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三十三章 恶戾妄行

  世人都说,雨润万物,水育苍生!
  那是它悲天悯人、慈眉善目的一面。可若遇到它狠戾无情,杀机毕现的时候,那便是暴雨洪灾,海啸滔天。
  有道是:岩崖断处积苍骨,白沙墟下淀残魂。古迹遗陈尤可鉴之。
  当然,这些都是世人赋予这雨、这水这样或那样的不同,水却依旧还是那水,善恶、冷暖皆在人心。
  以此来看,这世间的Z教,也莫不如此。既是人立的Z教,那便逃脱不掉人的恶戾(li)妄行。
  说好听了叫替天行道,实则无非是主事人一念贪心,几分嗔绪罢了。
  说到底,人的欲望远比所谓的神力要强大。倒是罔(Wang)顾了一帮痴众,平日里叩首膜拜,焚香祷祝的执迷信奉。
  ……
  巽国北部。
  奥拉市郊区,东南60公里外,一处不太起眼的院落里。
  阿力被反手捆绑,直挺挺地跪在院里的破砖面上。他头上套了一个黑色布袋,嘴里呜呜直叫,可却什么也喊不出来,可能是被塞上了东西。
  大雨滂沱,以倾盆之势直泻而下,天色阴霾晦暗,一如阿力此刻的心绪,惶恐而压抑。
  寒凉的秋雨,直接浸透了他的衣裤,Shi漉漉地贴附在身上,冻的他全身瑟瑟发抖。
  阿力不知道下面即将要面对什么,恐惧和侥幸不断在他脑海里交织......
  三天前,一位名叫卡莱文的朋友到旅行社来找他。那是他小时候邻居家的孩子,后来去了米国上大学,两人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了。
  在卡莱文的热情邀请下,阿力来到他本人下榻的嘉达希尔顿酒店,并在这家五星级酒店的西餐厅里,一起吃了顿丰盛的晚餐。
  两人边吃边聊,在一起回忆了很多小时候的开心往事。
  阿力的祖籍是岜国。父亲早年当过兵,后来负伤退役后,便带着一家人来到嘉达讨生活,就住在卜勒迪老区。
  到了巽国开放旅游后,他家便把临街的小屋改造成了一家商铺,以贩卖旅游纪念品为生,也就是之前,阿力带夏曦去换衣服的那家铺面。
  小时候,卡莱文就住在阿力家隔壁。自他去米国上大学后没多久,他父母就把老区的房子给卖了,一起移民去了米国团聚。
  他们家是地道的巽国本地人,而卡莱文本人,更是阿力从小就羡慕和崇拜的偶像。他为人精明,学习也好,是个前途远大的有为青年。
  因此卡莱文这次回来找阿力,并且还请他来这么高级的地方吃饭,让阿力感到特别高兴,这下回去又可以跟他的女朋友艾莎吹牛了。
  西餐厅里没多少人,大堂的电视里正播放着BBCNEWS的最新报道:
  据路透社消息,欧洲及东南亚各国,近日连续发生多起人口失踪事件,引起各国警方的密切关注,失踪对象多为男女青年……
  据联合国近日公布调查报告,西亚地区石油开采量迅速下滑,地下石油储量,与之前英吉利石油消耗分析中心的评估数据严重不符……
  联合国人口基金会18日公布的年度报告显示,全球人口正加速步入老龄化,每年新婴儿出生率下降为3.5%,而死亡率则高达17.83%,预计到......
  “怎么样,我的好兄弟,辞职帮我吧!巽国正在经济转型,旅游业肯定会成为将来的支柱型产业。
  而我现在是米国籍,没办法在巽国申请旅行社执照。
  这样,我来投资,以你的名义先去申办一家私人公司,就挂靠在国家旅游局旗下,你来做总经理!”卡莱文兴奋的和阿力商量着他将来的打算。
  “可是,我能行吗?虽然我目前是在旅行社工作,可我没有管理经验啊!”阿力犹豫着,他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馅饼掉落到他头上,心里颇有些没底。
  “没问题的,我还不了解你嘛。管理经验不是光靠在学校学习就能具备的,只有实践才是积累经验的最佳方法。
  你从小情商就高,为人又热情开朗,我不会看错的。”卡莱文继续蛊惑道。
  “这……嘿嘿~,被你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!”阿力挠了挠头,同时他也意识到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,不由有些心动。
  卡莱文见他没有一口回绝,便低头搅了搅咖啡,心里盘算着,怎么才能再给他添把火,于是眼珠转了转,抬头说到:
  “这样吧,你也不用马上决定。这几天你先带我去考察几个旅游景点,我也再考虑一下。
  到时候,如果你实在觉得没有信心,不想入伙,我再找别人!放心,不管怎么样,我们都还是好兄弟不是吗!”
  “噢不,不是的!卡莱文,你千万别这么想。我不是不想入伙,就是担心自己能力不足,怕坏了你的好事。
  既然你那么相信我,那我无论如何都会帮你到底的,谁让我们是兄弟呢!”
  阿力赶紧表明态度,生怕自己就此错过这桩天大机缘。
  于是,第二天,阿力就向公司请了几天假,说是家里有点私事要处理。
  反正他半个月前,刚刚赚到了5000米金,公司想扣钱就扣吧。可要是错过了卡莱文的投资机会,那才叫得不偿失。
 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,阿力一路按照卡莱文的要求,先带他去了中心城市玛噶,在那里逗留了1天,当晚又连夜开车一路往北,直奔400多公里外的莫迪。
  到地方后,卡莱文说自己要去趟莫迪国际大学,拜访一下他当年的老师,要阿力在宾馆等他就行。
  可谁料,刚吃过中午饭,正当阿力躺在宾馆床上看电视的时候,房间里突然涌进来6名警察。
  二话不说就把他捆绑起来,还给他套上了一个黑布袋,然后直接被送到了这处小院里。
  他根本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也不知道是被带到了哪里,不过心里还在幻想着可能是有什么误会,所以对方要他跪在这里,他倒也没怎么反抗。
  阿力心想,等回头解释清楚了,对方可能就会放他离开,也许只是抓错人了,因为自己身上,实在没什么好被警察关注的地方。
  不过他转念一想,难道是因为前些天,他和艾莎偷吃禁果的事被发现了?这才过了几天啊?
  而且这种事情又不是只有他们才这么做,现在像他这个年纪的年轻人,哪个还能等到结婚时才办事。
  又或者是因为那5000米金?是那个炎夏人出事了吗?可就算那人犯了什么禁忌被抓了,直接遣返回国不就行了吗!抓自己有什么用?他也不知道那人现在在哪。
  再说像这种偷偷帮着外籍游客,乔装去其他城市旅游的事情实在太多了,谁让这些城市到现在还禁止外人进入啊……
  “把他头套摘了。”许久之后,一个沙哑而狠戾的声音从前面传来。
  阵雨过后,阳光有若利箭般穿射到庭院那雕刻精美的廊柱上。阿力闭上眼,适应了一下光线后才狼狈地抬起头。
  只见廊子里头,正对着阿力的方向站着2个人,身后还有4名身穿黑色连体服的持枪警卫,一看就知道这两人身份非凡。
  他们正是这段时间,在这里等候罗斯专家到来的哈桑和奎托。只见奎托独自从木廊子里缓步走向阿力。
  而哈桑则在廊下朝阿力身后颔首示意。马上便有两名警卫上前,一左一右死死抓扣住了阿力的肩膀。
  “噢!可怜的孩子,是什么力量,让你迷失了方向!”
  听到对方终于开始向他问话了,阿力拼命扭动着身体,想要解释什么,只是嘴里被塞了破布,根本说不清。
  而对方也并没有给他辩解的机会。
  奎托伸出右手,轻轻抚在阿力的头顶上,继续轻柔地说道:
  “不要解释,你的行为已经背叛了你的信仰!在你心里,私欲比信仰更加强大,神不想听到谎言!赎罪吧,愿神饶恕你!”
  话音刚落,阿力只觉大脑一阵刺痛,瞳孔瞬间缩至针尖大小。
  一幅幅过往的画面,闪电般划过脑海,每过一个画面,他的瞳孔便增大一分……
  “……既然你那么相信我,那我无论如何都会帮你到底的,谁让我们是兄弟呢!……”
  “……哈,卡莱文,真的是你吗?你是从米国来吗?……”
  “……艾莎这是送给你的,快穿上,来嘛……”
  “……你就在这里等,会有人来接你的……”
  “……阿哈!你还记得……名字,这是我的荣……来嘛~下来嘛!我的朋……这里……多你喜欢的东……来嘛,来……”
  ……
  半个小时后,阿力的瞳孔彻底放大,面无表情的脸上,只残留着泪水和口水。他的身体再没有任何反应,如同一个植物人。
  奎托接过哈桑递过来的白手巾,用力擦了擦手,说道:
  “这孩子的意志力太脆弱,原本还想顺手改造成你们的战士。不过现在他已经没有意识了,去处理掉吧。”
  “真是个废物,像他这样没用的人,就算改造成了,也卖不出好价钱!”
  哈桑朝那两名警卫挥了挥手,让他们把人拖下去,然后转头看向奎托,问道:
  “有什么发现吗?尊敬的奎托先生!”
  “嗯!看来最近关注这件事情的势力有很多,那个卡莱文极有可能是光明会的人。
  等抓到后,你们把他带过来。我看能不能顺利改造他,这样我们或许能在光明会里安插一颗棋子。
  另外还有一名炎夏人,有可能就藏在莫迪,去把他找到,他也许是炎夏军方的人。”
  奎托说完,便挥了挥手,转身走进了小院一间平房里。
  哈桑顿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谨慎起见,他又重新调整了一下防御部署。
  “通知北面的人,入境后不要把人直接带到这,让他们去30公里外的那个训练营。
  另外,在那里增派人手,加大防御力度。我们要面对的可能不止一股武装势力,一定不能让他们影响到奎托先生的计划,明白了吗?”
  “明白!”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