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禾 > 暗夜梵歌 > 第十章 突生变故

  秋尽催冬来,独盼离人归;
  夜半三更鼓,声声寒入髓。
  失魂落魄回到家中的夏曦,被寒凉的雨水浇的瑟瑟发抖,不过头脑却逐渐冷静下来,心知这样下去,只会离真相越来越远。
  现在看来,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,似乎根本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。
  如果说就连安歌所在的公司,都要隐瞒她曾经存在的事实。
  那就只能说明这件事情的背后,一定掩藏着某些不为人知的惊天秘密!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呢?
  随着夏曦理智的回归,他天生缜密而又强大的逻辑分析能力,便越发凸显出来,整个大脑飞快地运转着。
  他不顾身上的寒湿,径自走到电脑桌前,希望能够通过网络,查询到什么蛛丝马迹。
  首先他能想到的是,既然是三国联合科考,而且地点又位于炎夏境内。
  那么三方参与此次考察项目的各领域专家,按理说一定会先在北都汇合,等人到齐后,再统一预订机票,乘坐同一架航班奔赴考察地。
  所以,要是之前他能在网上查看到安歌的返程航班信息,那就意味着他同时也能查到,专家组其他成员的登机资料。
  经过一系列操作后,夏曦轻松侵入亚东航空公司——旅客登记系统,并很快找到了与安歌条件符合的航班信息,列出了时间最近的那一条:
  2018年9月13日,航班号:CTU4238空客319(中)。
  乘机人:AngelaAn。国籍:米国。
  证件类型:护照。证件号码:100005796。
  乘坐仓位:公务舱。座位号:1A。
  出发:北都国际机场T2——到达:巴棠机场。
  起飞时间:08:05。到达时间:15:10。
  随身行李:X2。
  登机口:H32。登机状态:正常登机。
  ……
  这架航班上,除了安歌以外,另外还有7名公务舱乘客,登机状态栏中显示的都是正常登机,看来这是条可行的思路。
  紧接着,夏曦又再次查寻了安歌之前预定的返程航班信息。
  并把这架飞机上,其他几名公务舱乘客的登机资料,也都一一调了出来,与之前他查到的航班信息进行比对。
  他发现除了安歌以外,其中另有5名公务舱乘客的登机资料,与他们出发时登记的姓名和国籍一摸一样,显然是同一批人。
  等他看完这些人的返程记录后,情况果然不出他所料。
  这几名非炎夏籍旅客的返程登机状态,也都与安歌一样,全部显示:未登机。
  于是他便逐一把这5人的名字,和证件号码全都拷贝了下来。
  也就是说,假设这几人,就是这次科考队的专家组成员,那以他现在所查询到的结果来看,应该不只是安歌个人遭遇了意外。这起事件,一定是波及到了此次科考项目的所有人。
  不过,就以夏曦的私心来说,能得到这样的结果,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。
  因为即便是他们真有遇到什么突发性危险,哪怕是地震之类的天灾人祸;那在有包括炎夏军方在内的,那么多人在一起共同面对,总还有一线生机。
  毕竟危急时刻,保护女士优先逃生的基本意识,他们应该还是有的。
  想到这,夏曦不禁稍稍松了一口气。
  于是他起身跑进卫生间,换下了淋湿的衣裤,并用冷水洗了一把脸。
  他要让自己的大脑,持续保持高度清醒,毕竟已经两天一夜没吃没睡了。
  裹上大浴巾后,夏曦又匆忙返回到电脑前,继续他的进一步查询……
  卫星近地搜寻,目前没什么太大用处。因为安歌的手机已经关机,他无法通过手机信号进行全球定位。
  而没有了经纬度信息,就算夏曦破解了卫星远程监测系统,并且获取到最清晰的即时地面图像,也需要他在整个天海地区,以每平方公里为单位,进行地毯式搜寻。
  那可是将近72万平方公里的区域面积。而且还没办法设定准确的自动搜索条件,只能靠人眼一点一点的去找。
  以他现在个人所能达到的最快搜索速度,这基本上算是个没可能完成的工作。
  况且说实话也没那个必要,因为以那种速度搜寻的话,估计他这辈子也搜索不完。
  要知道人类在极限环境下,生存的最长时间,也就10天左右。所以即便他侥幸能在几个月内有所发现,找到的或许也只是几具冰冷的尸体。
  换个思路再来……
  夏曦在键盘上一通狂敲,接连侵入了莫弗集团-驻炎夏国总部的好几组服务器,但却依旧没找到任何关于安歌的线索。
  看来他们一定是几天前就发现了问题,而且不单单是关于安歌的信息,就连牵涉这次科考项目的所有相关资料,也都没留下任何痕迹。
  更何况这些服务器的本地磁盘,又在这几天里被他们集团公司,每天新产生的各类工作文档,进行了多次覆盖。那些当初被他们删除的资料数据,已经没可能再恢复了。
  经过了这波操作后,夏曦放弃了侵入军方系统的打算。因为如果说连一家企业都能把信息处理的那么干净,那就更别说是军方了。
  况且三国联合科考项目一旦出现意外,三方势必会严密封锁所有信息渠道。因为这涉及到国际舆论,和国家形象等诸多问题。即使要处理,也是三国私下里协商解决。
  所以有关于这次科考项目的备案资料,军方一定会将其设为最高机密,封锁力度和范围都将是空前的。
  就以如今的科技条件来说,资料保密最为安全的方法,无疑就是把项目备案资料,加密存储在军方内部的局域网服务器上,或者干脆就是独立磁盘存储。
  倘若是这样的话,就需要有人亲自潜入军方内部,搜索他们的内网服务器,或者是找到那块存储资料的独立硬盘。
  想到这里,夏曦不禁摇头苦笑了一下,估计就算是真正的007,也没可能完成这个任务吧……
  等等~
  也未必完全没有这个可能,夏曦正打算放弃这个思路的时候,忽然间灵光一闪,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。
  军方内网就不去想了。可是如果是莫弗集团总部的内网呢?万一他们把资料,也存储在独立架设的内网服务器里呢?
  另外,关于这个项目的立项文档、会议记录,又或者是他们实验室的阶段性研究成果报告等等,不可能全部都是以电子信息的形式存储的。
  有没有可能,还存在相关的纸质文件被封藏起来呢?
  要是这种可能性成立的话,没准他还真可以冒险一试。万一被抓到,也无非就是个盗窃未遂,毕竟他也不是真的要去偷什么东西。
  可是怎么才能进入大厦呢?总不能直接黑掉整片区域电网吧?
  虽然能够让摄像头和警报之类的暂时丧失功能,可又怎么通过大厦的门禁系统呢,难道要他直接去砸人家大门玻璃?
  再说一般这种大厦,都会设有自发电系统,以防公共电网发生突然性故障,保证入驻公司拥有足够时间来采取应急措施。
  所以即便真的黑掉了,好像对夏曦接下来要做的事,也起不了什么太大作用。
  经过他今天的实地证实,莫弗集团应该已经开始在执行《突发事故应急预案》了。
  不然的话,没必要直接抹除安歌的在职研究员身份。估计大厦的门禁系统,也早已把她注销,所以才会出现查无此人的结果。
  想到这,他站起身,从餐桌上堆罗的那些旧文件里,翻出了那张曾经专属于安歌的门禁卡片。
  夏曦以前真是从未涉及过这块领域。虽然大概知道IC卡芯片,与单片机控制器之间的数据交换原理。
  可那毕竟只是纯粹的理论概念,真正的实操,还需要他在网上进一步搜索相关信息,一点点摸索。
  事到如今,他也只能现学现卖了。
  时间一晃,已到晚上11点。
  通过6个多小时的奋战,夏曦终于把安歌的门禁卡数据,重新添加进了莫弗大厦的门禁系统内,并把权限设置成了最高级别。这样一来,一旦他顺利进入大厦,便可以无所限制的畅所欲行。
  因为这些项目资料,夏曦并不清楚会被集团藏储到什么地方,而有了最高权限后,他甚至可以直接进入总裁办公室里进行翻找。
  当然,能这么快解决问题,说起来他还真是靠了些许运气。
  要不是莫弗大厦里那名门禁系统管理员,私下里偷偷把装有门禁管理系统的PC电脑连接上互联网,并利用集团专线网络的超大带宽,下载超高清电影,他还真是要大费一番手脚。
  一切搞定后,夏曦甩了甩手,长出了一口气。他跑去卫生间,痛痛快快洗了一个热水澡,一洗这些天积淤的酸臭味,顺带驱散一下被秋雨侵袭的寒气。
  然后换了身方便他夜间行动的衣服,背上笔记本电脑,便直奔莫弗大厦而去,开始了他的冒险潜入计划。
  ……