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四十章 意外爆炸

  “艹,这帮狗R的,真特么狠呐!”
  扑倒在墙根处的破军,也被恐怖分子的这一惊天大手笔给震住了。
  他万没想到,对方会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,竟敢不顾一切的,把苦心经营的基地和Jason(杰森)团队同归于尽。
  破军的后背顿时冷汗淋漓,心里一阵后怕,庆幸自己刚才没有趁势突进,同Jason(杰森)团队争抢人质,不然后果不堪想象。
  不过这样一来反倒明确了一点,人质根本不在这些建筑物里,要么干脆没在这处基地,要么就在地下另有藏匿之所。
  想到这,他动作矫健地从地上一跃而起,抖了抖身上的灰土,伸手朝夏曦的头盔上重重敲了几下。
  夏曦刚才被震飞的时候,前匈口被地上的碎砖头狠狠硌了一下,让他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,这会儿脑袋晕晕乎乎,快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。
  不过现下被破军一敲,赶紧定了定神,从地上爬了起来。他重新调整了一下被摔的七扭八歪的头盔,双手在身上扑掸了几下,便开始四下寻找刚才脱手飞出的手枪。
  “‘夜猫子’,侦查反馈。”
  “基地内未见异常,无人员活动。基地周边10公里范围无异常,尚未发现武装增援。”
  “检查基地内还有啥可疑建筑。”
  “收到。”
  “‘老炮’,反馈弹药存留量。”
  “火箭筒已打完,还剩2枚迫击弹,榴弹枪满载,一会俺去基地搜一圈,估计还能补充不少。”
  “好,‘大鹰’继续蹲守西山狙击点,‘小鹰’下来蹲守豁口,准备掩护。”
  “收到。”
  “‘管钳’和‘司机’配合‘老炮’回收弹药,然后撤回豁口这,随时提供重火力支援。”
  “收到。”
  “其余人原地待命。”
  “收到。”
  “小夏,你咋样?”在等待“夜猫子”侦查反馈的间隙,破军询问了一下夏曦的情况。
  “我?还行,没受伤。刚才有点难受,现在好多了,也没那么紧张了。”夏曦一边用袖口擦拭手枪上的灰尘,一边回答道。
  经过今晚这一系列的实战洗礼,夏曦的确越来越适应这种血肉横飞的场面了,之前的压抑和紧张,似乎已被匈前那阵剧痛彻底驱散。
  只是他对于接下来该怎么战斗,心里还是有些忐忑,开枪杀人这种事,对他来说好像近在咫尺,又好像远在天边。
  激战过后,基地内变得一片荒芜,断壁残垣掩盖了诸多的残尸碎骨,却遮不住那刺鼻的血腥味。
  爆炸的烟尘尚未完全散去,朦朦胧胧地笼罩在基地上空。
  月光惨淡而锋利,四下里一片寂静,只有“老炮”三人如鬼魅般,窜行在操场的各个角落,回收着战场遗留的弹药,途中若是发现尚有未断气的,便上去直接一刀了结。
  基地东侧仅剩的两处塔楼,看上去就像是埋首地下的巨兽伸出的触角,不知是垂垂将死,还是准备伺机而动。
  “老A,看屏幕,俺把视频切过去。”不久之后,“夜猫子”的声音在耳机里再次响起。
  “收到。”
  只见屏幕上,灰白色画面中显示,在基地操场的东南角,距离大门大概20米远的地方,有一堵长10米,高5米的水泥墙。
  从西面看,像是一面普通的影背墙,上面还有用西亚文撰写的标语。
  不过当画面转到东侧的时候,却发现墙下面是一条向下延伸的坡道,坡道口成八字,两旁各有一条1米来高的墙垛围挡。
  坡道往下20米,有两扇漆色斑驳的大铁门。大门宽约6米,此刻紧紧关闭,封住了向内的入口,显然下面别有洞天。
  ……
  “开始行动,注意警戒。”
  “收到。”
  在破军一声令下,夏曦跟随众人,一路潜行到那处地下入口处。入口大门被从里面上了锁,外面看不出什么异常。
  “‘老雷’,周边布置警雷,一会进去了,别再整出个火力增援啥地,让他们给咱包了饺子。”
  “收到。”
  15分钟后,“老雷”归队。破军一招手,“土匪”迅速来到八字口左面侧墙上,掏出两枚震撼弹,朝着大门下方扔了过去。
  震撼弹顺着斜坡,从大门下方10多厘米的缝隙那滚了进去。
  轰~轰~
  一道强光伴随着巨响,从大门门缝里透射而出,直接引发了一阵密集的机枪扫射,其中还夹杂着各种混乱的叫喊声。
  大门瞬间便被子弹打成了马蜂窝。这波扫射持续了10分钟,方才慢慢减弱。
  在确定门内有恐怖分子埋伏后,“老雷”也来到右侧墙头,同“土匪”一起,各自拿出一枚RG-60TB型温压手雷,再次投进了大门内。
  这种手雷能够延时引爆,而且爆炸威力相当于10枚普通手雷,杀伤半径可达17米。
  不过最可怕的是,这种手雷在爆炸后能形成超压冲击波,并迅速燃烧掉周围的氧气,使敌方幸存者窒息而死。
  因此在当下这种半密闭的地下空间里使用,最能发挥它的强大杀伤力。
  手雷在里面爆炸后,大门内零星响起几声枪响和压抑的嘶吼声,便又回归了宁静。
  这时候,“土匪”方才安心地走到大门口,在上面粘上一枚C4定向爆破炸药,然后风搔的朝众人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,便准备撤回安全区引爆。
  轰~
  突如其来的一声爆炸,震惊了众人,两扇大门在火光中被炸的扭曲飞起,首当其冲的“土匪”,也在瞬间被烈焰吞噬,被大门拍在了斜坡上。
  “艹~”
  破军等人顿时被激红了眼,7、8枚各式手雷纷纷投向空洞洞的大门内,烟雾弹、催泪瓦斯、高爆手雷以及RG-60TB型温压手雷,一时间炸成一片。
  破军和“兔子”两人,急忙趁乱冲上前,掀起那扇压在“土匪”身上的沉重铁门。
  “疯狗”和“郎中”也紧随其后,拼命把“土匪”从下拖拽出来,一前一后抬离了坡道。
  “土匪”身上因有防弹衣保护,并未看到弹孔,只是脖颈左侧,被一块大门上炸出的铁皮,生生割断了动脉和喉管,炙热的鲜血喷涌不断,整个人在不断失血性抽搐。
  “郎中”跪在一旁略一检查后,便痛苦地朝大家摇了摇头,示意已经没救了,随后一拳砸在了水泥地面上。
  众人皆都沉默不语。夏曦的眼泪一瞬间夺眶而出,心脏如遭重锤凿击。
  眼睁睁看着那么强壮的一个人,竟在刹那间被炸身亡,这让他怎么都难以接受。
  内心强烈的愤怒和哀伤,让他浑身颤抖不已。他右手死命捂嘴,尽量不让自己哭出声。
  破军静默了片刻后,上前拍了拍夏曦的肩膀,牙缝里挤出几个字:
  “……去保仇!”
  听到这句话,所有人即刻起身,在极度压抑的氛围中,迅速展开了行动,全程没人说话。
  夏曦心知,现在还不是他缅怀自责的时候,于是哆嗦着深吸一口气,牢握住手枪,紧跟着众人,奔向了那处黑漆漆的洞口。
  在头盔夜视仪的帮助下,地下基地的内部情况一览无余。之前攻击他们的恐怖分子,就在距离大门30米远的地方。
  那里设有一堵沙包堆垒的防御工事,地上乱七八糟躺满了尸体。
  其中两人手边,分别弃有两架肩射式火箭筒,刚才那一下估计就是其中一人所为,不过现在攻击的人早已死透。
  再往里去,是一条6米宽的甬道,两旁每隔8米,便有一扇生锈的铁门。甬道顶上的防爆灯,仅剩下2盏还在苟延残喘的闪动。
  众人在破军的一个手势下,便极为默契的快速分为两组。
  一组由破军带队,然后是夏曦、“郎中”“老雷”和“疯狗”;另一组则由“强盗”带队,配合有“野狼”、“兔子”、“猴子”他们三人。
  两队沿甬道两边,贴墙推进,沿途经过的每一扇铁门,都被他们用C4炸药暴力炸开,再往里投入一枚震撼弹。
  这种手雷主要是释放巨响和强光,能在一瞬间封闭敌人的视觉和听觉,让其在最短时间内丧失战斗力,但却不会产生冲击波。
  他们之所以没用高爆手雷,主要是为了预防这些房间,存有敌方弹药库,因此用震撼弹清剿的话,会比较安全,不会引起意外爆炸。
  分布在甬道两侧的十个房间,很快就被清剿完毕。其中大部分房间存放的都是生活用品,只有2个房间存放有弹药。
  而之前分别躲进房内的7名恐怖分子,也无一幸免,全部被破军他们绞杀。
  甬道尽头是一个分岔口,两队彼此打了个招呼,便各自沿岔口左右分头清剿,夏曦则依旧紧跟在破军身后,消失在了黑暗的甬道里。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