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十九章 专业人士

  夏曦的回答,让破军有些无语。这种情况显然出乎他的预料。
  以往他遇到的,都是些行事狠辣之辈,能找上他们的人,要做的也无非就是杀人越货的勾当。
  即便不是身处暗黑世界的人,也大都目标明确,目的简单。
  可像夏曦这样,冒那么大风险,却只为找人问问题的,他还真是第一次遇到,而且找的还是个昏迷不醒的病人。
  沉默了一会后,破军再度开口说道:
  “夏先生,俺们只能在这耽搁几天。完了尽可能保证你地人身安全,没可能一直陪你等他清醒。
  要么把人弄出来,要么杀掉!至于弄出来以后,把人整到什么地方,你来定!俺给你一天时间寻思,整明白了,俺们就动手。”
  “我,那好。让我考虑一下。”
  夏曦这时也明白,事实情况确实如他所说,不可能无限期等下去。
  而且安歌那边,也等不了那么长时间,由不得他在这里多做耽搁,实在不行的话就只能另想办法了。
  “好,你们几个过来。俺们说一下今天的任务。”破军一挥手,房间里另外几个人立马围了过来。
  “1号,找人探查医院。要是军方整地事儿,应该会有警卫。
  找到那间被岗哨护卫的病房,查清警戒力量的分布情况,确定外围观测点。”
  “知道。”
  “2号,探查医院周边街道情况。包括人流密度,地下管道分布。另外整辆车停那,开始卫星监测,确定扰乱点和撤退路线。”
  “好。”
  “3号,医院周边整上强磁信号干扰器,覆盖面积2公里。找到区域电网总闸,想办法安装小型炸点。”
  “明白。”
  “4号,城区外围15公里直径范围内,整两处临时藏匿点,藏匿周期5天8人。城区内设置6处炸点,4轻2重。尽可能少死人,别真把他们惹急眼喽。”
  “明白。”
  “5号,去整几辆车。长途货车,押运警车,医院救护车,民用房车各一辆。给它们安上遥控驾驶系统。”
  “好。”
  “夏先生,你今天就搁这等着,啥也甭干,明白不?”
  “我明白。”
  虽说夏曦很多时候比较固执,但在这些专业人士面前,他还是尽可能选择相信和服从安排,毕竟固执并不等于愚蠢。
  他深知这次的事情到目前为止,所触及到的无论是人或势力,都不是寻常世界里会碰到的。
  也许稍有疏忽可能就会因此丢掉性命。就以现在事情发展的态势来看,早已超过了他所能控制的范围。
  当然,假如他一开始没碰到这些人,也就没有现在的这些事,更加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。
  虽然依照他来时的方案,有可能会被当地警方抓捕后遣送回国。但那也意味着,夏曦极有可能白折腾一趟,到最后只能一无所获的空手而归。
  可现在的情况已经彻底不同,危险中却带有希望。以他的性格来说,向来就不怕涉险,但就怕没有收获。
  刚才他听着破军无比娴熟,且不假思索下达的那一道道极为专业的行动指令。
  让他不得不暗自佩服:“这些家伙简直太专业了!”
  一向以逻辑缜密见长的他,也只能勉强跟上他们的思路。其中有很多安排,他甚至完全不知道其中的逻辑关联。
  这也使得夏曦无形中,对这次的陌斯之行充满了期待。
  房间里很快便冷清下来,只剩夏曦一个人躺在床上整理着思绪。
  不过,他尽量不让自己对于安歌的思念和担忧控制他的情绪,尽可能把注意力,集中在下面将要发生的事情上面。
  临到中午的时候,夏曦也没去吃饭,心里乱糟糟的根本没有食欲。
  他就这么一直待在房间里,耐心等待,同时心里也在不停思索着那些还没理出头绪的诸多事宜:
  “……要是明天这名教授还没苏醒的话,是不是真要把他劫出医院,劫出来以后呢?
  弄回国内吗?还是躲在他们所谓的藏匿点,等他醒来?
  要是他本来就生命垂危,那离开了医院,又能活多久?难道就这么看着他死?
  可就这么白来一趟吗?难道真是自己一时冲动?……”
  想着想着,夏曦心里逐渐烦乱起来。索性起身来到阳台,轻轻打开了玻璃门。
  顿时,一股充满了忧伤的清冷气息扑面而来,其间还夹杂着些许腐叶的味道。
  天色有些晦暗,密布的云层深沉而厚重,阴郁的让人窒息。
  当机立断,是夏曦一直以来推崇的一种做事风格。可现在,当他切身面对这个人生中从未经历过的复杂局面的时候,他茫然了。
  因为他的一个决定,很可能会波及到很多人,他们的人生或许将被改写,甚至就此中断……
 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。正当夏曦内心里尚在徘徊犹豫的时候,那些早上外出,分头行事的小组成员,陆陆续续的返回了房间。
  彼此依旧没有说话,房间里安静无声。他们各自找地方落座后,便开始吧嗒吧嗒抽起了烟,等待破军归来。
  没一会功夫,房间里就变得烟雾缭绕,呛人心肺,不过夏曦并未出言阻止。一直到了晚上十点多,破军才终于返回了房间。
  “咋样?有决定了不?”破军进门第一句话就直冲夏曦而来。
  “我今天仔细考虑了你的建议,我觉得你说的没错,我也不能无限期等那名教授苏醒。
  所以,明天要是你的朋友,发现教授依旧昏迷在床,没有任何苏醒的征兆,那我们就放弃这个计划,直接撤离。
  另外,我明天想和你们一……”
  话刚说到一半,夏曦眼前忽然浮现出一片火海。爆炸声、尖叫声侵袭着他的耳膜,残肢鲜血漫天飞舞……
  这突然显现在他眼前的血腥画面,顿时把他吓得面色惨白。
  他的瞳孔在一瞬间急剧放大,双手疯狂挥舞着往后倒退,就好像要把那惨绝人寰的画面打碎,又像是在寻找地方躲避,唯独嗓子闭塞,一声都发不出来。
  直到他一屁-股跌坐在房间地板,尾椎骨那里传来剧烈疼痛时,才终于“啊”的惊叫出声,全身已是汗如浆液,衣裤尽Shi。
  不过他眼前那些诡异画面,也随之消失了……
  房间内的几人,被他这突发的奇怪举动,搞得面面相觑,一时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了。
  等夏曦奋力从地上挣扎起来,坐到床上后,破军才开口询问道:
  “夏先生,你这是?……”
  “没……没事,让我缓一下。”侧坐在床上嘘嘘喘气的夏曦,强忍着疼痛,挥手说道。
  他实在搞不清楚,刚才那一幕到底是幻觉还是做梦。
  最近这段时间,不时发生的这些离奇现象,让他快要分不清什么是梦境,什么是现实。
  直缓了大概有5分多钟,夏曦才再次开口说道:
  “那个……之前,我听你说要在城里设置了好几处炸弹是么?……我想……能不能把它们撤掉呢?”
  “夏先生,俺觉着你可能还没太整明白。俺们只给你结果,咋干那是俺们的事。”
  破军虽然不知道夏曦刚才整的那一出,究竟是怎么回事。不过现在听他说的这话,却觉得这人有些操心过界了。
  “可是……真的会死很多人。”
  “滚犊子!看你特么是个空子(外行),俺不和你计较。咱点灯说句敞亮话,打从你登上飞机的那一刻起,这事就已经注定了。
  埋伏炸点那是以防万一,俺们也不想把老矛子惹急眼了,真要整到需要引爆的时候,那就只有一种选择,要么杀人要么被杀。”
  破军说到“老矛子”这三个字的时候,好像完全没有考虑过,自己的长相到底执行的是哪国标准,说得极其自然。
  不过他确实被夏曦的话给激怒了,要不是为了还贪狼的人情,他可能早就拍拍屁-股走人了。
  “行了,黑灯睡觉,明早6点起来行动,俺们几个还有事要说。”破军说完,就往阳台走去。
  “等等,我刚才还没把话说完,我明天要和你们一起去。”夏曦急忙说道。
  “艹~把这事给整忘了,你本来就要跟着俺们一起行动。不然咋地,还回来接你啊?明天你跟着我。”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