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二十章 黄雀在后

  第二天清晨。
  陌斯时间8点15分,陌斯河畔。
  一辆车身上印有协诺夫医学院标志的救护车,缓缓停靠在一栋老式公寓楼前。
  从车上下来两名面带口罩,身着蓝色救护服的外勤医生。只见他们打开后车箱后,分别从里面拿了几件抢救设备,便急匆匆地上了楼。
  这两人正是今天早上开始行动的夏曦和破军。刚一进门,他俩就把口罩扯了下来,各自从客厅的桌子上拿起一副耳机,扣在了脑袋上。
  这是一栋始建于上世纪20年代的红砖楼。两室一厅的布局设计,房间不大,公寓的内装和家具也都颇为老旧,看上去像是30年前的风格。
  客厅的餐桌上,摆放着两个28寸黑色ABS防水器材箱,里面是卫星信号接收器等一些专业军用装备。
  透过一扇半敞开的卧室房门,夏曦瞥见里面双人床上躺着一人,也不知道是真人还是假人。
  不过他并没打算就此多问。在来这的路上,破军已把公寓的情况,和接下来要做什么,详细同他说了一遍。
  经过昨天一天一夜的思想斗争,夏曦心里已基本接受了目前的这种局面。
  正如之前破军所说,从他登上飞机的那一刻起,事情该怎么发展就已经注定了,由不得他选择。
  他唯一能做的,就是尽可能配合,然后得到他想要的信息。最理想的情况就是没有意外,没有伤亡。
  当然,对此他自己也无法百分百确信,或者干脆说是无能为力。
  可除此之外又能怎样呢,从得知安歌失踪,到夜闯莫弗大厦,再到此时此刻,哪一件事不是超出了常理之外的。
  这已然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普通人的世界了,尽管同普通人相比,他一直就不算正常。
  可既然他和安歌的世界里,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,彼此的命运,也在顷刻间变得疯狂和不可捉摸。
  那他就只能尽其所能,小心操持着命运的小船,不被那汹涌的波涛埋葬,只希望最终能顺利找到安歌,平安团聚。
  此时,通讯设备上的小灯不停闪烁,耳机里也不断传来行动小组里各成员反馈回来的消息:
  “1号监测点就位。目标卧床,未见异常。接应组4人,待命。警备16人,常规武器,调度未见异常……”
  “扰乱点人流密度B,风向西北4级,车辆密度C-,撤退线路通畅,未见异常。阻断点待命,未见异常……”
  “干扰器测试正常,目前强度归零,待命。炸点就位,信号正常,待命……”
  “车辆信号正常,待命……”
  ……
  协诺夫医学院,附属神经科医护楼。
  特护病房内依旧安静。清晨的阳光,带着一股北欧特有的秋意,透过阳台的大玻璃窗照射进来。
  浅绿色的窗帘,被束带整齐地固定在窗户两旁,如同是舞台上拉开的帷幕。
  主治医师叶夫根尼博士,带着特护病房的护士长,一同推门走了进来,开始进行他们每天例行的晨检。
  “博士,伊万教授的生命体征显示,他目前已经脱离了危险期。脑电波仍旧处在波动峰值,不过颅内压较为稳定,未再持续增高。
  内脏器官的衰竭已有所缓解,但是透析设备尚不能撤除。另外今天安排了两项检测,骨密度监测和肝脏切片,时间定在……”
  “嘀~嘀~嘀~嘀~嘀~嘀~”心率监测器忽然发出了持续的报警声。上面的红色数字显示,目前病人的心率已经上升到了180/分钟,并且仍有上升的趋势。
  “准备注射镇静剂。”叶夫根尼博士果断地下达了救护指示。
  “好,我马上准备。”
  “……啊,不,不要……魔鬼……是魔鬼……”
  随着一声极度惊恐的尖叫,原本仰卧在病床上的伊万教授,猛然间坐了起来。就见他的双手疯狂挥舞,圆瞪的眼珠布满了血丝。
  “马上叫人……”
  轰!轰~咔啦啦~
  突然而来的爆炸声,震耳欲聋。整栋医护楼猛烈震荡起来。病房南侧一面的玻璃窗,全都被爆炸的冲击波震的粉碎。
  病房外机枪扫射的声音随即响起,楼道里惊慌失措的人们,尖叫着在催泪瓦斯肆意弥漫的烟雾中穿梭……
  ……
  “目标醒来,目标醒来,是否……不,有武装力量……轰~嗡……注意!目标被不明武装力量劫持……注意……”
  “什么?……各组待命,1号继续监视。”破军断然命令道。
  在听到目标醒来的消息时,夏曦激动的嚯地一下站起身,可听到后面,心又一下子沉了下去。
  “除了我们,竟然还有人来劫持他,会是些什么人呢?那人……爆炸声!真的发生爆炸了!那昨天……预言?幻觉?还是巧合?”
  一时间,他心里闪过了无数个念头。
  夏曦无比紧张地望着正专注监听局势发展的破军,但却不敢随意张口询问,怕干扰了破军的判断。
  因此他只能强行抑制住自己剧烈波动的心绪,安静地等待耳机里的再次反馈。
  “……人体炸弹!街区出现人体炸弹,轰~……嗡……”
  “行动取消!所有设备原地搁置,车辆复位,其他人趁乱撤离现场。注意!注意!任务结束,任务结束!一个月内各自分散离境。不再集结,不再集结!”
  破军快速下达完命令后,一把摘下耳机,扔在了桌面上,并转头冲着傻傻望着他的夏曦说道:
  “俺们在这等到晚上,看情况再说。”
  “可我们……他……”
  “俺知道你想说啥,反正现在有时间,俺跟你唠几句明白话。”破军说着,双脚交搭在桌沿,从上衣口袋里拿出烟,点了一根,抬头示意夏曦:要不要来一根。
  “我……不抽烟。”
  “真特么好习惯!”
  “这么说吧,有人捷足先登了。俺们这趟算是白折腾了。原本就是个临时任务,应对的也只是常规情况。
  现在人体炸弹都整出来了,手段还贼拉野蛮,俺琢磨着应该是西亚人干的。
  那帮疯子没啥技术含量,净整些邪乎事儿。不过,管用就成。”破军一脸悠闲地吐了个烟圈,慢条斯理地说道。
  “那我们还有可能把人弄回来吗?”
  “你可拉倒吧,兄弟!不是俺们不给力,这次所有的装备和部署,都是针对老矛子的K格搏准备地,这特么突然整出个恐怖组织。
  俺们啥情况都不知道,两眼一抹黑,出手就是个死。整个一肉夹馍,俺们就是那肉!这话能听明白不?”
  “……”
  破军看夏曦不说话,伸出巨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,继续说道:
  “兄弟,俺不知道这人对你有啥用,俺也不想知道。不过俗话说地好‘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’,好些事总归是计划不如变化。
  你就别死心眼瞎琢磨了,俺见过的死心眼子,都特么死个屁的了。”
  夏曦听他这么一解释,心下稍作判断,也明白眼下的确事不可为。不过他仍旧没有死心,心里衡量了一番后,又有了新的想法。
  “你们应该是雇佣兵吧?我想知道雇佣你们一次,需要花多少钱?”
  “干啥?”
  “我想能不能雇你们去趟西亚?”
  “还整那人儿啊?俺说兄弟,你咋还整不明白?你知道那是啥地方不?
  咋那虎乜~真不要命了?再说,他是杀你全家了,还是你再生父母啊?就为唠嗑?值得你这样整不?”
  “我……我妹妹失踪了,就他知道下落。”
  “……”
  破军沉默了一会,摇头说道:
  “这活儿你找别人吧。别说俺没提醒你,就你这样式地,估计去了也就撂那了,去之前提前安排后事吧。俺惜命,给多少钱都不去。”
  破军说完,叼着烟起身开始收拾箱子,没再搭理夏曦。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