里,劲道大的出奇。
  但紧接着夏曦脑袋里“嗡”的一声闷响,恍惚间似有一道白光自眼前闪过……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