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三十六章 牢不可破

  巽国当地之间下午3点。
  奥拉市郊区,西北十公里。
  一处大型武装基地,内里人影憧憧,沸反盈天,所有人持枪披弹,行色匆匆,都在忙着搬运各类弹药物资。
  基地东南大门处,皮卡车往来不绝,或是运人载物,或是外出巡逻。引擎声、叫喊声、喇叭声,嘈乱繁杂,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。
  这处基地占地约有100亩。建有六排水泥浇筑的平房,三三平行分布在基地两端。
  两处房舍的中间,空出一个标准足球场大小的训练场,平时用来打靶、操练。不过现在房顶和操场上,全都构筑了沙包堆叠的防御工事。
  房舍外围,三辆改装有坦克炮塔的四轴卡车,和一辆老式T-62主战坦克,以及各种自制榴弹发射器等,被散置在基地围墙内的四个角落,上面还盖了简易伪装网。
  此刻柴油发动机的轰鸣,和不时喷出的股股黑烟,竟像是巨兽噬人前,暴躁的咆哮。
  而在基地东南西北四个方向,则分别搭建了四座高约30米的瞭望塔。上面除了安装有大型探照灯外,还配有两名观察员,时刻警戒着基地外围。
  在基地西面不到1公里的地方,是一片连绵数百里的山区。山势起伏错落,平均高度约有二百米,其上并无高林茂草。
  但在石岩隐僻处,却隐见人影晃动,显然埋设有伏兵。
  而在山体另一侧,距离这处基地大概8公里远的南部山区。破军带领着他的作战小队,就散布在这山底的沟壑里。
  他们已在这藏匿了近两天,且每隔8小时,全队便会更换一处地方。
  自从两天前,他们探查到哈萨姆和奎托两人,从那座偏僻的小村庄转移到这里后,便一路尾随而来。
  全队除了“夜猫子”尚还留在大本营内,那处新掘出的山洞里,监控侦察外,其余队员全部出动,其中就包括首次接触战斗的夏曦。
  那处山洞是他们近二十天的劳动成果,空间面积接近50平米,除了监控设备外,地上还堆放着不少罐头食品。
  如果战局一旦出现意外,外面修理厂的房屋将被全部引爆,山洞洞口也会随之坍塌。
  而所有撤回到山洞里的队员,便要在这里躲藏至少20天以上,直到外面一切尘埃落定,才能逃出升天。因此这山洞也算是他们最后的一处临时避难所。
  此刻,“夜猫子”正不停调换着监控画面,并控制侦察机,仔细查看基地内武装防御的分布情况,且不时通过无线对讲,向作战小队实时反馈。
  “夜猫子”用的侦察机,是一种鸡蛋大小的无人机,全程静音,表面覆盖一层软屏,可根据周围环境,实时变换伪装色。
  这种无人机,内装有一个超视距高清摄像头,到了夜晚还有红外增益功能。
  无人机电池在持续飞行的情况下,续航时间能达到8小时,无线信号覆盖范围大概5公里左右。
  最特别的是每台无人机,都具有无线信号中继功能,非常适合以多机组合的方式,来实现远程侦察监控。
  而且很多时候,它们并不需要始终滞空侦察,只需停在树上或房顶就可以,因此电力消耗更低。
  话说夏曦此时正和破军坐一起,耷拉着脑袋,背靠在一块大石头后面昏昏欲睡。
  他身穿一套黑色夜战服,外面是一件防弹背心,脑袋上还扣着个大号防护头盔。
  虽说是全副武装,可看起来却又说不出的怪诞,敢情全身上下,竟没有一处合身的地方,即使勒紧了腰带、缩紧了束绳,也还是感觉松垮,就像个蠢笨搞笑的逃兵。
  再配上他那副老土的黑框近视镜,整体造型“惨不忍睹”,丝毫没有他想象中的那种战士的英武气。
  但这已经是整个小队里最小号的作战服了,他也实在没得可选。
  而夏曦身上的战斗装备,无疑也是所有人里最简单的。
  仅有一把手枪,五个弹夹,两个手雷,一把匕首,一部无线对讲机,一个铝制水壶,外加一个装有罐头和馕饼的双肩背包。
  但即便是这样轻减的野战装备,却仍旧把他全身遮裹的严严实实,让夏曦委实感到不太习惯,只觉得全身无比燥热难耐。
  虽说今天是个阴天,可中午过后,地表温度明显上升,现在估计得有28摄氏度。
  衣服里不断滋出的汗水,让他觉得哪哪都痒痒,不停的东抓一把,西挠一下;一会去扯一下领口,一会又去掰一下头盔,不得安生。
  头盔里的温度极高,犹如脑袋上顶着个蒸炉,汗水沿着脸颊不停往下流淌,可他却不敢随意摘下,怕会随时有所行动。
  到了下午这会,一股强烈的困意袭来。在他使劲咬了几下干裂的嘴唇,发现不太管用后,便卸下水壶,准备灌几口凉水清醒清醒,顺带驱赶一下这难耐的困乏。
  就在这时,“郎中”从旁边3米远的碎石堆里,缓慢移动过来,递给他两片黄白色药片,要他就着水一起吃下去。
  “这是什么?”夏曦接过药片后,小声问道。
  “防止眩晕恶心地!”“郎中”压着声音,简短回答道。
  “噢,谢谢!不过我没事,就是感觉有点热。我先留着,要是中暑了我再吃。”夏曦连忙感谢道。
  “呵呵,山炮!那不是啥防中暑地,防中暑要吃藿香正气!
  这玩意儿,就是防止你一会行动的时候,见血了呼啦的场面,生理上受不了,回头再特么闹出个恶心、呕吐啥地。
  整严重了没准还能晕那,没见过世面的都基芭那熊色(Sai)样!
  咋地?赶紧吃了吧,药效12个小时,到时候别净整幺蛾子。俺在前面杀人,你跟在后面吐,那特么就热闹了!”
  旁边的破军一脸鄙视,半开玩笑的轻声骂道。
  一听这话,夏曦乖乖就把药片吞进了肚子里。没别的,自己还真就是那种没见过“世面”的人。
  虽说他也曾亲手宰鸡杀鱼,见过血腥,可那和直面杀人,到底还是两码事。
  俗话说,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战场上的情况瞬息万变。即使自己帮不上忙,也绝不能成为全队的累赘。
  况且这还关系到破军和他的生死存亡,现在可不是他逞强好胜的时候。
  “老A,你说的那‘螳螂’怎么还没动静,他们是要等天黑?”
  自从夏曦知道了破军在小组里的代号后,便就跟这些队员们一样,以“老A”来称呼他。
  “那可不,他们瞅着像是专业团队,指定不会犯傻。咋地?你以为闹着玩呢。”
  破军戳了戳手上一个类似ipad显示屏上显示的监控画面,调侃道。
  “你怎么知道他们是专业团队?”
  夏曦不想放过任何学习的机会,哪怕是临阵磨枪呢。多学些,多懂些,总比送命强,于是便继续追问道。
  “哎呀~你这不废话么,不是专业团队,装备能特么那么好?”
  “离这么远,你就能看出他们装备很好吗?”
  “他们身上有信号屏蔽器,没瞅那侦察机稍微靠近点,画面就受干扰……哎妈~你特么怎么变话痨了!闲的你是……”
  其实破军心里特别明白,夏曦是因为太过紧张,导致他现在不停想要说话。可破军实在耐不下性子,来回答这些在他看来极为幼稚的问题。
  他还有更多需要考虑和斟酌的事情,比如说从“夜猫子”之前侦察的情况来看,基地内的防御力量,就让他始料未及。
  对方无论是人数还是装备,都远超预期,使得目前的局势,变得有些棘手。
  现在就看那支看起来还算专业的武装团队,能够消耗掉对方多少有生力量。不行的话,他甚至还要考虑是否在关键时刻帮他们一把。
  毕竟以破军他们这支仅有十多人的战斗小组来说,如果光靠自己突进的话,那无疑是天方夜谭。
  因为这么大的基地,他们根本就顾及不过来,就算单兵作战能力再强,也不是电影中超人那般刀枪不入的存在。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